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見仁見智 > 深思明鑒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 (十)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在《九評共產黨》發表13周年之際,《九評》編輯部發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以下為第六章之上部。


******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六章 以“恨”立國 國已不國(上)

目錄

引言:以“恨”立國的共產黨

1. 超級邪惡放大器

2. 中共把人變成非人
1)思想
(1)對傳統文化一無所知,道德一片空白
(2)人對人像狼一樣,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3)人和人就是互相騙
(4)遠遠超過唯利是圖
(5)審醜時代
2)語言
(1)僵屍一般的黨話
(2)張口就來的謊話
(3)大行其道的痞話
(4)鋪天蓋地的臟話
3)行為低下
4)人像怪物,不像人樣

******

引言:以“恨”立國的共產黨

共產邪靈主要是由“恨”構成的。“恨”是一種物質,它是有生命的,或者說“恨”就是一種生命,是構成共產邪靈的根本因素。

“恨”和“仇恨”不同。仇恨是因仇而恨,是有理由有原因的,而恨是無緣無故的。像撒旦對上帝的恨,馬克思對神的恨,是一種非常邪的恨,是邪惡生命生成並攜帶的、對創世的神妒嫉、仇視、意欲鬥垮的兇惡感情和敗壞物質。

“恨”造成了反神和排神。承認宇宙中生命存在等級、承認神是高級生命才能敬神,而撒旦出於恨和妒嫉,不願承認神高於自己,因此向神挑戰,被神打了下來。

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又刻意把恨註入人的心裏,把恨的物質因素灌進人的一層微觀身體裏,使其成為人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讓其激發人性中惡的東西,如妒嫉、鬥、暴戾、嗜殺等等。因此,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只要共產邪靈煽動挑逗,這種噴吐欲出的物質,就會化成巨大負面能量,迅速覆蓋人的生存範圍。

“恨”作為原動力催生了暴力、殺戮。十九世紀七十年代,流氓起家的巴黎公社第一次實踐了共產主義暴力奪取政權的理論,被馬克思、恩格斯及其後的共產黨魁列寧、斯大林及毛澤東等一再吹捧。馬克思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認為巴黎公社的失敗就在於沒有用無產階級的暴力砸碎國家機器,“無產階級不能單純地掌握政權,而是通過暴力摧毀全部現存制度”。此即是後來被奉為共產主義根本立場的無產階級專政暴力學說。因為“恨”的推動,中共還要在“無產階級專政條件下繼續革命”。

這種“恨”是共產主義的根本來源。“恨”和妒嫉心緊密相連,而妒嫉心派生出絕對平均主義,即不允許任何人比自己好、富有,恨所有優秀的人和出類拔萃的事物。共產主義鼓吹的“人人平等”、“天下大同”就是這種“恨”的表現。很多中國人教育孩子、鼓勵人“上進”,都是運用挑起妒嫉心的方式,用“把別人比下去”作為上進的動力。

共產黨以“恨”立國,以惡治國,其大力宣揚的“愛國主義”,其實是“恨的主義”。“黨”的詞典中,“愛國”意味著恨美國、恨西方、恨日本、恨臺灣、恨西藏、恨自由社會、恨普世價值、恨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恨一切中共的所謂“敵人”;“愛黨”則是恨一切黨認為對自己構成挑戰的人或事情。

人們不知道“恨”是構成邪靈的物質因素,是邪靈強行灌註到人身體裏的,還誤以為這種無緣無故的“恨”是自己的感情。這種“恨”的物質使今天的許多中國人充滿暴戾之氣,任何時候、任何場合都可能爆發出來。其強度之大、表現方式之惡毒,甚至會使當事人感到震驚和不解。

中共利用教育、媒體、藝術等等手段,廣泛散播這種“恨”的物質,把學生和民眾變成貪狠惡毒、沒有底線的“狼崽子”。

1989年天安門屠殺後登臺的江澤民更是“恨”的化身。《江澤民其人》一書揭示了江的來源。當年秦王李世民(即後來的唐太宗)的弟弟李元吉夥同哥哥李建成,欲在玄武門謀殺李世民未遂。李元吉死後,惡靈下地獄償還罪業,被打入無生之門,下無間地獄,經過千年消磨,已不具先天生命之形骸,無完整思想,只剩一股嫉恨之氣。正是這一股嫉恨之氣經千年等待,最後被邪靈看中,讓其轉生成江澤民成為中共黨魁,並成為迫害法輪大法“真、善、忍”的罪魁禍首。

