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宇宙奧秘 > 生命探索

宋代清廉名臣的前世今生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南宋王十朋(公元1112—1171年)字龜齡,號梅溪,是南宋很有才氣的詩人,同時他又是一位高風亮節的名臣,一生為國為民,剛直不阿,受人贊仰,有“真禦史”稱號。《四庫全書總目》評價說:“十朋立朝剛直,為當代偉人。”他出身溫州樂清梅溪村的農家,一生清廉,雖然被宋高宗親擢為狀元,官至龍圖閣學士,然而兩袖清風,未曾為自己、為家人圖謀一絲一毫名與利。

王十朋說自己敬仰範仲淹,“私心竊慕範文正,後天下樂先其憂”(《梅溪集》)。範仲淹是北宋名臣,他的《嶽陽樓記》深鐫“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精神,留下一生光風霽月的史篇。敬仰範仲淹的王十朋一生“後天下樂先其憂”,劍及履及。

《宋史》記載,王十朋自幼聰穎慧悟,記憶力強,頃刻就能寫出數千言來。他的名氣在家鄉廣傳,在梅溪開館授徒,學生來了幾百人。入了太學,師長都對他的文章刮目相看。

南宋紹興二十七年(公元1157年),王十朋和諸生對策庭中,建議朝政,一日數萬言,被宋高宗親自拔擢為狀元。《梅溪集劉珙序》記述,皇上(宋高宗)登極之初即召王十朋為侍禦史,采納他的建言。惟王十朋力主北伐抗金恢復社稷領土,與當朝主和派不同流,為此他不惜辭官歸裏。

離開廟堂,王十朋又被啟用做地方的長官。他愛民如己、重視農田水利的經濟建設。他從泉州任滿離任時,人民非常不舍,痛哭流涕“思之如父母”,還為他建立生祠——梅溪祠;而他除了兩袖清風之外什麼也沒有帶走。

王十朋乃和尚托生

《浙江通志卷二百一》記載一段樂清的明慶院僧人宗覺處嚴,乃是王十朋的前世:

“王十朋將產,其母夢嚴來惠以金環,夢覺而嚴適坐化,遂產十朋。紹興間十朋道經石橋寺,寺僧先夢迎嚴和尚,詰旦而十朋至,故其詩雲人喚我為嚴首座,前身曾寫石橋碑。”

王十朋的母親夢“嚴”送金環。後來,嚴剛剛坐化時,王十朋就生下來了。記載中的“嚴”就是溫州樂清明慶院僧人宗覺處嚴,擅長文章和翰墨,守戒甚嚴。處嚴和尚和王十朋也有親緣,是他祖母賈氏的兄長。

王十朋一篇《記人說前生事》(《梅溪前集卷十九》)也留下前身托生轉世的因緣記事,在他小時候,家鄉的和尚見到他就說他是嚴伯威(處嚴和尚,字阇黎,人敬稱“嚴首座”)轉生的,但是,當時他本人並不以為真。他問了自己很親近的表叔,也是一個和尚,到底是怎麼回事?

表叔的師父就是嚴伯威。表叔告訴他,他和“嚴首座”長得很像,“我師父眉毛又黑又密,微微下垂,深深的眼窩藏著炯炯有神的雙眼。他聰明過人,早在童年就能誦讀上千字的文章,而且很喜歡作詩。也因為你的長相和趣好很像我師父,所以說你是他的後身呀。”

但是當時王十朋還是抱持懷疑的態度,並未當真。

夢裏夢外解輪回

在抱疑之下,後來紹興年間某一天,他自己作夢回到了自己的前生,仿佛身臨其境。

在夢裏,王十朋來到一個地方,前方煙霞處有一座石橋,感覺橋隔著仙、凡兩界。有很多僧人在橋邊遊走,但是都沒能登石橋。

後來,王十朋經過了石橋寺,還沒看到石橋,他就感覺自己來過這裏,一看到石橋,端然和夢裏一模一樣。僧人喚他“嚴首坐”,因為前一晚夢見了迎接處嚴和尚歸來,結果翌日,王十朋就到了。這就是《浙江通志》的記事:“紹興間十朋道經石橋寺,寺僧先夢迎嚴和尚,詰旦而十朋至”。庵僧告訴王十朋說,天臺石橋碑就是他前生寫的。

此時,王十朋才相信自己確實是處嚴轉世再來,因此,他就寫了《石橋記》詩二首,紀念此事:

路隔仙凡意可通,石橋容我踏長虹。橋旁方廣人遊久,不在登臨杖屨中。
(《題石橋二絕 其一》)

石橋未到已先知,入眼端如入夢時;僧喚我為嚴首座,前身曾寫此橋碑。
(《題石橋二絕 其二》)

王十朋有詩:“高談窮古今,滿坐風生秋;令我名利心,一聽渾欲休”(《寄僧覺無象》)表達他聽聞佛理後不求名利的感悟。宋代高風清廉名臣王十朋的一生中,見證了前世今生輪回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