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心靈甘露 > 省思感悟

海那邊,是我的故鄉(下)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 清雲

(續上文)

燕園尋夢

(一)

大學時代,自己的思想拓寬了許多。頭一年,整個都在軍訓中度過。隊列操練對我來說,並不算太苦;內心掙紮著的,是擺不好自己的思想基點。同學們是來自全國各地的精英,現代意識很強、思考問題也活躍,和我從小所受的教育“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形成很大的反差,自己也就不知何去何從。當時馬列哲學教育是課堂的重要內容之一,可是我在參加哲學興趣小組後卻發現馬列原著中有很多疑點,並不象原來認為的那樣“顛撲不破”的真理;當北大副校長來我們所在的軍校視察講話時,堂而皇之的說就是要在學生中灌輸政治思想教育,讓我真是心寒。多年之後,回想起這段思想經歷,又看到當今的權貴們又如何大肆貪取利益,就不難明白這所謂無產者執政的理論體系是站不住的。失望之余,就潛心學英語,沒想到無形中為幾年後出國打下了基礎。

進入燕園之後,接觸到很多新奇的東西。老師們專業上都很強,在教授學生上也很盡責。記得一位專業核心課程的老教授很和藹,上課從不帶教案,在黑板從左邊寫到右邊,講的有聲有色。課間休息時就吸他的煙鬥,笑咪咪的看著我們。有一次他感慨的回憶起當年在牛棚裏和同事討論量子力學的往事,言語中夾雜著詼諧和苦澀。校園裏從老師到學生,都是人才輩出,自己高中時學習上的優越感蕩然無存。而且似乎自己怎麼努力,和那些學習最好的同學比起來,他們還是可望不可及。於是明白了一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理。

畢業十幾年了,看看周圍昔日的同學,當年成績最好的,事業未必成功;事業上成功的,也有許多人生的煩惱。看來人生不象是學習,靠腦子好而且努力就能如願。很多時候,命運及前途都是要用心去體會和領悟的。

(二)

大學校園裏學生有幾類,有的一心向學、有的用心於仕途,有的則考慮著如何賺錢。而我的夢在哪裏,自己還不清楚,只得去找尋。因為高中時埋頭學習,許多武俠小說沒有看,於是開始補課。其中的主人公大都出生貧寒、歷經波折磨練了一身好本領,開始行俠仗義、除惡揚善。這很符合自己的心願,可是去哪裏找這樣的良師呢?同宿舍中有人在看《金剛經》,課余時間也有人讀《道德經》,但翻看了一下,沒人指導,覺得不得要領。於是轉向西方文化,看了一些西方哲學的書,也試圖從古希臘神話中尋找智慧。記得當時很為特洛伊戰爭中的先知卡珊德拉所觸動,驚奇她有這種本領,也為她雖然阻止人們將木馬帶入城內、卻無人相信而感到悲哀。與此同時,也為神參與人間的戰爭而感到好奇。多年之後,才知道這些都是有原因的。

失望之余,還是回到了傳統文化中。正好哲學系開了一門《周易》課,於是就去聽。學到了一些基本的知識,對卦辭和爻辭略有了解,但總覺得沒有真正明白,象是隔了一層東西似的。就在這個時候,同學們開始聯系出國。我以前對此沒有怎麼想過,但大三寒假時與回家過年的大哥聊起了此事,沒想到他全力支持。於是我就開始準備,考了托福、又考了GRE,終於趕上了末班車,在畢業前拿到了錄取通知書。由於父母經濟條件差,所以我大學幾年的生活費,都靠大哥在支撐,現在又幫我出國,所以我對他一直充滿感激。

海的這一邊

(一)