“恨”是一種物質。“恨”造成的行為是混沌的、無理性的、肆無忌憚的、瘋狂的、不計一切後果的。共產黨要以“恨”征服世界、毀滅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在此過程中它自己也必然會被毀滅。這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其實現方式。

1. 超級邪惡放大器

幾十年以“恨”為中心的政治運動——“無神論”宣傳、“戰天鬥地”、“以階級鬥爭為綱”、“憤怒聲討”、“深入揭批”,今天打倒這個,明天打倒那個,對抗普世價值“真、善、忍”……給中國留下的是什麼樣的創傷呢?人們看到的是誠信不再、人心不古、環境汙染、道德墮落。但是,人們常常看不見的是,中共給中國制造了一個讓道德墮落的可怕機制,或稱“邪惡放大器”,就是能夠將邪惡放大的機器。這個機器的基礎是“無神論”、不信“善惡有報”、排斥傳統價值觀、鼓吹“欲望”。我們來簡單描述一下這個放大器的工作機制。

第一,是這個放大器的輸入功能。中共把中國變成了世界上的一個道德凹點,或者說道德漏鬥,就是道德上的一個低窪地。不但本土滋生出各種道德墮落,全世界不好的東西也都往中國跑,就像一個國際大垃圾桶。讀者可能覺得這麼說有些不習慣,但是,這是中共造成的既成事實。國門打開之後,吸毒、性亂、同性戀,各種變異思潮和行為,紛紛湧進中國。中共在本土造成的各種各樣的道德墮落,加上這些外來垃圾,形成了中國社會紛雜的道德亂象。

第二,是這個放大器的功率放大作用。中共制造的這個“邪惡放大器”會把各種道德亂象放大、放大再放大。因為沒有來自傳統文化中“神”的約束,又沒有現代社會的法治精神,一切皆由“欲望”主使,自然就變本加厲地墮落。比如說性解放本來是西方社會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一種變異思潮,但是受到來自宗教保守主義的制約,並沒有一發而不可收。中共打開國門之後,性解放進了中國,那簡直是無數倍地放大,成為社會的主旋律,可謂娼妓遍地,社會風氣是笑貧不笑娼,包二奶、三奶、N奶成為官員們顯擺的資本,社會上下競相效仿,中華大地被搞得烏煙瘴氣。中共什麼開放得最徹底?不是經濟,當然更不是政治,一個字,就是“性”,三十年完成了從“革命性”到“性革命”的徹底轉型。

說起這個“邪惡放大器”,“腐敗”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哪個國家都有腐敗,這不假,可以說有人的地方就有腐敗。但是,中共統治下的那種腐敗,今天世界上沒有第二個,人類歷史上也沒有第二個。中共的腐敗是全黨腐敗,是制度性腐敗。有人說印度也腐敗,可是印度自政府總理以下,官員乘坐的都是同一牌子、同一款式、同一顏色的國產車。印度最好的房子往往是學校,而不是政府辦公樓。印度也沒有公款大吃大喝出國旅遊。這不是因為印度太窮,而是議會不批準這方面的開支。印度更沒有“塌方式的腐敗窩案”。

相比其它國家的“腐而不敗”,中共的腐敗是觸目驚心的潰爛式腐敗。腐敗成為中國社會生存規則的一部分,在人們心中已經被默默接受了。

這個“放大”的機制是如何起作用的?看看中共的掃黃和反腐,掃黃是越掃越黃,反腐是越反越腐。因為只要不是威脅到中共統治的事情,中共根本就不想根除。正是因為慫恿從上到下的中共官員和百姓沈湎於“性革命”和“腐敗”等等道德墮落的欲海之中,共產邪靈才成功轉移了人民對邪惡中共本身的視線,邪惡中共才可以為所欲為地幹壞事,才可以鎮壓這個人群,迫害那個團體,把中國人的道德一步一步推向敗壞的深淵。

