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风雨沧桑 > 揭恶扬善

归真的心如此明确(图)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文/金炎

“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阳光打在我面对的墙壁前,我细数自己走过来的日子,早已像蜕去几层人皮的感受……想到第一个难眠的夜晚,泪水流湿了衣襟,在这之前,我还每天躺在一个温暖的被窝里拥有令人艳羡的一切——幸福的家庭,轻松的工作,似锦的前程,我会拿着画笔去展现心中的美好……这一切,一夜之间就变了,我开始静思自己,关于信仰,关于生命,关于此世今生……”

马年传统新年,合家团圆之夜,何文婷在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沙湾看守内写下了这段文字。如今她依然身陷冤狱,和她一起受难的还有她的丈夫——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画家,黄广宇。

走出迷雾

何文婷,又名何晶,笔名曲童,1986年出生在湖南道县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凭借着美术与文字方面的天赋,成了学校里小有名气的小作家、小画家。多次在市级以上的征文中获奖并在国家级报刊发表小说和漫画若干,14岁就加入了永州市作家协会,著有诗歌集《拂尘》。

何文婷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出色的画家,当小伙伴们都在嬉戏玩耍的时候,她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屋子里画画。家人老师都对她寄予厚望,认为她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

但是,18岁那年,她早恋了。带着对家庭的不满和厌学的情绪,她和男友私奔到另一个城市,过着荒诞的生活。几年也不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当身边朋友啧啧称赞她为了男友而六亲不认时,何文婷就会感到内心在一阵阵绞痛,她知道自己在堕落,但无力回头。她感到自己离梦想越来越远,她讨厌自己画的东西,像阴间,像鬼魂。她的世界里一片死寂的灰色,不知道画什么,如何画,因为不知道如何活着。本来从小体质孱弱的她,在无度挥霍中身体越来越差,手脚冰冷,时常耳鸣,晕眩,乏力。

在身心极度痛苦的时候,文婷遇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她得到了一张真相光盘。“大法弟子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记得自己在电脑前悄悄地流泪,不敢让朋友们看见,怕他们嘲笑我,我想,生命是有希望的,因为有这么一群了不起的人,用生命的代价在支撑着我们的希望。其实人的心灵都是向往美好的,只有大法的力量才让人有勇气去坚守善良的本性,抵御堕落的侵蚀。”

她明白了人生的意义。从此,她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告别了浑浑噩噩的日子,开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她主动与家人修复关系,向父母承认自己当初的过错,终止了与前男友的关系。她在茶馆里端过盘子,在影楼做过一个月300元的学徒,闲暇时还自学电脑绘图,虽然辛苦,可生活充实快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不用再吃药了,手脚也有了温度,脸色也红润了。

何文婷曾不止一次地说:“在我最迷茫痛苦时,是法轮大法带我走出了漩涡,真的很幸运大法救了我,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法轮大法成就了今天的我,不然今天社会上就会多一个失足少女。”“修炼更使我明确了自己艺术之路的方向,就是用最正、最虔诚的心态去画画,画出一片净土。”

追寻纯善纯美

2010年,文婷带着仅有的一点积蓄来到广州,跟随李正天、艾欣两位老师学习美学、哲学、油画。她对色彩与美有着敏锐的嗅觉。她的画作色彩温暖明亮,她的文字充满灵气。

此时,她邂逅了另一位与她有着相同梦想的年轻画者,她的先生黄广宇。

何文婷与丈夫黄广宇在结婚典礼上。


黄广宇是一个有些腼腆的青年,不善于表达自我,诚恳朴实。广宇有着艺术家与生俱来的细腻与探求精神,也曾独自一人去过敦煌莫高窟,看着曾经的圣地如今人杂叫卖,他很失落迷惘,觉得神已经不在那里了。在许多人通过所谓艺术宣泄欲望与魔性,将艺术金钱化、名利化的当今社会,他始终认为艺术要坚持真实与美好。从基本功的扎实训练到对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名作的临摹,再到自己创作出一幅幅写实作品,他始终坚定地走在艺术的探索之路上。吃着几块钱的快餐,穿着地摊上十几块钱的T恤,然后把不多的积蓄投入到下一步的创作中……

2010年,他拜读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书,被“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广宇学习了李洪志师父《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茅塞顿开,他清楚地认识到,人类的艺术需要回归正统,绘画是用来启迪人的善念与良知、传递美好的。

黄广宇的美术作品。黄广宇1984年生,广东饶平人,201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作品被收录于李正天教学著作《光色定调论》。


