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因果省思 > 惡有惡報

法網恢恢惡人榜:武漢市公安局原局長趙飛任期四年的罪行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被告元兇:趙飛

罪行敘述:

趙飛,男,一九六四年二月生,湖北省荊門市沙洋縣人,其自二零一一年八月起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擔任武漢市公安局局長和“六一零”頭目期間,為了撈取政績,獲得向上爬的政治資本,積極追隨中共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操控和指揮全市政法委、“六一零”迫害體系,大肆迫害當地無辜法輪功學員,先後在武漢炮制了多起轟動全國的“大案要案”;並用洗腦班這個“黑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洗腦迫害,由此得到周永康的賞識。

一、二零一一年在周永康親自督導下炮制兩起大冤案

第一起所謂“大案要案”:

二零一一年,湖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和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在辛亥革命武昌起義一百周年紀念活動之際,聽命於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的指使,秘密成立了“聯合行動小組”,先後綁架了夏陽、朱春蓮、李國華、韓淑華、馮震、馮雲兄弟、張甦、張偉傑、熊煒明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並對居住在武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挨家挨戶的上門騷擾,制造恐怖氣氛。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九日,武漢市“六一零”又指使武昌區法院枉法判處張甦六年、張偉傑五年、馮震五年、馮雲三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韓淑華三年、夏陽三年、熊煒明三年緩刑。期間,張甦的父親悲憤離世,也不讓其回家見父親最後一面。張偉傑在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省洗腦班)還被惡人毒打致遍體鱗傷。

據知情人士透露,這起冤案是由中共前政法委頭子周永康指使公安部“親自督辦”。司法系統內部人員也曾提及“這個案子是中央有人盯著的”,“中央有人指示把這些分開的案件並案處理,辦成一個大案要案”等。

原湖北省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長吳永文和原武漢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長胡緒鹍均是周永康的親信爪牙,也是前期抓捕行動的坐鎮總指揮。為了制造這起大案,胡緒鹍還親自兩次召開聽證會,企圖效仿重慶薄熙來“黑打”的做法,偽造證據,把張甦和張偉傑等人渲染成所謂的“武漢法輪功組織者”,將此案炮制包裝成所謂“大案要案”。二零一一年八月,趙飛接任後更是變本加厲的進行迫害。

第二起所謂“大案要案”:

法輪功學員雲蕭,原名王學明,四川師大漢語言文學專業學士,西南師大教育碩士,曾是四川省作協會員,龍泉作協理事,因信仰法輪大法,於二零零二年八月五日被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法院誣判三年,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龍泉教委開除(大面中學教師),後在武漢富德講堂工作,開創利筆原生態“物理情”三字作文培訓體系,輔導各類學生成效顯著,受到學生和家長的一致好評。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也就是在趙飛正式走馬上任兩個月之後,在公安部的統一協調下,他指揮全市國保警察,傾巢出動,將“富德講堂”在湖北武漢的總校和在南昌、武昌、漢口、茅店的各分校同時查封,搶走了大量電腦、圖書和無數學生及老師的私人物品,學生被勒令回家。網絡作家、法輪功學員雲蕭等數位教師被綁架。雲蕭病中的老父親因無法與愛子聯系,於當晚憂憤離世。雲蕭不但未能與父親見最後一面,連葬禮都不能參加。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七日,雲蕭被武昌區法院以莫須有的“非法經營”的罪名秘密判刑五年,現被關押在湖北省範家臺監獄迫害。據悉,這次迫害行動同樣是周永康親自“督辦”的,也被定為所謂全國“大案要案”之一。

二、二零一二年大興文字獄,綁架多位知識精英

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夕,在趙飛、徐精華等的統一指揮下,從九月起,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就開始大規模的綁架法輪功學員,先後非法抓捕了全市數名有寫作才能的知識精英。其中包括畢業於武漢大學哲學系、獲碩士學位、後任教武漢理工大學的陳崗;畢業於武漢大學哲學系、獲碩士學位、曾任教於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後在廣州一大學教學,主編大學教材《商務管理》的趙虎;曾任職於武漢軍事經濟學院孝感學院、地方生院、華中師範大學自學考試學院的知識精英沈學武;自幼進入湖北省戲曲學校學習,畢業後當兵,後轉業到武漢市化工進出口公司的崔海女士;武漢理工大學副教授張葦博士;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武漢市漢口支行經濟師顏克儉;畢業於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碩士生、武漢精倫電子軟件工程師張若冰等。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在中共“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落馬當天,武漢市“六一零”操控江漢區法院非法開庭,以“有組織的向海外大量投稿”的所謂罪名,作出對崔海五年、沈學武四年、趙虎四年有期徒刑、陳崗三年緩刑的非法判決。

