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慈悲為懷

神韻二胡演奏家戚曉春:苦練、中輟、輝煌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陳柏年

神韻藝術團音樂家戚曉春

now loading the player ...

在線聆聽由戚曉春創作、演奏的二胡獨奏曲:《春》。


戚曉春,一位清淡素雅的二胡演奏家。她初登神韻藝術團巡回全球演出時,不過是位三十出頭的年輕女子。然而其琴音震懾人心之巨,蕩人神魄之深,往往令聽者潸然淚下,聞者悠然向往。短短數年,已經成為愛好二胡者不可不知的演奏家。

享譽全球的美國大提琴家瓦勒芙斯柯(Christine Walevska),曾在聆賞後由衷贊嘆:“戚曉春是一位非常傑出的藝術家,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好的音樂。”三度榮獲臺灣書法美展第一名,後獲永久免審查殊榮,被譽為“書法界奇跡”的臺灣師範大學教授杜忠誥先生,平素雅好胡琴曲藝,對她的演奏推崇備至:“戚曉春的二胡演奏,是我所聽過中最好的。”他以“嘆為觀止、如入化境”,來形容戚曉春的演出,並且表示:“真希望能再聽一遍。”

如此精湛的琴藝,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戚曉春講起來卻是那樣的雲淡風輕:“當然我覺得學音樂要天分,我可能有那樣的天份。大家會說我樂感很好。”然而這位讓世人驚艷的音樂家,卻曾經有過一段放棄二胡的時光……。

從苦練到中輟的二胡之路

自小在繁華薈萃的上海長大,戚曉春卻有一種溫純沈靜的氣質,說起話來毫無世故之氣,只覺坦誠直率。在父親的期許與嚴格教導下,戚曉春六歲開始學拉二胡。1991年,戚曉春小小年紀,就榮獲歷史悠久、聲名遠播的“上海之春”國際二胡比賽表演獎。她謙虛的說:“那個時候讀中學,對於胡琴還很認真。”能夠在這個表演中勝出,可見她的琴藝超凡,成為一位二胡界的耀眼巨星,似乎已是指日可待。於是就在家人的殷殷期盼下,戚曉春進入了前身為“國立音樂院”的上海音樂學院就讀。豈知就在這樣的專業環境裏,她卻漸漸失去對胡琴的熱愛:

“我在念書的時候,中國已經改革開放。所以在我大學的時候,眼見整個社會道德都下滑。大家為了出名,那種爭呀、鬥啊,在背後傷害別人,勾心鬥角的事情很多。”

在一個失去禮法道統的社會,“奮鬥”不再有任何實質的意義,而是喪失真我與沈淪的開始。對一位自小只知追求音樂境界的孩子,驟然之間,必須面對險惡的同儕人心鬥爭、醜陋的權勢幹預藝術;眼見他們為了出名、爭取獨奏與演出的機會,阿諛奉承甚至為此出賣良知與靈魂者,所在多有。這些事情帶給戚曉春很大的打擊,消沈的她不願意再往胡琴演奏這條路上走:“反正我也沒有什麼追求,就選擇放棄,不想再有什麼提高,就是有點自暴自棄,也不想再練琴。”“那個時候想,反正不要出名,幹什麼都可以,只要能養活自己就行,對不對?那時候不認為音樂會帶給人家什麼,音樂能帶給我自己什麼。”

古來身負絕藝的二胡演奏家,多是洞察世情、命運多舛的孤傲清士。在紅塵濁流中,戚曉春悄悄放下苦練多年的胡琴之事,連父親也不知道。問起她怎能下這令人扼腕的決定,戚曉春幽幽地說:“應該說我不是個很樂觀的人,也不是個很自信的人,所以說碰到難題時我就會選擇放棄,不想再向上。”

盛名對她既如浮雲,放下更有何難。然而戚曉春如仙樂般的琴音,終究沒有埋沒在俗世間。她再度拾起二胡,也絕不是為了個人名利,而是為了一場襲卷中國的苦難,為了更崇高的使命。

