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万象纷纷 > 社会乱象

《没有太阳的日子》 记录六四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没有太阳的日子》 记录六四


今年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26周年,由于中共当局的谎言封锁,很多的中国大陆年轻一代已经不知道“六四屠杀”或者“天安门事件”是什么。30年不到的历史几乎成为记忆断层。《没有太阳的日子》是目前唯一以“六四”为题材的香港制作的电影记录片,这部影片也于1990年获得柏林影展天主教人道奖,及意大利瑞米尼(Rimini)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

“中国,一个杀死自己儿子的父亲,这一夜,又凌辱了他的女儿,中国,中国,一口活的棺材......”

记录片开场以挣扎的女性舞姿表现六四的痛苦,文稿引用一位不知名的学生所写的《疯女人》,那是89年5月张贴在北京天安门的一首诗。没有人知道作者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的生死,也许他早已逃到海外生活,或者会是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监狱中,忍受酷刑?还是像那无数的人们一样,死在枪口下,冤魂飘荡在天安门的广场上?

1989年于北京发生的“六四事件”,是中国近20年来影响最大的历史事件之一,也是对香港人影响最深的历史事件之一。香港导演舒琪决定用摄影机把事件对香港人的影响记录在案。

导演舒琪访问了当时在天安门现场的张坚庭、专程送太太往加拿大产子的文隽、暂时打消去意的叶德娴、在6月4日那天逃去英国的中国诗人多多、参与在香港重新竖立天安门民主女神像的画家黄仁逵。

中国诗人多多回忆当时的情形,他记得在晚上12点过后,他到了天安门广场,就听说装甲车已经压死人了,那时候枪声开始四处响起,远处一片火光。

中国诗人多多:“有人中弹,我亲眼看见,有人手受伤,有人背后受伤,大家还是不相信他们用实弹,以为是塑胶子弹,就是不相信,第五次开枪,我才真正感觉到,这是屠杀。”

电影导演张坚庭:“我目睹北京人民向前冲,死掉、受伤、退下,又有人向前冲,他们在争取某种程度的自由,我以前觉得自由是很抽像的观念,这些人为了自由而牺牲生命。”

电影导演张坚庭当时也在现场,他说,也许是这些抗议的群众给了他道德上的勇气,他忘了什么是恐惧,只是满腔愤怒。

电影导演张坚庭:“后来我回家看电视新闻,我看见一个人冲上马路,画面上看到他的背影,军队在前面,他大喊:自由!自由!自由!那时候…我便哭了。”

一场学生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最后却成了政府对人民的大屠杀。到现在还有人听信中共谎言,不相信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历史的伤口,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1989年4月15日,曾被迫辞去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一职的胡耀邦猝逝,许多北京市学生与民众以悼念他的名义进行集会活动。

原本于天安门广场举办的悼念活动,后来转向要求解决中共高层腐败的问题,之后抗议活动的诉求还包括有政府问责制、新闻自由以及言论自由。抗议行动声势最高涨时,大约有100万人聚集在天安门广场。

89年5月20日,中共当局宣布戒严,开赴北京的军队在城外被群众拦截。6月2日“广场四君子”在广场绝食,抗议政府压制学生民主运动。

6月3日,军队接到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清理广场。大约在晚上10点,中共军队向阻截军队的人民和高呼抗议的群众开枪,大批坦克车及持枪械的部队向北京城中心逼进。无数市民和学生包括路人被枪杀、受伤。

港星叶德娴:“六月四日之后,我觉得一切都不再重要,最重要是中国人要怎样才可以步向民主。”

六四屠城至今已经26年过去了,从1989年至今,香港人从未忘却,六四当晚再次聚集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由支联会举办的烛光悼念集会。2015年6月4日晚,约有逾13万市民参加于维园的悼念活动。

2015年6月4日晚,约有逾13万香港市民聚集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烛光晚会。


2015年6月4日晚,约有逾13万香港市民聚集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烛光晚会。


2015年6月4日晚,约有逾13万香港市民聚集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烛光晚会。带着孩子前来参与集会的家长明显较往年增多。


1989年4月为呼吁民主,以大学生为主导的各界民众在天安门广场发起请愿活动,得到全国民众的广泛支持,引发中共不满,中共高层决定武力镇压。

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共派遣30万军队对民众进行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被清场,天安门及附近区域血流遍地,许多民众死伤,之后很多人被关押、判刑或流亡海外。此事件又称为“六四屠杀”或者是“天安门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