第三,是這個放大器的綜合發酵能力。它能綜合各種不好的因素,讓敗壞物質發酵而制造出更邪惡的物質和現象。就拿上面提到的性亂與腐敗來說,很多腐敗都與性交易有關。因為包養情婦,會激發官員去貪腐;因為貪腐有錢,也會刺激官員去尋花問柳亂搞女人。這二者放在一起,發揮出的烈性作用,在中國大地上演出了一幕幕“權、錢、色”的糜爛齷齪、喪失人倫的醜劇。

第四,是這個放大器還具有把邪惡合理化、正常化的漂白功能。首先是掩蓋事實真相,所以號稱強大的中共一定要封鎖網絡,屏蔽真相,也不會給人民自主辦媒體的言論自由。然後,中共的“一言堂”就會用歪理邪說來為中共的道德亂象塗脂抹粉。“天下烏鴉一般黑”是中共用來給民眾洗腦的常用詞。“腐敗,哪個國家沒有腐敗?”“山寨、抄襲,哪個國家在經濟起飛的初期沒有過抄襲?”“性亂,哪個國家沒有出軌的官員?”“娼妓,在有的國家還是合法的呢!”“言論自由,哪個國家能讓你想說啥就說啥?不是還有誹謗罪嗎?”

因為民眾看不到真相,在“一言堂”之下,天長日久就接受了中共的這一套強詞奪理的狡辯,就認為那些道德亂象是無可奈何的、哪個國家也跑不掉的事情。一旦把邪惡和道德墮落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就永遠放棄了改進的機會。中國社會年年喊“誠信危機”,可是為什麼越來越危機了呢?就是這個原因。

中共另一個常用的借口就是什麼壞事的解決都“需要一個過程”,騙說什麼事情總會慢慢好起來的。當年中共高層很多人反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說法輪功提高人的道德、穩定社會,江澤民壓制一切地說,“經濟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會好”。我們回頭看看,道德在經濟發展的“欲海”裏墮落得更快了。中共說的“這個過程”,恰恰是用歪理邪說來合理化、正常化邪惡的過程,只能使邪惡變得越來越邪惡。

光是把這些反常的東西正常化還不夠,中共的輿論洗腦還要把正常的東西反常化。好的說成壞的,善的說成惡的,才徹底達到了顛倒是非善惡標準的目的。

這就是中共“邪惡放大器”基本工作原理的四大機制。先是制造道德低谷,讓中國這塊土壤成為人類道德敗壞的聚集地、垃圾桶;然後是中共對道德敗壞的放大效應,只要不是威脅黨的領導的敗壞變異行為,中共都是空喊口號,實際推波助瀾;加上敗壞物質的相互發酵,使得邪者更邪,惡者越惡,不斷突破道德底線,放大道德墮落的力度,這也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道德的具體體現;最後是利用歪理邪說來把邪惡之事合理化、正常化,同時把原本正常的東西反常化,甚至妖魔化。

2. 中共把人變成非人

中共不間斷的洗腦和欺騙,敗壞和變異,使得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文化,不講道德,有些人就像狼崽子一樣,徒具人形。

2004年開始,大陸風行“狼文化”,從小說、電影到公司培訓手冊,都推崇“狼文化”。推崇者鼓吹,將狼的野性、殘暴、貪婪、暴虐的本性,運用到事業之中,稱為“拼搏精神”。許多人認為這是生存競爭中能夠勝出的“先進”文化。換句話說,人不需要道德觀念,在競爭中不擇手段勝出才是做事為人的衡量標準。

常言道:“毒如蛇蠍狠如狼”,蛇、蠍、狼沒有任何親情,連自己的父母都可以撕咬、吞吃。現在很多年輕人沒有任何傳統觀念,做事情沒有底線,在家裏唯我獨尊,在公共場合打罵父母,更甚者對父母視如寇仇,一旦不合己意就大打出手,這樣的人管他們叫“狼崽子”,恰如其分。

