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万象纷纷 > 社会乱象

中共喉舌称停用死囚器官再遭质疑 背后黑幕曝光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文/凯欣

中共当局公布1月1日开始停用移植死刑犯器官,正当国际谴责中共器官移植黑幕疑点重重之际,1月28日,中共党媒的一篇停用死刑犯器官,器官移植不会出现供体短缺的报导,再次引起外界的质疑。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1月28日发表一篇题为“停用死囚器官不会造成短缺(民生三问)”的报导,被大陆门户网站纷纷转载。报导称,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要求,中国169家具有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

报导还称,针对1月1日起,中国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的举措,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共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黄洁夫承认,一段时期以来,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数量较低,死囚器官是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黄洁夫同时也承认,中国当前的“司法部门与移植医院获取死囚器官的方式不透明”。

黄洁夫的一番话,加上党媒的“停用死囚器官不会造成短缺”的报导,再次引起外界的关注。

中共从否认到承认摘取死囚器官 前后矛盾

2014年的12月3日,曾担任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共器官移植委员会主席的黄洁夫,宣布从今年1月1日开始,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来作为器官移植的供体。

而在此之前,中共当局曾完全否认摘取死囚器官。

2001年6月,英国BBC消息,中共当局否认“中国有组织的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章启月说,这是耸人听闻的谎言。

2006年4月,中共党媒新华网,引述中共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的话说,有关中共随意摘取死囚器官用来移植的信息,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是“别有用心”,并说,利用死刑犯的器官,是极其个别的。

7个月后,中共当局开始全面改变口径。2006年11月,英国BBC再次报导,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承认,中国大多数尸体移植的器官来源自死刑犯。

在2006年以前,中共当局每次发布器官移植来源的相关讯息,基本上都是被迫回应外界的指控。那么在2006年这一年,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指控,造成中共当局态度180度转弯,承认了移植死囚器官呢?

中共从否认到承认,再到禁止,这一过程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曾报导,在2006年3月,首次引用证人安妮的证词,指证中共有系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这名证人指出,她的前夫,受命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2006年4月20日,苏家屯的两位证人首次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指证中共在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这一指控一度引起国际上的关注。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以及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立即展开独立调查,2006年7月他们发布报告,提出52项间接证据,正反论证,中共确实大量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随后,相关的直接证据,也开始陆续出现。2006年开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开始对中国展开电话调查。调查对像包括:器官中介、移植医生、法院警察、甚至包括多名前中共最高层官员。他们都直接,或者间接承认了,活摘器官事实的存在。这些都有录音。

多项独立调查中发现,从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出现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但同一时期,中国的死刑犯数量,却没有显著增长。一份名为“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市场上的蘑菇云”的报告,详细解释了其中的疑点。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和藏人器官黑幕

2014年8月19日,据总部位于印度的《西藏之声》报导,美国作家兼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日前出版新书《屠杀》,书中以更多的证据揭露出中共当局活摘、贩卖以法轮功学员和藏人等的人体器官真相。其中,2000年至2008年间,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5,000人。

报导称,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民主基金会”举行的一场新书发布仪式上,作者葛特曼表示,《屠杀》一书中,含有大量中共军方医院活摘并贩卖人体器官的新证据。葛特曼指出,军方医院早期是强摘维吾尔人、藏人和死刑犯的器官,从1999年开始,转向法轮功学员。

报导还表示,这本新书所披露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罪恶现在还在继续。书中同时还提出了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等前中共高官在活摘器官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

目前薄熙来和周永康等人已经落马,相信真相不久将会大白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