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风雨沧桑 > 迫害真相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5):航天功臣被冤判七年半 老伴含冤离世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那时在天津市南开区华宁北里的一幢居民楼的窗前,人们常常会看见一位瘦弱的老人伫立在那里,目光呆滞但执着的望着远方,仿佛在等待着家人的归来。人们无法想象这位老人曾经是一位才思敏捷的高级知识份子,曾经拥有健康的身体和幸福的家庭。

这位老人就是飞航导弹专家刘元杰女士。刘元杰的老伴熊辉丰先生,航天专家,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八月被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劫持到天津滨海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刘元杰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凄然离世,临终前也没能见到被非法关押的老伴。

现年八十二岁的熊辉丰老人每每看到到监狱探视的女儿,老泪纵横。二零一八年春,从滨海监狱传出消息,熊老先生在南开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牙齿全部坏掉,早已无法正常饮食,每天只能吃泡水的饼干,身体非常消瘦,很难起床活动。

熊辉丰、刘元杰夫妇

熊辉丰、刘元杰夫妇



熊辉丰,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中国宇航学会的理事,是享受国家特殊津贴的专家。因航天科学研究工作的杰出成就,熊辉丰获得一九八五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一九九三年度“光华科技基金奖”二等奖,以及若干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荣,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极高声誉。老人还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至少资助了二十二个贫困地区的孩子完成学业。

熊辉丰老人获得的嘉奖证书

熊辉丰老人获得的嘉奖证书



老伴刘元杰是航天部8358研究所飞航导弹专家,曾为中国的飞航导弹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多次获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荣,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很高的声誉。

惊叹真正的科学

熊辉丰先生,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专业主修激光雷达。中国航天事业发展的初始阶段,熊辉丰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航天科学研究当中,可以说熊老毕生的精力都贡献给了航天事业。老伴刘元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曾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连跳两级并被学校保送至北京理工大学读书,一九六零年大学毕业,退休前是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常年废寝忘食的科研工作渐渐损害了他们的健康,一些慢性病也上了身。

一九九五年底一次出差在外地,熊辉丰先生偶然得到了一本书《转法轮》。那时正是法轮大法在中国大地弘传的年代,公园里广场上处处可以见到炼功的人群。身为一名科技工作者,熊辉丰深深地被《转法轮》中的法理所震撼、折服,他感叹道:“这才是真正的科学。”他兴奋地告诉全家:“我要修炼法轮功了。”

熊辉丰修炼法轮功后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更加尽心尽力,处处做表率。全所上下提到他时都是竖起大拇指称赞。那时,在8358研究所八百人左右的员工中高学历占绝大多数,有近十分之一的人公开修炼法轮功。修炼法轮功后,人们身体健康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融洽了,思维上也开阔了许多,这使得一些科研项目开展的更加顺畅了。

刘元杰也开始阅读法轮功的书籍。作为一名高级知识份子,她是有自己独立见解的,从不盲从于任何人、任何学派的学说观点,但是也从不封闭固守自己的认识。经过认真的阅读思考,她被李洪志先生的慈悲、被法轮大法的高深法理所打动,打心眼里认同以“真善忍”为修炼标准的高德大法,并开始了自己佛法修炼之路。

当时刘元杰女士患有多种疾病,最为严重的是心脏病,身边常备有“速效救心丸”之类的药物,心动过速时可达每分钟二百次。由于多年的心脏病,她常常有气无力的,不敢过分劳累,不能承担任何体力劳动,甚至周围嘈杂的噪音都会让她心率加快。家里洗衣做饭的家务活都得丈夫和孩子们做。刘女士常常唉声叹气,觉得自己是家人的累赘。

可是就在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久,她的心脏病就不知不觉的全好了。她不需要服用任何药物了,心脏越来越强壮了。刘女士不但承担了全部的家务活,积极参与炼功洪法的活动,甚至她可以徒步行十公里去一个大型的公园。从那矫健的步伐完全看不出她之前是一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

修炼法轮功给她带来的另一大变化就是她的眼睛,她曾经佩戴四百度的近视眼镜,离开了眼镜看不清任何东西。也是在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她发现戴着眼镜看不清楚书本上的字了,而摘掉眼镜后反而看得清清楚楚。从那时开始,刘元杰女士就再也不用戴眼镜了。修炼法轮功给她身体带来的神奇变化,街坊邻居都亲眼见证。

二十五封感谢信

熊辉丰老人不仅在工作上家庭中时时事事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而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善念更是对推动社会向正向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十五封感谢信