1)思想

(1)對傳統文化一無所知,道德一片空白

中共建政後對幾代中國人灌輸歪曲的歷史,用無神論、鬥爭哲學洗腦,造成了如今很多中國人對傳統文化一無所知,也由此帶來傳統價值在人心中顛覆,道德一片空白。

很多人一談到中國遠古、上古歷史,心裏馬上想到的是“迷信”。好聽一點的,說“遠古先民對自然現象的認識和征服自然的美好願望”創造了“神話”。這樣一來,如大禹治水等自古以來的中國歷史,變成了“神奇的想像”。談到古代帝王,心裏想到的“封建專制”,跟中共一樣擁有“無法無天”的絕對權力。殊不知,在神傳文化中“天子”為上天之子,需躬行道德,承順天地。否則,上天就會拋棄他,派更有德行的人來替換。據此,臣民可以依“天理”批評帝王。“天子”的稱呼並不是將帝王捧到天上,恰恰強調了其權力是神授予並受到制約的。

中華傳統以恭、良、溫、儉、讓為美德,今天的人以鬥爭、以恨為“高尚”,甚至認為自古以來中國人都是“與天鬥、與地鬥”,平時為一點小事打得頭破血流,已成為“天經地義”;實際上恰恰是敬神以禮,待人以恭才是真正的“天經地義”。到日本旅遊,很多中國人驚訝於那裏人與人之間禮讓謙和的態度,其實這正是被中共在本土上破壞而在日本保存至今的中華傳統。

(2)人對人像狼一樣,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中國人被從小灌輸無神論和弱肉強食的鬥爭哲學,目睹中共政權的暴虐無道和蠻橫無理,長大後必然迷信武力,思想和行為充滿暴戾和攻擊性。中國大陸的新聞網站,經常看到這樣觸目驚心的報導:滅門、弒父(母)、殺妻、投毒、爆炸、砍人、幼兒園老師毫無人性的虐童、暴徒到幼兒園大開殺戒、強奸幼女、強拆、城管打人等等,不一而足。

2004年間,中共委托新浪網作大型網上問卷調查,對於“戰爭中是否可向婦孺開槍”的問題,三萬余青年中有超過82.6%的人做了肯定的回答!在包括“9‧11”在內的很多次恐怖襲擊後,都有很多中國網民歡呼慶祝。如此殘忍冷血,使人不寒而栗。

2011年,西安音樂學院學生藥家鑫駕車撞倒一名騎電單車的婦女,藥家鑫下車查看,發現被撞女子倒在地上抄他的車牌號。藥回到車裏取出攜帶的匕首,對該婦女猛刺六刀,將她殺死。藥的師妹李某在網上留言:“我要是他,我也捅……怎麼沒想著受害人(藥家鑫事件中的死者)當時不要臉來著,記車牌?”其殘酷冷血令人發指。

2013年,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2010級碩士研究生林森浩與住同寢室的黃洋因瑣事發生矛盾,林森浩把從實驗室取得的劇毒化學品投放至寢室的飲水機內,黃洋飲水後死亡。

2013年7月,北京市大興區一個公交車站附近,僅僅因停車糾紛,一名男子將對方2歲的女兒從嬰兒車內抓起舉過頭頂摔在地上,女童搶救無效死亡。“北京當街摔死女童事件”令社會震驚。

日常生活中,為一點瑣事而大打出手的更是司空見慣。年紀大的人不解:中國人到底怎麼了?究其根源,這是因為崇尚暴力的共產黨已經把“恨”灌進了中國人的血液。

(3)人和人就是互相騙

“誠信危機”大概是中國人最關註的道德話題。因為“誠信危機”直接傷害到社會上每個人的切身利益。從八十年代的假煙、假酒、假發票、“官倒”,中國人就開始呼喚誠信,高喊打假,到千禧年之初,欺詐早已遍布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誠信危機”使生活步步為陷阱,讓中國人活得心力交瘁。

