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萬古機緣 > 病祛身輕

病痛折磨欲輕生喜得大法獲新生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大陸大法弟子

我叫阿蓮,是一名農村婦女。1999年,我37歲。那年3月份的1天早上,被病痛折磨的非常痛苦的我下了狠心,決定拋下忠厚老實的丈夫、兩個可愛的兒子,離開人世。其實,想自殺的想法我已經有好幾次了,用“生不如死”這4個字來形容那時候的我,真的是再確切不過了。

在那時的前1年,我患的胃病、結腸炎、宮頸炎、風濕病、鼻炎等疾病一齊發作。我吃飯吃不下,沒胃口;睡眠不好,每天夜裏都要靠吃安眠藥才能入睡。安眠藥的藥量越吃越大,人整天無精打采,越來越消瘦。

我到醫院檢查身體,托關系問醫生,問的都是有名的醫生,或者是醫院的主任醫生。可是,我患的是什麼病,醫生都說不出個名堂來,只能起個名,說是“並發癥”。

看醫生不行,那就求“神”吧。南方農村的廟非常多,村村有廟,有的一個村裏就有好幾個廟。各種各樣的廟,各種各樣的“神”。有一次,婆婆挑了一大擔供品去祭拜一個什麼“路頭煞”,說這些供品是不能帶回來的,我看了心痛的直掉淚。

家裏為了我能好病,求遍了各村的廟,各路的“神”,都沒能治好我的病。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才知道,我以前求的那些所謂的“神”,其實並不是什麼真神,而是各種各樣的低靈。

眼看著自己的身體一天天垮下去,我每天只能以淚洗面。那時候,我的處境就是等死而已。看著我多方醫治無效,家族中親人們也有了為我準備後事的想法。

有一次,大兒子放學回家,看到我神情恍惚,趕緊扔掉書包,抱著我哭著說:“媽媽!媽媽!你不要胡思亂想,你不要想不開!你一定會好起來的!”看著懂事的兒子,我把他緊緊抱在懷裏,不禁淚如泉湧,母子倆好像正在作生離死別一般。這時大伯母正好過來看我,看到這情景,她也跟著哭了。

1999年3月份的一天早上,丈夫出去打工,兩個兒子也上學去了。看著為了給我治病而弄的一貧如洗的家,我開始發呆,漸漸的胡思亂想,我想我不能再拖累丈夫和孩子了。我下定了決心,走出家門。

來到村口一家農藥店,詢問店主有沒有賣老鼠藥?店主說有,我就向她買了1瓶。老鼠藥拿到手後,我怕1瓶老鼠藥的劑量不夠,吃了沒能順利死去,到時弄個半死不活更加難堪,我就又買了1瓶。

農藥店店主賣完老鼠藥,看我神情恍惚,心想不對,她趕緊去找我大伯哥的兒媳,對她說:“你嬸剛才到我店裏買了2瓶老鼠藥。你趕緊去看看,是怎麼回事。”

我買了老鼠藥回到家,心想這老鼠藥肯定很難吃,我得出去再買幾顆糖,兩個一起吃,這樣容易吃的下。我把老鼠藥藏起來,剛要走出門,大伯哥的兒媳帶著大伯、二伯和家族的許多人急匆匆走了進來。大家苦苦相勸,我才把老鼠藥交了出來。交出來後,我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心想我的命真是苦啊,想死都死不成了。大家一邊跟著我哭,一邊安慰我,說再想想辦法吧。

過了幾天,大伯哥的兒媳從鄰村找來一張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體會,說這張心得體會是一位老幹部寫的。他和太太退休後,生了一身的病,動用了全世界最先進的醫療設施,享受最高級別的醫療服務,都沒能醫好他們的病。學了法輪功之後,很快就無病一身輕了。

她把心得體會給了我,讓我看一看。我不相信,根本就不想看。我說:“問了那麼多醫生,求了那麼多‘神’,都沒能好病。學一個功,就能好病?我不信。”丈夫用乞求的口氣對我說:“你就看一看吧,或許是一個希望。你看你病成這樣,我每天都要外出打工,又擔心你一個人在家會一時想不開。”

其實早在1996年,法輪大法已經在我們當地洪傳,我們縣也有數千人在學,單是我們村裏就有幾10個人在修煉大法。

我找到同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2、3年的阿姨,談了自己遭受病魔折磨的苦楚,說到心酸處,邊說邊哭。我哭,阿姨也跟著哭。阿姨借給我一本《轉法輪》。

我捧著寶書回到家,馬上打開書看。真是神奇啊!一看書,我馬上精神起來了,師父講的法理像甘露一樣滋潤著我的心。第二天,我到了村裏的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神奇的是剛學靜功,我就跟著大家打坐了一個鐘頭。接著,我又到阿姨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真是師父推著我們飛一般的提高。才幾天的功夫,我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吃的下,睡的好,能煮飯、掃地、洗衣服……藥罐子也扔掉了!

我丈夫歡天喜地,逢人就說:“法輪功真是神奇啊!”大伯哥也說:“不用打針,不用吃藥,看書就好病,法輪功師父肯定是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