這是繼二零一一年兩起“大案要案”之後,趙飛操控武漢“六一零”炮制的又一起所謂“大案要案”。

三、辦“黑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湖北省和武漢市“六一零”非法組織就在全市辦洗腦班(所謂法制教育學習班)。此“黑監獄”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的罪行,還得到中共“六一零”頭子羅幹、劉京和周永康等的賞識,多次上中共喉舌央視“焦點訪談”,並在全國“六一零”系統大力推廣。全國“六一零”和及其幫兇組織、所謂“反邪教協會”,還多次在湖北武漢舉行迫害法輪功的秘密會議,並到武漢洗腦班實地參觀學習。

二零一一年八月,在趙飛接任武漢市“六一零”頭目之後,為了完成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指標,除了將非法判刑、勞教和關押到期的法輪功學員直接劫持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外,每逢中共敏感日,還大肆秘密綁架無辜法輪功學員,繼續利用洗腦班這個“黑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采取恐嚇、欺騙、威逼、利誘和人格侮辱等流氓手段,以及罰站、毆打、野蠻灌食、不讓睡覺、吊銬、打毒針、飯中投毒、電棍電等酷刑,進行精神和肉體雙重折磨。並向學員所在單位和社區、以及家屬勒索巨額洗腦經費。

不少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惡人在食物中投毒和打毒針後,身體出現異常反應,以致死亡。在武漢打工的仙桃籍年輕女學員王玉潔,在省洗腦班被獄醫在右肩上強行打了一針不明藥物後,開始是身體不舒服,接著腿不能正常走路,並伴隨劇烈疼痛。回家後又口吐白沫,劇烈嘔吐,全身劇烈疼痛,最後她眼睛失明,耳朵失聰,雙手卷曲。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年僅二十四歲的王玉潔在極其痛苦中含冤離世。

全武漢市常年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黑監獄”,除湖北省法制教育所(省洗腦班)外,還包括江岸區諶家磯洗腦班、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二零一三年下半年,秘密搬遷到蔡甸區玉筍山殯儀館旁)、硚口區額頭灣洗腦班、武昌區楊園洗腦班、青山區北湖洗腦班、漢陽區陶家嶺洗腦班和新洲區徐古洗腦班等等。

四、破壞真相資料點,搶劫真相幣

從二零一四年四月起,武漢市“六一零”把寫有“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和“法輪大法好”等字樣的真相幣作為迫害重點。如,四月二十五日,武漢市硚口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采取黑社會手段,強行撬開兩道大門,闖入年逾古稀、被迫害雙目失明的老年女大法弟子蔡常珍的家中,搶走蔡常珍老人長期積攢的養老費共計人民幣三萬五千七百元,包括部分真相幣。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二日,在趙飛卸任何喻春祥接任之際,武漢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還搞了一次統一綁架行動,並在當地喉舌媒體上供認,綁架了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搶劫了現金四十余萬元,及各類打印設備、電腦三十四臺。

家住漢口江漢北路小南湖公園旁的法輪功學員秦漢梅,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多鐘出門上班,被早已在樓下蹲坑的十幾名國保便衣劫持,並強行搜身搶走包內鑰匙,非法抄家,搶走了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大法資料、書籍、約九萬元真相幣。

五、趙飛任期四年,十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趙飛任武漢市公安局局長的四年中,武漢市有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日晨,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八年的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中南財經大學校友余毅敏,在痛苦中離世。余毅敏曾五次遭中共當局人員綁架,三度關洗腦班,非法勞教一年,曾經受過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受迫害期間,余毅敏遭單位非法開除,家庭破裂,長期無生活來源,貧病交加。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淩晨四時,武漢硚口區六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黃美玲女士,因搶救無效,慘死在武漢市第一醫院病房,死時年齡六十三歲。其遺體頭部、腋下、大腿內側、臀部、手腿全是電擊後的黑疤,疑被中共警察電擊致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七日晚七時,年僅五十六歲的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劉運朝,在歷經七百多個日夜的身心煎熬後,含冤離世。去世前雙眼幾近失明,不能說話,神智不清,身上多處被關押毆打後的傷痕和殘疾,腿上、手上、後背烏紫,起滿皰疹。劉運朝曾在範家臺監獄被關三年,遭酷刑致命危,並且疑似遭受藥物摧殘。