到了今天,假冒偽劣現象泛濫成災:從食品到住房,從商品到維修,到看病求醫,到租用未婚妻或未婚夫拜見父母,無處沒有誠信危機。今天的中國人真不容易,買菜買肉要具備鑒別有沒有毒的能力,買房要成為識別住房質量的專家,小孩打疫苗要能夠識別疫苗真假,甚至給紅十字會等慈善機構捐款,也要能夠鑒定其信譽。

避孕藥螃蟹、假雞蛋、瘦肉精、蘇丹紅、毒膠囊、毒奶粉、假論文、豆腐渣校舍……各行業的抄襲造假如今叫做“山寨”,人們已經見怪不怪了。因大量殘留農藥、激素、除草劑、殺蟲劑、增熟劑、保鮮劑等有毒假劣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性功能障礙,女人生理紊亂、生育能力低下、兒童性早熟、嬰兒畸形等等現象,成為越來越嚴峻的社會問題。大陸知名醫學專家斷言,幾十年以後中國男人將不再具有生育能力。

針對“誠信危機”,有人提出,關鍵還是政府的誠信。這也沒錯,“上梁不正下梁歪”嘛。但共產黨會講誠信嗎?讓貪官們放棄錢權交易?開放互聯網讓人讀這本書了解真相?承認黨的造假歷史?這都無異與虎謀皮。

有人提出,需要加強法制,讓造假者受到嚴厲懲處不敢造假。但問題是誰來監督、執行法律?誰來監督執法司法人員?誰來保證質監局官員廉潔?

終於,有人呼籲回歸傳統文化。中共也在講傳統文化教育。然而在無神論的基礎上講傳統文化和中共已經破產的道德說教有什麼兩樣呢?告訴人們“子曰”、“詩雲”,人們就會堅持誠信嗎?

舉例來說,當全行業都往乳制品裏添加三聚氰胺而不需承擔任何責任的時候,想要老老實實做本分生意的企業就會面臨成本競爭而被淘汰。這時人們面臨的挑戰是,應該選擇即使賠本也要堅持誠信,還是隨大流輕松賺錢?

面對明明白白做好人吃虧的社會,被中共挖去神性內涵的黨的所謂“傳統文化”,給不出叫人堅持誠信的理由。

實際上,如果我們找回神傳文化中被中共挖掉的內涵,這個問題很簡單。對於一個內心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的人,做好人踏踏實實,誠實守信是上天賦予的為人之本,就如過去隨處可見的廟宇中寫的:“你哄你我不哄你;人虧人天豈虧人。”雖然不可能人人都如此坦蕩,傳統社會裏也是有君子也有小人,但是在今天這樣一個“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會裏,只要有部分甘願吃虧、堅持道義的人,就會喚起更多人的善良。

中國的“誠信危機”,從八十年代民間呼籲,到千禧年人大提案、政府報告專門提出打造誠信社會,到如今社會學、心理學、法律學等各領域都在研究。數十年來,誠信反而越來越危機,這顯然不是一個簡單的“發展”中的問題。

中國人因為共產黨灌輸的鬥爭和謊言教育,導致了大面積人群的內心封閉、保護自己。人很難真正相信他人,造成了一種畸形的戒備他人的心態,覺得世界是危險的,人與人都是虛偽的。 “靠山山倒”被人們奉為了真理。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成為社會常態,人們處理這種畸形的人際關系很苦很累,又無法自拔,人人又推波助瀾,使得社會風氣更加惡化。

數十年呼喚不停,危機不斷的誠信問題,起源於傳統價值被中共顛覆,起源於中共鼓吹的“悶聲發大財”價值觀,起源於人們在共產黨挑起的群眾鬥爭中被迫互不信任,互相揭批。當人們想要解決問題時,發現一切努力遇到了中共就成了無解難題,因為問題是中共制造的。

(4)遠遠超過唯利是圖

近年來,關於“炫富女”、“拜金女”的報導層出不窮,不斷引起社會的熱議。某些年輕女子,通過網絡媒介,高調炫耀自己的身世、財富、手段,曬出自家的豪宅、名車、名牌包、手表、首飾等等。在某相親節目中,當一位愛好騎自行車且無業的男嘉賓問一位女模特:“你喜歡和我一起騎自行車逛街嗎?”該女模脫口而出:“我寧願坐在寶馬車裏哭,也不願意坐在自行車後面笑。”有些人更是赤裸裸地喊出“讓物質來得更猛烈些吧”的口號。

