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揭惡揚善

視頻:「真善忍」國際美展(三)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真善忍」國際美展(三)邪惡鎮壓 天怒人怨(上)


三、 邪惡鎮壓 天怒人怨

《紅墻》 張昆侖

《紅墻》這幅作品溶進了作者九死一生的巨大痛苦,從巨難恐怖中擺脫心理陰影,最終獲得­精神上的崇高境界,走向真正偉大自由的靈魂。

作者張昆侖在中國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親身經歷了中共惡黨的各種殘酷迫害,也親眼見到­了中共鐵幕後是如何通過卑鄙和殘忍維系其統治的。這幅畫表現的是他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現狀的親身感受。"紅墻"是中共獨裁政權的象征,是用無數人的血肉壘成。

所以這幅畫中的紅表現了陰森可怕的血腥。高墻和上面的"鎮壓"二字給人壓迫感,但墻面­已經裂縫百出,地基也快要坍塌,象征這獨裁統治已經維持不了多久。

在這殘酷的鎮壓面前,大法弟子為堅持真理和救度世人,雖然遭受了巨大磨難甚至失去生命­,但他們的精神卻在全宇宙中永放光輝。作品場面雖小,但寓意雋詠,氣勢洪大,震撼心靈­,這除了藝術上的構圖技巧外,更來自作者對生活的深刻體驗。

《為什麼》 汪衛星

一對母子在大陸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拘留,畫家根據母親的回憶畫下了這幅作品。畫中小男孩­緊握欄桿,身上帶著血跡,浮腫的眼睛裏隱現著淚光。母親只露出被銬的雙腳,卻已顯示她­慘遭酷刑。孩子倔強的眼神中帶著委屈、憤怒和不解;幼小心靈顯然無法能理解與承受眼前­的事實。

《孤兒淚》 董錫強

迫害造成了無數法輪功學員家破人亡。畫中小女孩捧著父母的骨灰盒,哭幹了眼淚,滿腹辛­酸,不知何去何從。父親遺留下來的夾克包裹著她幼小身軀,顯得極不相襯,卻是今後唯一­能安撫她的慰藉。畫家在構圖上有意使人物背離畫面中心,暗示小女孩被社會邊緣化,她的­前方空間局促,也表現出她無路可去的困境。

《活摘器官》或《蘇家屯的罪惡》董錫強

有大量證據顯示,在中共不摘手段的鎮壓法輪功的政策下,中國醫師和軍警法系統長期以來­秘密進行著恐怖的合作: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以謀暴利。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司稱之­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畫面上被活話摘取器官的大法弟子在痛苦中緊握雙拳,卻沒­有去反擊醫師或員警。

畫面右邊的真實的故事,來自於一位執刀醫師太太的證詞:良知尚存的醫生看到一張紙片從­掙紮的法輪功學員口袋裏掉落,上面寫著'祝媽媽生日快樂'。這時他猛然意識到自己在犯­罪,強烈良心的譴責使他無法繼續工作。估計有成千上萬失蹤的法輪功學員已經成為這項罪­行的犧牲者。

《蒙難在中原》李園

在中共的邪惡鎮壓中,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對畫家李園觸動很大,因此他創作了這幅作品。畫中的修煉人,—美麗的妻子與年輕有為的丈夫,他們的生命是美好的,享有的生活也應該是美好的,但是邪惡的鎮壓卻摧毀了這一切!

畫中悲痛的女子坐在的死去丈夫前面,形成了一個簡潔、莊重的“十”字構圖,象征著永恒,也令人聯想到當年耶穌為人承受痛苦的崇高。死者膚色泛著青紫,和妻子 血色的皮膚成為對比,傷痕和血跡顯示出他死前受到的折磨,而撕碎的洗腦書可以知道他是因為拒絕放棄修煉而被迫害至死。蒙住雙眼的布條則象征著集權的紅色恐 怖。畫家將背景處理的陰沈而壓抑,並使光線集中在人物身上;突顯了“迫害”這一主題,也展現了修煉者的光明、聖潔。

畫面中央女主角雙臂緊抱胸前,透露出一種堅毅和決心,顯示她在悲傷中還是保持了理性思考,知道應該超越失去親人的傷痛,以正念堅定自己修煉的路。

(附註)“洗腦”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行精神控制和迫害的特別手段。迫害中,洗腦班遍布全國。洗腦班長期監管控制、剝奪人身自由、剝奪家屬探視權、強制思想灌輸,並以捆綁、毆打、電擊等方式進行肉體折磨,威脅不轉化就終生監禁。

《流離失所》李園

許多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為了避免被迫害,和連累家人,不得不放棄穩定的工作和舒適的生活而離家出走。他們經常居無定所,饑寒交迫,甚至一無所有,唯一不能放 棄的是對真善忍的堅持。畫面中的女孩子暫時安身於茅屋中,啃了半個饅頭,由於身體疲憊而睡著了,但是手中還是緊緊抓著指導修煉的《轉法輪》。睡夢中天使來到她身邊,演奏美好的仙樂給予鼓勵。

女孩身處逆境,卻沒有卑微可憐的感覺,因為她心中有佛法,有真理,才能沒有恐懼,才有神的照看。

《抄家》姚重琪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是江氏集團對付法輪功的陰狠手段。在鎮壓中,惡警不只經常監控、騷擾法輪功學員、甚至闖入學員的住所進行綁架、抄家。這幅作品描寫的正是惡警抄家的情景。

《打毒針》陳肖平

為了配合它抹黑法輪功的謊言,中共將大批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關到精神病院中,實施藥物迫害。

畫中年輕的女孩被強行施打不明藥物。畫家用微縐的眉頭,表達大法弟子的一種慈悲的承受,她是用善來對待這個邪惡的。盡管受到折磨和殘害,她沒有仇恨,心中有《真善忍》的指引,使她早已在另一個境界中。黑暗中,她還是向往著光明和美好。一束光線籠罩著她,裏面有兩個小嬰孩,其中一個捧著一個皇冠,表達神對她的贊美。

《無家可歸》沈大慈

小女孩放學回家,發現修煉法輪功的父母被抓走了,家被查封了。門上貼著“610”辦公室的查封條;孩子有家歸不得。(註:“610”是江xx設置的專門鎮壓法輪功的機構)。

《我的兒子》董錫強

“白發人送黑發人”對重視香火傳承的中國人而言,是最令人痛心、絕望的悲劇。畫家以精密寫實的特寫鏡頭,來為畫中老婦人控訴冤屈。

法輪功學員在獄中或勞教所中經常遭到酷刑淩虐,往往到生命垂危了,勞教所為了怕負責任才以‘保外就醫’的名義,讓家屬將學員領回。而有些被迫害至死的甚至直接火化,以湮滅證據。畫中老婦人收到保外就醫的通知,領回的卻是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兒子。

從老人的年紀看來,她早已經歷了多次政治運動,看盡了人世浮沈、悲歡離合。然而在生命的晚期,共產黨也沒有放過她僅有的希望,奪走了她的孩子。畫家著重刻畫著她滿布歲月刻痕的面孔,和那雙絕望、悲憤的眼神;與之對照的是她懷中清秀斯文卻沒有了呼吸的年輕臉龐,使整個畫面達到極為強烈的悲劇性和震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