他的毕业设计作品是一幅画着宁静山村的油画,天空中是遥远的宇宙星系,一朵圣洁的莲花绽放着,他说那是他梦中看到的景象。

2012年,广宇与文婷喜结良缘。广宇才华横溢,画功成熟,文婷才思泉涌,善于表达。婚后,他们举案齐眉,配合互补,在修炼中心灵不断升华,一起创作出更加纯善纯美的作品……他们热爱中国的传统文化,开始用西方油画技巧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在画古代仕女时,为了最真实地展现中国不同朝代的真实面貌,他们查阅各朝代的服饰、文化习惯、审美观念、妆容,甚至是神态气韵都要反复揣摩。文婷为了更好地与丈夫一起创作,还特意远赴杭州,系统学习中国不同朝代的衣着妆容。

有时是文婷做模特,有时则会请一些业余模特,被请来做模特的人,感受着他们的善良与快乐,往往会和他们成为好朋友,也对他们的美满婚姻羡慕不已。而他们也会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种种变化,让朋友们更加了解他们的信仰。

传真相身陷囹圄

看到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许多年轻学子在谎言蒙骗下看不到真相,他们觉得自己有责任把真相传递给大家。

2013年12月18日,何文婷和黄广宇在广州大学城将“翻墙”软件免费发给民众,结果被广州外语学院保卫科劫持,非法关押至今。

绘画:法轮功学员遭受野蛮灌食。


何文婷绝食抵制迫害,遭到警察残忍地暴力灌食。文婷写到:“五、六个警察、男犯按住我的手、脚,往我鼻里插胃管,痛得(我)几乎昏厥过去,呕吐不止,眼泪不断,我听到自己惨痛的尖叫,以前,只是在网上看到过这种灌食迫害,如今,我也经历着……”“一扇窗,隔住了两个世界,一堵淫威高墙劫持了人们的道德和判断,一个坚不可摧的正念,可以伴我抵御惊涛骇浪,这页揉皱的卫生纸记载着无以言说的血泪和期盼!”

非法庭审上的呐喊

在广州番禺一偏僻的山地林边,有一个两三栋小楼围成的庭院,庭院大门挂着“番禺区刑事审判庭”的招牌。5月20日一早,这里三三两两慢慢聚集着人群,一部特警车不时闪烁着警灯,两个全副武装的特警压低枪口在法庭前来回走动。还有一些警察和便衣,手托录像机、照相机。

上午九点左右,庭院的大门被打开了一个门缝,仅容一人过,警员对着门外聚集的人大声喊喝:旁听庭审的,请出示有效证件。出示证件被放过门缝的人,马上就被截停,证件信息被登记,全身还要被检查,被强制要求脱鞋,带包的还需要翻包。

九点半左右,一部警车进院,不多会,庭院内传来一个女孩清脆、响亮的喊声——“法轮大法好”。让在场所有的人为之一震。在法官确认身份时,黄广宇和何文婷都没有回应法官的问话,何文婷反而正告他们:“我真心地希望你们不要留下你的笔记,留下你们的罪证……”这真是一场奇特的“庭审”,法庭下的“被告”在劝说法庭上的法官、检察官在犯罪的悬崖边上勒马。

公诉人念起诉书:“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律师指出:“国家法律没有定性法轮功是违法的,而且在2000年公安部公布的14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至于说破坏法律实施,破坏了哪部法律?使它不能正常实施?……”

(注:中国现行法律中没有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邪教,也没有任何一个法官能说清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哪一条法律实施。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是完全非法的。)

法官最终问何文婷还有什么话要说,何文婷在讲述她修炼法轮功后给身心带来巨大的好处时,法官再次断然打断了她的话,要她庭后书面补充,就草草收场。

何文婷不愿离去,强烈要求当庭释放,几个法警强行把她拖到庭外,她高声喊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被几个法警强行架上警车,身躯扭曲挣扎的痛苦中还在高喊。

旁听中有不少人当即质问法官,为什么不放人?法官无言以对,逃离似地从侧门离去。

法庭外,人们在议论:“法官不讲法律、事实,这不是枉法吗?!”“这法庭不是在陷害吗?!”“法轮大法的网站在国外合法注册,浏览合法网站难道还犯法!封锁网络才犯法!”“那女孩子讲得好!人是有知情权的!”

归真的心如此明确

何文婷和她的丈夫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零三个月。虽然遭受着深重的苦难,但他们内心依旧充满了光明,就像何文婷在狱中所写的:高窗下,一束明亮的阳光打在我面对的墙壁前,我细数自己走过来的日子,早已像蜕去几层人皮的感受……我问自己:后悔吗?不悔!信仰“真、善、忍”是我永生的荣耀!我只恨自己没有更珍惜在家的修炼机会,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我问自己:怕吗?即使身体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但那颗渴望归真的心是如此明确!

黄广宇油画中的何文婷。


普照

千年风雨饮
尘埃已落定
金光冲无极
忆开迷中醒
生死为哪般
难中更笃定
管它泥中多险恶
瑶池仙姿已婷婷

——摘录自何文婷的诗歌集《拂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