這些赤裸裸的拜金主義引發輿論嘩然的同時,也引來很多人的艷羨之情。這是社會病態,是價值觀顛倒的重要表征,是中共黨文化在新的歷史條件下的變體。從共產黨老祖宗的唯物主義到現在赤裸裸的拜金,其實只有一步之遙。

(5)審醜時代

人的審美趣味和道德尺度息息相關。正常人類欣賞的是美好的、純正的、善良的、光明的藝術。當人的道德嚴重下滑了的時候,人就開始欣賞醜惡的東西,甚至把醜惡的東西當成藝術進行吹捧。這種所謂的藝術又會反過來帶動人的道德進一步下滑,最終使人成為非人。

近二三十年的中國社會,把低俗捧為時尚,把醜惡當成藝術。中國有所謂藝術家吃死孩子肉,赤裸的身體上塗滿蜂蜜坐在廁所裏以吸引蒼蠅滿身,美其名曰“行為藝術”。很多人驚呼,中國進入審醜時代!

以前的兒童玩具,人們都喜歡美的、好看的,現在的玩具,越醜、越怪異賣得越快。

一些網路名人為了博取出位,以醜為美。她們憑借驚人的言論和行為,挑戰人們對醜陋怪異承受的底線,不以為恥,反以為榮。很多年輕人甚至艷羨她們的“一舉成名”。

更加不可理喻的是,在中國多個城市,都出現了以廁所為主題的餐廳。把餐館裝修成廁所的風格,用便器形狀的食器盛飯菜,並且供應大便形狀的冰淇淋。據說顧客大多是年輕人。

2)語言

(1)僵屍一般的黨話

《解體黨文化》一書曾經系統剖析過中共治下黨話泛濫的情況,比如相互叫“同志” ,還有典型的黨八股詞匯,承載黨文化物質魔場的長期運轉,如:

1)會議精神、路線、認識、思想匯報——中共邪教的精神控制手段;
2)領導、單位、組織、檔案、政審、戶口——監控嚴密的組織形式;
3)宣傳、貫徹、執行、號召、勞模、上級、代表、委員會——等級森嚴的組織結構;
4)奮鬥、自我檢查、鬥爭、批評與自我批評——煽動鬥爭為“黨”充電。

從幼兒園到小學、中學、大學,中國人從小就浸泡在黨話裏。小學生寫作文要寫“紅領巾永遠跟黨走”“我愛XX黨”“聽黨的話,跟黨走”,一直到成年之後還要寫學習“XX大”報告心得體會。在中國的大街小巷走一走,從延安時代,到“走進新時代”,各個時代的紅歌仍然滿天飛。

有人可能不以為然,覺得時代變了,現在人即使是使用這些語言,也不再真心相信了。可是問題在於:即使不真心相信,絕大多數人還是在使用這些語言!這說明:黨話附體在民族語言之上,就像一個毒瘤,越長越大,被附著的生命體甚至反過來依賴這個毒瘤,更不可能把它割除凈盡。

(2)張口就來的謊話

做人以誠為本。共產黨靠暴力和欺騙維持統治,說謊是中共官員的必備素質和拿手好戲。六四屠城之後,新聞發言人面對中外記者的提問,臉不變色心不跳地說:“天安門廣場沒死一個人。”十幾年後,中共傾舉國之力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其發言人又大言不慚地說:“中國人權狀況處於歷史最好時期。”

小孩子從小被教育說謊,政治課、歷史課、語文課充滿謊言,答題的時候絕不允許越雷池一步。這樣的孩子長大以後,說謊張嘴就來,沒有任何負罪感。從政府新聞發言人到喉舌媒體的《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從各級黨官的報告到文史方面的學術研究,從公共領域到家庭生活,中國社會彌漫著數不清的謊言。“《人民日報》只有日期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這都是幾十年前的認識了。中國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謊言的國度。敢於說真話、講真相的人鳳毛麟角,被視為異類,甚至被聯合絞殺。這是中共全面敗壞社會道德的直接惡果之一。

