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慈悲為懷

為了你不被中共謊言蒙騙(圖)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章韻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人的良知不是錢能衡量的。想想看,如果是因為給錢,那麼,給你多少錢,你會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到了那裏會被抓捕、被判刑、勞教......”對著電話那頭中國大陸同胞因中共謊言而產生的質疑,多倫多退黨服務中心義工王女士真誠地講述著自己的心裏話。

中共長期通過控制輿論實施的洗腦運動毒害了無數中國人,對法輪功的攻擊及抹黑宣傳,使很多中國人受到蒙蔽。不過,每天都有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在耐心地向中國人講真相,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中國人明白真相後宣布脫離中共的相關組織。

加拿大多倫多退黨服務中心義工王女士是長期自願向中國人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她的故事也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所經歷過的。

企業高管明真相退黨

一次,一位大陸女士接到王女士打的真相電話,一上來,這個大陸女士就說:“今天我有點時間,不妨和你聊幾句。在全國我管著二千個公司,我在國內大學畢業後到美國哈佛大學進修,拿到博士學位又回到中國,我愛我的國家,你們在國外打這些電話很無聊,美國給你們多少錢,你們幹這些事?”

王女士說:“好, 我很喜歡和知識分子聊, 因為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是理性的。你不會象六四那樣對著學生開槍;你不會為了打壓一群善良的民眾,制造天安門自焚的醜劇去欺騙老百姓;你更不會為了牟取暴利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你也不會因為一位律師上書法輪功迫害的真相而把他抓進監獄。因為你受過高等教育,你是理性的。”

對方不出聲,王女士繼續說:“另外,你說美國給錢的問題,人的良知不是錢能衡量的。想想看,如果是因為給錢,那麼,給你多少錢,你會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到了那裏會被抓捕、被判刑、勞教。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十多年的迫害,中共由明處轉為暗處,至今還在暗處抓人。你知道嗎? 因為被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不得不背井離鄉,流離失所;有的甚至家破人亡,你不覺得這場迫害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恥辱嗎? 給你講真相是為了你不被中共謊言蒙騙。”

“歷史上橫跨歐洲的羅馬帝國多麼強大,為什麼四次瘟疫亡了國?因為它迫害基督徒,迫害的是一些修煉人。法輪功是修煉,迫害修佛的人會給中國和中國人民帶來什麼?這些年中國的天災人禍為什麼這麼多?到底什麼是真正的愛國?”

講了大約四十多分鐘,這位大陸女士說:“我聽明白了,你講的有道理,我知道你也是一位有學識的人,我會去了解一下有關法輪功的事。”王女士說:“你找一本《轉法輪》看看,就全明白了。”她說:“我會的,謝謝。”

王女士問她:“是黨員嗎?”她說:“是。” 王女士說:“退了吧。” 她說:“好!”

警察說: “我家還有兩個當警察的都是黨員,都退了吧”

一次,王女士打真相電話,對方是一名警察,說:“上面共產黨是好的,下面是壞的。”

王女士說:“當初我也曾這樣想,所以我就入黨了,而後發現,在現實生活當中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在中共當政期間的歷次政治運動都要平反,每次平反後,警察都成了替罪羊,也是因為說上面好下面壞,所以文革後北京公安局長劉傳新自殺了,幾百名警察拉到雲南槍斃了。有一個警察曾對我說:‘沒辦法,我們要養家糊口啊。’我理解養家糊口這種心情,但是你知道嗎? 當年六四事件時,中央電視臺主播薛某和杜某為了自己的良心,沒有服從上面的旨意,穿著黑衣,表達自己的立場,他們倆被撤職。幾十年過去了,現在他們生活的很好。而中央電視臺羅京完全按著上面的旨意,謊報了天安門自焚,誣蔑法輪功,欺騙了中國乃至全世界的人。幾年後,剛四十三歲的羅京就患淋巴癌,痛苦地死去,這是現實生活中我們彼此都能看得到的呀。”

“還有,歷史上一位馬車夫,見到路邊被拋棄的嬰兒,他拿走了衣物,將嬰兒放在車輪下,揚鞭打馬,馬不動,再打馬時,車動了,嬰兒死了。這時天氣大變,烏雲壓頂,一個響雷打來,馬夫死了,馬也躺到地上死了。先生,你聽明白了嗎?”

對方沈默了一會兒說:“我明白了,我家還有兩個當警察的都是黨員,你幫他們也退了吧。”

王女士叮囑他一定要讓家人本人同意,退黨才算數。神看人心。

“我家裏還有三個黨員,都給他們退了”

有一次,王女士打真相電話遇到的一位先生說:“現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我是不會退黨的,你們為什麼這麼反對共產黨?”

王女士說:“外國人也這麼說,在海外上千萬的豪宅都是中國人買去了,說中國人真有錢,真的是中國人都有錢嗎?六歲的孩子砸水泥塊;撿鐵絲養活七十歲的奶奶;八歲的孩子下窯挖煤。 我還親自聽到有一位下崗的職工每月只有二百元錢,養活孩子和她自己。孩子想吃肉,她買不起,就到賣肉的案板邊上揀掉地上的碎骨碎肉,回家給孩子煮碗湯喝。一次這位賣肉的很厭煩地瞅她一眼,將一塊骨頭扔出很遠說:‘你到那揀去吧! ’這位下崗的職工轉身離開了,在回家的路上,買了一包耗子藥,和兒子一同喝藥死了。

王女士聽到對方在哭泣……

王女士接著說:“不是人民反對共產黨,而是共產黨反人民。先生你靜心想一下,哪個黨把自己說成是人民的媽媽,讓人民當歌唱。這只有在中國能聽到,是不是?所以人民不反黨而是共產黨反人民。共產黨執政六十多年,無休止的政治運動迫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六四在天安門槍殺學生,第二天新聞發布會上,袁木說‘一槍沒發’,為什麼這樣?因為共產黨是人民的後媽,中國人是炎黃子孫,一個十四億人的大國,當不了自己的家,讓西來的大胡子來當家。……”

聽著聽著,這位先生連著說了三聲:“我退!我退!我退!”最後他還說:“我家裏還有三個黨員,都給他們退了吧。”(註:三退是嚴肅的,只有當事人同意才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