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道德升華緣歸大法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萬象紛紛 > 人生百態

聾啞少年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清荷

我的父母親居住於A城,我生活在B城。為了看望父母親,我每年要往返A城和B城好幾趟,但,都不曾坐過動車。因為動車要身份證購票,而我的身份證被610別有用心地做了手腳。為了避開蓋世太保610的耳目,我每次都乘大巴。

那兩個奇特的聾啞少年,就是在大巴車上見到的。

那是秋天,我告辭父母回B城。以往,客車一開,就一路直奔B城了。那日,客車啟程後卻駛進A市的一個車站,司機下車可能辦事。我們寥寥幾個乘客在車上坐等。天有些陰,車站的房屋灰撲撲的,很有秋天蕭索的況味兒。

一個少年走進車廂,打量了一下乘客,把什麼東西遞向他旁邊的一個男士。那個男士對他擺擺手。

他又向我走來,把那東西遞給我。是一個小本本,上面印著贊助之類的字。我以為是給希望工程捐款,就搖了搖頭。對政府的慈善機構捐款頗讓人反感,都捐進中共官員的腰包裏了。

少年仍然固執地伸著手。我再一瞧,原來是個殘疾證。我擡頭看少年,十五六歲的年齡,白晰英氣的臉,發型剪得講究得體,時尚的黑色夾克,腳上的旅遊鞋擦拭得幹幹凈凈,象一名藝術學校的學生。

我驚奇地問:“你不能說話?”

少年對我點點頭。他又遞給我一個小作業本,上面列了一排人名,人名後面寫著10元、20元。

我問:“這都是你今天要的?”

他又點點頭。我粗略合計了一下,約有兩三百元。

我脫口而出:“你要的錢已夠今天用了,再多要就是貪了。”

少年顯然聽見我的話, 一下抽回小本子,怒視著我打了個啞語。

我不懂啞語,我猜,肯定是罵我。我平靜地看著他。他轉身向車門疾走,下車時,他回過頭狠狠地盯了我一眼,好象對我有深仇大恨似的。

回到B城,想起少年仇視的眼神,我久久不能釋懷。萍水相逢,竟結了個惡緣。

記得朋友曾對我講述她親歷的一件事。

一個早晨,朋友拿著兩個包子經過一路口,大約離她幾十米遠處,一只狗悠閑的站著。那狗看見朋友,突然瘋狂犬吠,向朋友呼嘯而來,殺氣騰騰的氣勢,令朋友暗暗心驚。

朋友慌忙把包子扔給怒氣沖沖的狗,趁狗低頭吃食,趕緊脫身離開。

朋友說:“知道嗎,有一世,我殺了一個男子的妻子。那只狗就是那個男子轉生。”

人生果然沒有無緣無故的事情。

如此,那個聾啞少年,塵世輪回中,也許我欠過他什麼吧。當時我若給他一張真相幣多好啊。前生今世縱有萬丈怨仇,相告以保命之福音,會冰雪消融,春暖花開吧。

寒假來了,我準備去A城看望父母。

買好票上車。發現大巴不是奔A城而去,而是進了B城的一個車站,然後司機下車,我們乘客在車上坐等。

真是巧啊,我想。上次離開A城就是這樣。

更巧的是,也上來一少年,也是十五六歲的模樣,一張英氣的臉,講究得體的發型,時尚的夾克,氣質與先前的聾啞少年如出一轍。

他走到我座位旁,掏出一個小本本遞給我。一樣的殘疾證。

我輕輕問:“你需要錢?”他微微點頭。

“我可以給你一點。”

我從包裏拿出錢夾,取出兩張一元的真相幣。

一張錢印著,“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危難來時命能保”。另一張寫著,“小小真相幣,傳遞大信息,天滅中共在眼前,趕快退黨脫危險”。

少年接過錢,敏捷地揣進兜裏,啞語道謝後離去。

後來回父母家,再沒有碰到向我要錢的聾啞少年了。他們應看到了那錢上的福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