(3)大行其道的痞話

古代中國可能是世界歷史上官員文化教育水平最高的國家。漢代開始,中國開始有比較完備的官員遴選制度,從隋朝開始一直延續到清末的科舉制度,選拔了大量的優秀人才進入政府,輔佐皇帝治理國家。從流傳下來的正史和各種史料來看,中國古代政治和社會的文明程度令現代人驚訝不已。溫柔敦厚的詩教,溫良恭儉讓的古訓,都使古人說話平和、寬厚、謙讓、禮貌;痞子語言從來不曾登上大雅之堂。

這一切到了共產黨這裏就徹底不同了。中共起家時就是流氓無產者,中共黨魁的痞話堂而皇之地進入文件、報紙、文集甚至詩歌中,成為民眾效仿的對象。“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結底一句話:造反有理。” “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上邊放的屁不全是香的,這裏也有對立,有香也有臭,一定要嗅一嗅。”此後,共產黨每一代黨魁都如法炮制,放狠話,說歪理,鄧小平的“學生娃不聽話,一個機槍連就解決了”,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針對法輪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不管是內容還是表達方式都邪惡至極。上行下效,暴戾之氣席卷了全社會。

(4)鋪天蓋地的臟話

中共的墮落是無底線的,中共造成的中國人的墮落也是無底線的。現在很多空虛頹廢的中國人,只好靠罵人來維持心理平衡,用說臟話來宣泄心中的憤懣,用自我作踐來顯示卑微的存在感。幾萬人在一起大聲吼罵臟話的場面成了中國足球賽場上的常態;種種自我作踐的語詞成為流行語,被網民每天千百萬次地使用。

中文網路上充斥著各種難以引用的粗口。現實生活中,甚至妙齡少女在大庭廣眾之下也可以肆無忌憚地說臟話。使用如此粗俗語言的人,其精神世界是多麼的骯臟和荒蕪!

3)行為低下

中國以禮義之邦著稱。先秦典籍“三禮”(《周禮》《儀禮》《禮記》)裏詳細記載了中國古人極為豐富優美的禮儀,也探討了禮的天道根源和禮背後的哲理。這種禮的精神一直延續到中共建政之前。有人也許還記得1949年前受教育的老年人多麼彬彬有禮。可悲的是,中共統治幾十年後,這一切徹底被毀了。

禮必須有節,節就是“節文”,即“規矩”。古代兒童啟蒙,首先教的就是“灑掃應對進退”這些生活中的基本規矩。老一輩的人常說:“做人要有做人的樣子。”這句淺近的話裏面包含了很深刻的道理。神給人規定了行為規範,並且通過典籍、禮儀、習俗等一代代傳承下來。

家規家訓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的家規家訓延續了幾千年,說明它的存在對於家庭和社會確實具有重要意義。三國時期諸葛亮的《誡子書》、唐太宗的《誡皇屬》、康熙皇帝的《庭訓格言》、南北朝時期顏之推的《顏氏家訓》等都是做人和維系家族自治的規範,對於後代教育、家庭倫理、家族事務、自身修養、為人處世、興家立業、報效國家等方面都發揮了積極作用。直到中共篡政以前,中國民間仍然流傳著大量的家規家訓,成為人們立身處世的基礎。有人曾經總結過流傳很廣的家訓三十條,其中包括:

不許不稱長輩為您;不許抖落腿兒;不許不叫尊稱或名字就說話兒;不許當眾喳呼;不許說瞎話兒;主人動筷子客人才能動;回家要跟長輩打招呼等等。

雖然看似瑣碎細小,但對於規範個人行為,融洽人際關系,卻非常重要。

人的行為舉止是人的教養、德性與智能的外在體現。中共破壞道德、讓人言談舉止隨心所欲、沒有規矩、行為低下,把很大面積的人群變成劣等的人。

中國古人重視人的儀表,讓人“站如松、坐如鐘、行如風、臥如弓”,現在的中國人很多彎腰駝背,走姿站姿奇形怪狀,姿態不雅,氣質不佳。

在國際上,中國遊客的行為常常讓人側目。他們大聲喧嘩,在名勝場所吸煙,隨地吐痰,隨意插隊,隨意攀爬名勝古跡。中國遊客數量激增且不講文明,令瑞士人感覺“受到擠壓”,有旅客投訴中國人在車上隨地吐痰,並沾在其他旅客的鞋子上。為解決這個問題,瑞士人給中國遊客增開了“專列”。

