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迫害真相

一對患難夫妻的真愛故事(圖)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自妻子鳳傑因信仰“真善忍”進了冤獄,丈夫李剛落筆就尊稱她為“夫人”;千禧年大年三十晚,李剛帶著一雙兒女到看守所包餃子,與妻子共度中國新年;妻子鐵窗內度過十五個春秋,李剛帶著兒女等了她十五年,給她寫了不少詩......

雙鴨山下的恩愛夫妻

在中國東北黑龍江省有一個煤城雙鴨山,處於完達山北麓,城外丘陵連綿,城裡地勢起伏,平房和樓房錯落排布,李剛、孫鳳傑一家就生活在這裏。  

妻子孫鳳傑善良、吃苦耐勞,在三馬路貿易市場做布匹生意,進貨、賣貨;她性格爽朗,樂於助人,在外有個好人緣,在家勤儉持家,幹啥像啥,孝敬父母,對丈夫李剛知疼知熱。倆人一兒一女,女兒欣欣隨母姓,兒子華麟隨父姓,家庭美滿幸福。

本文主人公孫鳳傑女士。


李剛是滿族人,老祖宗弓馬馳騁不會了,但是李剛愛讀書,甚麼蘇武牧羊、範仲淹賢相、許大年行善得福報,古代聖賢知道不少,一輩子就認個“理”字,耿直。李剛愛好文藝,寫點詩歌,吹吹笛子,頗有生活情趣。

李剛對妻子唯一一點不滿意就是鳳傑脾氣急,正掃地呢,孩子犯了錯誤,拿起掃把就打,誰說都改不了。最後這唯一的缺點,是怎麼改的呢?  

1996年5月,孫鳳傑開始修煉法輪功,沒多久就改掉了急脾氣,對李剛和孩子總是笑瞇瞇的,教育孩子講道理。李剛這回給鳳傑打滿分:嗯,夠賢妻良母標準。  

因為鳳傑不坐班,加上熱心腸能張羅事,大家就推舉她當雙鴨山法輪功輔導站站長,這個站長沒人給開工資,更沒什麼權利,就是來了新學員,教教人家煉功動作、誰缺啥義務服務一下。

法輪功學員都幹什麼?李剛都知道:早上去益壽山公園煉功,晚上大家在一起讀法輪功經書《轉法輪》等,節假日弘法。該上班上班,該過日子過日子,大家都按“真、善、忍”約束自己,不做壞事做好事。自打煉功後,家樓前的雪,都是孫鳳傑掃。  

李剛不愛占便宜,身在供應處,裝修房子連釘子都是自己買,以往孫鳳傑就數落他不會占便宜。煉法輪功後,鳳傑變了,即使家裏有單位東西,她都會讓李剛送回去,境界不一樣了。 李剛對大法師父是由衷地敬佩,對大法“真、善、忍”法理發自內心地認可。

一家鐵窗內包餃子過年  

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鳳傑經歷了非法抄家、酷刑、四次抓捕、一次勞教、判刑13年,在牢獄中度過15年。 不修煉的丈夫李剛一直對她不離不棄,共度難關。

李剛家原來做布匹生意,有幾十萬的固定資產,在尖山區平行路十九委住的幾百戶人家,李剛家第一個安電話。迫害後,布店關了。去監獄探視兩頭跑的李剛,只有幾百元的退休工資,李剛吸煙,買最便宜的,2元一包。有時為省2元的公交車費,走挺遠的路。去哈爾濱十小時,多數是坐硬板,41塊錢,來回82元。一個燒餅、一碗面條就是李剛一頓飯。
  
2000年中國新年是步入21世紀的第一個新年,那一年鞭炮簡直放爆了。三十晚上,孫鳳傑被關在看守所,鐵門一陣響,原來李剛領著十三歲的女兒、八歲的兒子來了。全家在看守所過了一個“團圓年”。李剛在家剁好了餡子、和好了面,和孫鳳傑一起在鐵窗內包餃子。 孫鳳傑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護妻女 李剛被抓

