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揭惡揚善

遭酷刑九死一生 多項發明專利擁有者控告江澤民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這事發生在山東省煙臺市所轄的縣級市招遠市,發生在招遠黃金礦山電器廠廠長考富全的身上。

考富全從小羨慕發明家、企業家,立志要為人類做貢獻。當他在事業、技能剛有成時,因為擔任“黃金礦山電器廠”廠長,經營產、供、銷、貨款等多方面業務,操勞過度、焦急上火而患上胃病、神經衰弱、頭暈、勞損等多種疾病,隨之身體抵抗力也變得很弱,吃藥打針都無濟於事,導致心情煩躁全身無力,特別胃病折磨得他疼痛難忍,很多東西想吃卻不能吃。

1994年7月經朋友介紹,考富全開始修煉法輪功,他邊看邊按書中的要求努力做個好人,並學會了五套功法,不長時間,折磨他的多種疾病也都神奇的痊愈了,幾乎天天都胃痛的毛病也消失了。

考富全在任招遠黃金礦山電器廠廠長期間,不占不貪,不計個人的名利得失,尊重善待每一個員工,關心他們家庭的實際生活,及時發放他們應得的工資、獎金及各種福利等。他的行為也激發了員工們積極工作的情緒,大家齊心協力,工作都認真負責,保證了產品的數量和質量。生產的節能變壓器、節能電焊機等產品,得到了各礦山用戶,商家和幾個省市機電公司、農機公司,所有用戶的信賴,生產的產品供不應求,廠子經濟效益很好。

1999年7月,學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1億左右,比共產黨員人數還要多很多,江澤民出於妒忌開動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迫害,說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要麼消滅肉體、要麼消滅思想。

考富全是遠近知名的法輪功修煉者,為逼迫他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考富全遭受各種酷刑折磨,長達16年之久。以下,是被同事、鄰居們稱作大好人的考富全被酷刑迫害的部份經過:

項目組和夢芝派出所警察的酷刑迫害

2001年正月16日,考富全被招遠“610”專案組、公安政保科和夢芝派出所非法抓捕,綁架到夢芝派出所。考富全被拖到老虎凳上施以酷刑,警察將帶活扣的鐵板壓住考富全兩個大腿,用鐵鏈鎖住腰,雙手用手銬銬在把手上,雙腳被鎖扣住後,警察用兩部特制手搖式超萬伏、強電流刑具,四個極分別電頭部、耳朵、背部、胸部、腿等全身每個敏感的部位。考富全:“當時我自己能清楚的看到我的手指、手脖子、皮肉都被電糊了,焦黑。不通電了他們抹上鹽水再電,而且是長時間快速搖,以超高壓、強電流的電擊,同時發出很濃的焦糊肉氣味,直到把我電得昏死為止(至今我手腕還有電刑的疤)。我還聽到施刑者向他的領導匯報說:他都累出汗來了。一開始他們用一臺刑器電我,電擊時施刑者有時同樣被電,說是漏電了。後再加一臺,仍被電得嗷嗷叫。直到聽一個人說:“電不死他了,他是研究電的,再換個方式吧。”

用繩刑,警察們還用筷子一樣粗的繩子將考富全五花大綁,兩手後背綁住,全身勒緊,腳蹬手拉的緊了再緊後,扔到一邊。整整一上午才解開,因為長時間血脈不通,全身麻木,手腳不聽使喚。

考富全被招遠“610”、公安列為重點打擊的對象,公安說上面給了死亡指標,打死的白死,算自殺。一天,考富全趁上廁所之機越墻逃命,但因身體被傷害得太嚴重,未能成功,很快被幾個人追上,耮地式的強行拖回夢芝派出所。考富全被幾個警察一頓拳打腳踢打趴在地,還不肯罷休,又用手銬將考富全雙手銬緊,懸掛在墻壁上的鐵環上,腳尖剛能著地,不知道吊了有多長時間,直到昏死了過去、看人不行了才放了下來。第二天,考富全被“610”項目組的一個警察拿鐵火鉤子,朝腿使勁的打,一邊打一邊惡狠狠的說:砸斷你的腿,看你還跑不跑了。直到手中的鐵火鉤子被打成了幾道彎,他幸災樂禍地叫道:腿還真結實來。說完後,又用手銬把考富全雙手銬了起來,逼坐在地上,兩膝蓋向上,腿曲折插在兩胳膊肘內,用5、6公分粗1米多長的木棍,一頭從右胳膊腕、經右腿腕、左腿腕、左胳膊腕直穿起來,擔在桌子橫梁與椅子之間,將身體懸掛起來,看考富全不行了,再放地上。

考富全被他們酷刑折磨得已記不清昏死了幾次,扔在地上或老虎凳上,不管死活。他們圍著火爐吃瓜子喝水聊天,等考富全醒來再打、再電、再吊銬。就是不動刑的時候,也要將考富全的耳朵用棉花塞緊,嘴用毛巾捂住。用燃燒的香煙頭杵,被打火機燒。