武漢市新洲區殘疾人徐喜望,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清晨五點左右,被三店街綜治辦主任程紹安帶領三店街綜治辦及派出所兩車人馬趁鄉鄰熟睡未醒,綁架到新洲區劉集洗腦班(所謂的“法制教育班”)進行迫害。徐喜望被毒打、註射不明藥物,當即大小便失禁,並且時常神智不清,回家時連熟人都不認識。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徐喜望在衰弱中離開人世,年僅五十三歲。

漢陽區法輪功學員陳陽春女士,於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六日含冤去世。

武漢市武昌區法輪功學員熊慧平曾為法輪功遭受無端迫害一事進京上訪,遭非法拘留。在武昌看守所,遭毒打,腰部受傷,打得吐血,昏倒幾次,兩次送醫院搶救,在醫院還被套上腳鐐手銬,並二次下病危通知單。後又長期遭到社區、街道“六一零”的非法監視及騷擾,於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武漢市硚口區法輪功學員曹靖宇曾遭中共七年冤獄迫害,造成身體嚴重傷害,出獄後又常遭到當地“六一零”惡人騷擾,身體狀況不斷惡化,於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離世,年僅四十歲。

六、趙飛任期四年,武漢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在趙飛任武漢市公安局局長的四年中,武漢市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武昌法輪功學員李火生因制作真相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同時法輪功學員閔長春因制作真相幣設備也被非法秘密判刑。

湖北省漢川市法輪功學員歐陽翠榮(女),於二零一二年五月三十日遭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枉判三年零六個月。

武漢市蔡甸區法輪功學員余早榮,於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被蔡甸區法院秘密判刑三年。

湖北武漢市第一商業學校退休教師女法輪功學員朱慧敏,於二零一二年十月遭綁架後,遭秘密判刑,被轉至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武漢市青山區法院非法判決在武漢市青山區兒子家暫住的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李祥傑、秦秀娟有期徒刑三年。

武漢精倫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軟件工程師,因在海外大紀元網站博客上發表文章,二零一二年十月三十一日被武漢市公安局東湖新技術開發區分局和關南派出所二十余名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後被非法判緩刑。

武漢市江夏區吳梅、胡冬生、孫足英三位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遭江夏區法院非法判刑。

武漢市漢陽區法輪功學員王榮芳,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因發神韻光盤遭綁架,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據說“案子”已移交漢陽區法院。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湖北大學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張曉華被武漢市蔡甸區法院非法判刑,非法關押在武漢女子監獄。

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武漢硚口區法院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秘密對法輪功學員王小順、徐燕萍(許燕平)非法庭審,並誣判他們各三年有期徒刑。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武漢硚口區法院枉法判決法輪功學員楊靈富有期徒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審判大約四名法輪功學員,已知的兩位是:武漢硚口區法輪功學員康佑元、武漢東西湖新溝鎮棉紡織廠女職工劉珍俐。

……

湖北省和武漢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相關責任人:
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
武漢市市長唐良智
武漢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610領導小組組長胡曙光
武漢市“610辦公室”主任任強
武漢市“610辦公室”副主任陳仕國
武漢市反×教協會第二屆理事會理事長陶德麟
原武漢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兼市公安局局長胡緒鹍
原武漢市公安局長趙飛
武漢市公安局長喻春祥
武漢市公安局副局長徐精華
原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處長劉南華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國保局)支隊長(局長)張光敏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國保局)政委羅傳明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張新華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焦健
武漢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蔡恒、吳志國、張寧、袁泉、黃曉喆、劉華、晏士國等
武漢市司法局局長孫天文
武漢市中級法院院長王晨
武漢市檢察院檢察長孫應征
武漢市國家安全局局長蔡紅耘

湖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李鴻忠
湖北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610”領導小組組長張昌爾
原湖北省委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吳永文
湖北省委政法委員會副書記、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楊智
湖北省防範辦(“610”)主任紀道慧
湖北省防範辦(“610”)副主任傅家斌
湖北省反×教協會第二屆理事會理事長楊叔子
湖北省公安廳廳長曾欣
原湖北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喻春祥
湖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隊長方平安
湖北省公安廳國保總隊政委王恒山
湖北省司法廳廳長汪道勝
湖北省司法廳副廳長劉治安(分管省湖北省洗腦班)、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委周學員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所長周水慶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警察:張亮、張修明、喻春華、龔健、萬軍、何偉、劉成、江黎麗、胡高偉、劉瓊 鄧群、彭剛、吳昌愛、別小霞、劉克兵等。
湖北省高級法院院長李靜
湖北省檢察院檢察長敬大力
湖北省國家安全廳廳長朱小林

控告人:法輪功學員 2015年0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