出國念書的日子和國內也差不多,因為免了學費,學校又給生活費,所以生活上沒有什麼擔憂。記得同宿舍的有一位韓國同學,人很好。因為他的專業是佛教,所以經常討論這方面的話題,同時也對如何既遵守戒律、又在常人中生活而困惑,但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解決這一問題。後來又找了一本瑜伽的書,花時間比葫蘆畫瓢似的做了一些動作,也沒有什麼進展,就放棄了。在這前後全家曾經在大哥的倡導下練過一些氣功以袪病健身,後來也因為效果不顯著陸續停掉了。那時我最喜歡的一首歌曲,就是電影《白夜》裏面的:“As we go down life's lonesome highway
Seems the hardest thing to do is to find a friend or two
A helping hand - Some one who understands
That when you feel you've lost your way
You've got some one there to say "I'll show you" ”
(我們現在走在人生寂寞的高速路上,似乎在這孤獨的生命旅程中,最難的就是找到一兩個知己,一兩個理解你並向你伸出援助之手的知己,當你感到空虛和迷茫時,他們會在那裏對你說:我給你指引。)

在九七年的夏天,一天與父母通電話時,得知他們在煉法輪功,而且以前多年的痼疾都好了。與大哥談起此事,他也建議我不妨試一下,就寄來幾本書。我翻看了一下,覺得講如何做好人,符合自己的心願,就開始煉功。日子久了,接觸得多了,才體會到這其實是我尋找了多年而沒有找到的,不但解決了關於人生意義的困惑,而且對於自己先前在社會、歷史、哲學等領域的思考,也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二)

由此明白了,人的一生都不是白活的,有著往世恩怨情仇的因果,也有今世在面臨各種情形中如何選擇自己的路。生活中碰到的波折,也是在給人靜下心來、思考的機會。當一個人真的有願望去做好人、去返本歸真時,上天就會幫著你促成這個機緣。

就在等待大哥寄書的日子裏,我遇到了現在的妻子。雖然同在一所學校讀書,但相識的過程卻不同尋常。我剛到那個城市時,在朋友A的介紹下,在校外的一個住處呆了幾個月,後來搬出去了。此後,當妻子剛來美國時,在A的朋友B的介紹下,也在那所房子裏住過一段日子,然後搬進了校內宿舍。而當B就要離開那個城市的時候,邀請了她所認識的三個朋友一起吃頓飯,就這樣子,我們結識了。吃飯時,大家談起了幾年前大陸出版的一些書,說到為什麼人生越走越窄......

我畢業之後,當博士後,又輾轉換工作,與妻子一起來到了現在這個城市。在看房子時,她就很喜歡這個房子,結果聽說被人買走了,她難過得晚上睡不著覺。然後聽說那個買主因為工作原因,這個房子又不要了,我們於是趕緊買了下來,當搬進來之後整理地下室時,在僅有的幾件前房主留下的物品中,有一個可以掛在門上的牌子。拿起來看是人名,當我把它翻過來時,正好是兒子的名字——而前房子是怎麼也不會知道兒子名字的。世間的事,有的很奇妙。

當我幾年前來到這個公司時,待遇並不是很理想。但妻子已經滿意了,說這樣做下去也就可以了。這幾年裏,她也認同真善忍,比較支持我。去年我的工資加獎金,已經是當初進公司時收入的兩倍了。這也是先前沒有想過的。於是明白了,人只要是本著良心做事,就沒有什麼遺憾的。

尾聲

記得幼時曾經和二哥一起玩耍,有一次鬧著玩,給他寫了一張欠條,說我欠他多少多少美元。時隔多年,他現在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有一天,我記起此事,突然意識到,過去兩年我每次給父母寄錢的數目,正好是當初我寫給二哥的數目。茫茫天地中,很多事情看似巧合,或許都有它的原因。

聽說,聖人曾經講過大海是神的一滴眼淚。在生命的長河中,也許我們與那些古代的故事和文化,有過某種程度的因緣。所以今生再遇到時,有種發自內心的感動。我們與故土之間,看上去是千裏之遙;當去掉心中的隔閡時,其實是不分彼此的。那時候,我們就會明白,上天一直在等待著我們每一個人、給我們機會,來找到真正的自己、返回心靈的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