寒冬季節,一天,派出所有個做飯的王姓惡人提著一壺開水對考富全說:“你冷不冷,我給你澆上點熱水暖和暖和吧。”說完他放下熱水,舀來一大瓢冷水從考富全的衣領裏快速的倒了進去。這時,“610”項目組的一個警察,拿起跟前燒紅的煤爐蓋就往考富全臉上烙,說是給他烤烤火,燒紅的煤爐蓋快要烙到臉上時,考富全趕快用手去擋,結果手被烙了兩下。瞬間起了一塊大白疙瘩,同時肉皮散發出難聞的糊焦味,見此,他們才都離開了。

在夢芝派出所,考富全已被迫害得不成人樣了,項目組長林濤說:“他們怎麼打你我不知道,你只要還煉,我這還有你一大關。你說我是用電電你呢?還是打你40棍子?”說著就用直徑約4至5公分粗1米多長的棍子,數著用力毒打。

就這樣,考富全被項目組和夢芝派出所的警察們酷刑了整整9天9夜,正月25日晚間,把考富全被送到了招遠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被誣判三年勞教加重精神上的迫害

2001年清明節時日,考富全被非法勞教3年,送進了山東省第二勞教所。

考富全因被招遠“610”迫害得很嚴重,無法正常的行走,拉到勞教所後,是被人架著拉到新收隊十一大隊二班。進去後,被勞教所的獄警們指使那些“包夾人員”逼迫寫“保證書”,不寫就不準睡覺,還逼迫坐小板凳面壁思過。如不服從他們的意願,就要遭到被嚴管,也就是被單獨關小號,長時間與外界隔絕,達到最終摧垮人的意志,放棄信仰。

考富全生活不能自理了,神經因被嚴重損傷,肌肉萎縮,半邊身體行動不便,上廁所都要別人扶著,勞教所獄醫頭還說考富全是裝的,叫攙扶的人不用管考富全。邊說邊叫他手下人給考富全測測血壓,測後說:左胳膊150,右胳膊180多點。後來不同的幾個地方的體檢,得出共同的結論都說考富全沒法治了。

勞教所怕考富全死在裏面擔責任,也覺得考富全沒有什麼被利用的價值。於是,就用神經損傷、失去勞動能力為由。向考富全家人勒索了900元錢後,於2002年12月辦了所謂保外就醫放回家。

被吸毒煙、灌不明藥物

2010年5月8日,考富全被山東招遠“610”非法綁架。當時被警察追上打倒在地,兩根肋骨被他們踢斷、陷塌痛得喘不上氣來,不敢動,不能說話,昏迷中,被拖上車劫持到招遠市“法制培訓中心”。“法制培訓中心”在東北山嶺南金礦一座廢棄的獨院辦公樓裏,由警察每日24小時幾叢崗嚴密堅守。洗腦班二樓靠樓梯向東,走廊北側是一間酷刑室,考富全被擡拖到老虎凳上,用鐵鏈子鎖住腰,再用電線把手綁在老虎椅背上,把腳扣子卡住腳。考富全此時因骨折,不能正常喘氣,不能說話,疼痛難忍。警察看問話說不上來,他們認為是故意不說,更加氣急敗壞。4、5個人從室外各拿一支粘有藥物的煙卷進門同時點燃,對照考富全的臉吹煙,嗆得考富全咳嗽不得,喘氣不能,直到他們將這間小屋吹滿煙,關上門才都走了。

考富全在這充滿濃毒煙的房間,被窒息昏過去不知道多長時間,有20多歲姓杜的女醫生進屋把脈,將考富全叫醒。當測量了血壓後,接著就給考富全灌不明藥物,因考富全抵抗不喝,幾人捏著鼻子強行加大藥量的灌,灌後停了一會後,有兩個打手拿著直徑3公分粗4、50公分長的木棍,說要“鞭桿直驢”,分左右兩邊毆打,脖子、手、大腿、腳排著打,每個手指都排子敲擊,直到打遍腫得很高,他們累得不行了為止。考富全也昏過去了。打到晚上11點後,醫生和警察們看到考富全被打得不行了,真要死的樣了,趕緊送到醫院,經檢查後,醫生對警察說:他大腦沒事,頸椎有事。又將考富全拉回來,繼續毒打,並強行灌不明藥物。後來連頭擡不起來了,直到昏過去。

不知又住了多長時間,獄警宋少昌又開始用多股電線擰成的刑具專打考富全的大腿,肉打爛也未解他們的恨似的毒打。還用皮鞋碾腳趾,試探考富全真死還是假死。幾天後考富全要小便,警察們才解開鐵鏈,兩人架著小便,但尿不出來後,又把考富全鎖在鐵椅子上。

5天5夜考富全被鎖在這鐵椅子上,不許睡覺,只要一閉眼就打,把衣領插上一根棍,棍掉地就打,一班兩個人,兩個小時一換班,就是不準考富全睡覺,說這叫“熬鷹”。他們逼迫考富全說出都有哪位法輪功修煉者與他有聯系。考富全說:“叫我說出都誰上我家來,可我說不出來,因為我壓根不知道有人上我家是犯法,我上誰家誰就是犯罪。”

考富全依法向最高檢察院遞交控告信,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要求把江繩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