2001年孫鳳傑回家,為了生活,她和李剛開了一個小食雜店,經營蔬菜水果日雜,兩口子上貨精挑細選、公平交易,不摻假,不缺秤,生意很快風聲水起,有人趕一段路也來這裏買貨。孩子放學也來幫忙,一家人勤勤懇懇,日子似乎安定下來了。
  
但是,附近富安派出所政委李世文、片警朱衛東,有事沒事就來騷擾孫鳳傑。2001年12月28日,一家人正忙裏忙外。好幾輛車、十多個警察把食雜店圍上了,雙鴨山“610”、國保大隊的李洪波、李森都來了。

李剛問:憑什麼上我家來?有人拿出一張紙,女兒欣欣平時是個文靜孩子,這會兒一把扯過來撕了。他們叫著要抓孩子,李剛一步擋住:“抓我吧” 。
  
李世文把孫鳳傑雙手扭到背後,壓她低頭。李剛沖上去一狠拳,和他扭打在一起。別的警察站著看熱鬧,李世文就罵他們不幫忙。警察才蜂擁把李剛、孫鳳傑扭住拖上車,李剛一邊掙紮一邊喊:法輪大法就是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在兒女的哭喊聲中,夫妻兩人被抓走了。孫鳳傑絕食絕水九天,生命垂危,被擔架擡回家。身體恢復一點,她就天天到公安局要丈夫。2002年的第一個月,李剛是在看守所過的,天天吃硬窩頭。

“咱這個家散不了”

2002年12月7日,孫鳳傑因為在大街上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重判13年,送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拿到判決書時,鳳傑對丈夫說:李剛,咱們分開吧,現在跟我在一起太遭罪了。李剛對她說:我等你,我領著孩子等你,咱這個家散不了!

每到八月十五、中國新年,李剛點上燈,點上蠟燭,有餃子、有菜,擺上四雙碗碟和筷子:這是鳳傑的;這是欣欣的;這是華麟的。從三十一直擺到大年初一,他要為鳳傑,為兒子、為女兒守住這個家。
 
李剛給妻子信裡寫過不少詩,其中一首寫道:

十載夫妻難,恩愛道義不可丟,歲月明月照,百腸千回轉春秋。  

自從鳳傑進了監獄,李剛落筆就稱鳳傑“夫人”,信和日記都一樣,丈夫是天,這夫人也是天了呢。口語呢,就是老伴,人都說老來伴老來伴,可李剛和老伴鳳傑進五十、奔六十卻隔著高墻電網、隔了數百裏。  

布衣丈夫告前中共黨魁

在中共監獄,法輪功學員受酷刑是家常便飯。2005年11月、12月孫鳳傑兩次被吊銬,一次四天四夜;一次十四天,她昏過去兩次。在黑龍江女子監獄三年,鳳傑經歷了集訓監區、第二監區,十一監區,一波又一波的酷刑轉化“攻堅戰”,但她始終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

2004年,李剛向雙鴨山檢察院控告李森、李洪波、代長鵬、王維國等警察執法犯法,對孫鳳傑實施酷刑。李剛說:我老伴孫鳳傑在家是賢妻良母,在社會上是個好人,她修“真、善、忍”有什麼錯?

2003年,孫鳳傑就曾對當時的中共黨魁、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提出的控告。到了2015年,李剛看到大街上貼著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告示。李剛找出13年前妻子的控告書,補充事實,鄭重簽上自己的名字:孫鳳傑丈夫、法定代理人李剛。2015年7月30日,他將控告書郵寄中國最高檢察院。

梅花頌

李剛2004年寫過一首《梅花頌》,開篇兩句是:“百花園中梅芬芳 一身正氣迎春光。”

11年後, 2015年12月5日,一場漫天大雪席捲龍江大地,雙鴨山“610”車沒等上道,封路了。12月6日是孫鳳傑冤獄期滿的日子,那天,地凈天遠,孫鳳傑一步一步走出了黑龍江女子監獄灰色的院子。

把門的警察問:叫什麼名字?“孫鳳傑”。“什麼罪” ?“沒罪,煉法輪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