胡琴高藝 展現神韻輝煌

1999年,中國共產黨伸出魔掌,對法輪功學員展開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戚曉春輾轉來到美國,在不同的城市居住過。而促使她再度拾起二胡,以音樂向世人傾訴她的千言萬語,正是為了這個原因:

“那時候因為共產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很厲害,大家就想透過自己的特長,來跟世人表現法輪大法的美好,並不是像中共邪黨說的那樣,好像大家都很不理智、很不清醒的迷信著什麼。”

為了用藝術的形式,展現人走向神的明凈光華、修煉的平和美好,進而看見人間的良善與純正,讓這種演出的能量改變世界,讓觀眾跟佛法、跟修煉結下一個善緣。她說:“就本著這樣一顆心吧,就把二胡拿出來,再拉琴。”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達到一般人難以企及的境界。

許多人在聆聽戚曉春的演奏時,都不禁淚流滿面,說那種穿透心靈的力量直是凡間所無。各種國籍的人士感激她能奏出如此美麗的琴音,散場後急著詢問,想要見上一面。還有人在細聽中感受莫大的能量,訝然看到自己原是與神立下誓約,飄然而臨的生命。

戚曉春說,樂音動人的原因,在於演奏家與聽眾同時保持心態上的純凈時,慈悲的神就會給予加持與祝福。因為我們是個修煉的人。我們在追求自己心性上的提高會比較嚴格,要求自己把不好的雜念去掉,要求自身的純凈。觀眾聽到落淚,其實是因為當我們純正、不帶有雜念的時候,神會加持曲子背後的內涵,會很豐富。他們聽到的是那些,並不是說我有那樣的力量,或是我的琴聲有那樣的力量。

曾經有人對戚曉春說,像她那樣的胡琴技藝中國大陸也有很多,但是不知為何,當她的長弓一發,就想忍不住掉眼淚。“其實,真正能打動人的並不是純熟的技術,技術大家都有,但是到了一定的層次以後,那真正能打動他們的,還是背後的內涵。那做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天獨厚了。因為我們在心上面的要求比較高。越寧靜、越純凈的時候,神就會展現她的力量。”

禮記樂記曰:“明於天地,然後能與禮樂。”又曰:“聖人作樂以應天,制禮以配地,禮樂明備,天地官矣。”是說聖人作樂以與天相應,制禮與地相應。禮樂詳明而完備,天地也就歸正而各得其職了。千年之前的古籍所載、難以置信的神話,今人竟可以在神韻藝術團的表演中得見,實是古今罕有的福氣了。

神賜音樂 改變一生的盛會

戚曉春不僅二胡演奏得好,她所創作的琴曲之高妙,也超越了前人。文革時受共產黨迫害而始終剛直不屈,從未被平反,於去年病逝於巴黎的林希翎女士,欣喜暮年多次得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點滴洗凈她一生的愁苦。她曾經這麼說:“作為一個二胡演奏者、欣賞者,我最推崇二胡演奏家戚曉春的《苦度》,那是我從未聽過的能穿透和感動人靈魂的二胡。……戚曉春演奏的《苦度》是超越古今的二胡曲目的極品。”

對於戚曉春而言,每一首曲子她都很喜歡:“寫曲子不是難事,在自己修煉狀態比較好的時候,神會助你吧,看你有這樣的想法:我要寫一個曲子,神就會給你。”

當記者問起對於每一場演出,最希望帶給觀眾什麼樣的體會時,戚曉春思索片刻後回答:“佛家說有緣吧,那就是結緣吧,希望他們透過我的琴聲,能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能認識事情的真相。當然希望更多的人來看神韻,因為神韻的節目中不僅僅是表現中國傳統的文化,她還有更深的內涵。只要你走進這個會場,放下自己的觀念,靜靜地坐在那兒看的時候,你的將來、你的人生都會有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