更有甚者,2015年,一名中國女子在英國巴寶莉名牌專賣店門前把著小孩大便。2016年8月2日,在聖彼得堡參觀的中國旅遊團中,一位母親為了讓自己孩子上廁所,直接就讓小孩在俄國皇宮葉卡捷琳娜宮大廳歷史悠久的豪華硬木地板上小便。事件震驚所有葉卡捷琳娜宮的工作人員,從館長到普通服務人員都趕到現場查看和處理。工作人員稱,這是歷史上首次發生這種事情。

中國人的素質真的那麼差嗎?其實並非歷來如此。現今國人的素質低下是共產黨數十年如一日破壞傳統文化的結果。

4)人像怪物,不像人樣

相由心生,人心的變化會影響到人的外形和表情。在中共的摧殘和變異之下,中國人不光心靈變得荒蕪、粗礪,連外形和表情都變得不一樣了。

近年來社會上老照片流行,現在的中國人開始懷念從前人的質樸和純真。晚清、民國照片上的人物形象和氣質像個人樣,男人像男人,女人像女人,能體現出人的優美儀態和傳統文化的積澱。很多人看到自己祖輩在幾十年前的照片,紛紛感嘆那時人眼神中的純凈和善良。

不管在東西方傳統的影視作品中,正面人物形象一般是美好的、令人向往的,反面人物的形象舉止是相對負面、醜的和低下的。中共建政之前的人,是在一個正常的文化中成長起來的,正的因素居多,因此外形和表情都充滿正氣。這樣的演員演壞人,往往要反復揣摩怎麼“變”壞,仍然很難學像。現在中國大陸的演員是在中共黨文化的毒性土壤上成長起來的,外形和表情正的因素不足,邪性痞氣霸道,流裏流氣不正經,演好人要學,還學不像;演壞人不需要學,自然而然地演就很像。

過去的人把“妖氣”“魔性”當成貶義詞來用,隨著社會上負面因素的增加,現在竟然有人用“有妖氣”贊美演員有氣質、有才氣、有創意。“魔性”成了一個正面的形容詞, 用來形容人、事、物古怪又不乏趣味。年輕人經常用“這個人真是太魔性了”“魔性的笑聲”等等表達贊許之情。 “有妖氣”變成了漫畫網站的名稱,“妖怪管理局”成為電視劇名稱,該劇組以“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只妖”為主題,面向全球征集“有妖氣”的演員。這從側面表明,經過文化的破壞,人們的審美觀發生了多大的變化。

當今社會的許多中國人氣質和形象庸俗醜陋,不修邊幅,油膩猥瑣,穿衣服花裏胡哨,睡衣出街成了社會常態。現在很多男孩子無陽剛之氣,說起話來嗲聲嗲氣,娘娘腔,以身材纖細為美,染著頭發,眼神飄忽迷離,扭捏作態,不男不女。衣服窄窄的,半截褲子,頭發剃得要麼像茶壺蓋,要麼像鳥窩,或者留很大一團像假發套在頭上。女孩子穿著中性,發式奇怪,面無表情,眼神陰冷,受鬥爭哲學影響,傳統的溫柔賢惠被強悍剛尖替代,越來越沒“女人味”。社會上流行“賣萌”“裝嫩”“裝酷”,成年人的行為向低幼發展,不分場合地撒嬌和打情罵俏。

不用和古人比,就和幾十年前比,這樣的人已經遠遠低於神給人規定的儀表和行為的規範,表面形象就像怪物一樣,這還是神造的人嗎?神還承認這樣的人是人嗎?這樣的人不危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