二十五封感谢信



熊辉丰被非法拘禁后,家人在收拾熊老书柜时发现了二十五封来自河南省、湖北省受助学生、家长、希望小学校方及上级机关的信件,还有二十多份《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颁发的捐赠卡。从上述资料中得知,自一九九五年开始,熊老开始向《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款,资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完成本应接受国家义务教育的小学学业。

由于熊老之前从未向任何人提及此事,甚至有的信件都未曾开封过,所以熊老捐助善款的实际金额及此种善行持续时间,我们不得而知。根据这仅存的二十五封来信统计,两省至少有二十二个孩子受到过熊老的资助。从河南省固始县段集乡教育管理站的来信中看到,该乡就有十三个孩子曾经受助于熊辉丰先生。

从孩子们用那稚嫩质朴的语言向熊伯伯汇报学习成绩,以及家长充满感激之情的祝福“好人一生平安”中,我们感受到的是来自普通民众对熊辉丰先生这位法轮功修炼者善念善行的感恩之情。

遭劳教等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修真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熊辉丰虽为高级知识份子,为航天事业做出过卓越的贡献,在这场铺天盖地的迫害中也未能幸免于难。熊老多次被南开分局、王顶堤派出所、华宁北里居委会人员的骚扰、非法抄家、拘捕。天津公安南开分局及王顶堤派出所多次对该夫妇进行迫害。

二零零零年熊辉丰先生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刘元杰女士被劫持到所谓的“学习班”强制洗脑迫害。

被非法劳教期间,王顶堤派出所警察还不断的上门骚扰他的家人,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同年,王顶堤派出所警察又将他的老伴、儿子绑架到洗脑班,逼迫二人放弃修炼。老伴刘元杰女士因受到过度惊吓而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警察才不得不把刘元杰女士送回家,而熊老的儿子则被关进洗脑班一个月。

尹怀勤,时任8358研究所党委书记、天津市反××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追随中共迫害好人。在熊老劳教期间,研究所只发给少量的生活费,政府特殊津贴从此停发,正常的按级别涨工资被取消,以至于熊先生的退休金比同等级别人员少了一千元左右。8358研究所所长在二零一四年九月九日熊辉丰被非法批捕后,就停发了熊老的全部退休金。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夕,南开分局王顶堤派出所警察以及华宁北里居委会人员又上门非法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法轮功书籍及真相资料等大量私人物品并将熊先生及老伴绑架至派出所。熊老以慈悲之心一直给警察讲法轮功的真相,希望他们不要助纣为虐,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出路。当天夜间他们才把两个老人放出来。

入室绑架、老伴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天津市公安局南开分局、王顶堤派出所及华宁北里居委会一群人将熊老家围住,他们先让一个便衣以熟人的口吻叫门,熊辉丰老人开门后,一帮身着便装的警察就一拥而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将熊辉丰老人绑架至南开区看守所。

余下的部份警察留在熊先生家翻箱倒柜,抢走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移动硬盘、现金等大量私人物品,但是不给家属出示物品清单。第三天下午才送来抄走的物品清单让家属签字,然后又把清单拿走了。警察究竟抄走了多少私人物品,家属根本无法确认。

看到熊老再次被警察绑架,邻居们唉声叹气道:“这帮人就像土匪一样,放着贪官污吏流氓恶棍不管,这么好的人却没完没了的跟人家过不去。”“不就是炼了法轮功吗?”“唉,这都第三次了,……这帮人真缺德。”街坊邻里都为他抱不平。

九月九日,南开分局非法批捕了熊辉丰老人,同年十月二十一日,南开检察院向南开法院提起公诉,再次对老人下狠手。

一次次的无端被迫害,一次次恶警的恐吓威胁,伤害了刘元杰女士的身心。她无法理解修炼“真善忍”做个好人错在哪里,她无法理解公安警察本应惩恶扬善为何要把好人关起来迫害,她极度担心自己年近八旬的丈夫的安危。刘女士的身体日渐消瘦,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常常魂不守舍的站在窗前,一夜夜的无法入睡。她时常惊恐万状的对儿女说:“外面警察又来了,他们又要把你爸爸抓走了。”

每天深夜,刘女士的儿子都要等母亲熟睡了才能去休息,为了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刘女士的女儿很久不能出去工作了。看到全家人被邪党迫害到这种程度,那些了解她家情况的善良的邻居们无比愤慨,只能默默的帮助刘女士家人度过难关。

刘元杰女士最终没能等到熊辉丰先生回家的那一天,二零一五年新年刚过,就于三月三日含冤离世。

三月四日,熊老的家人来到南开分局看守所,要求见熊老,并申请熊老回家见老伴最后一面。看守所的警察说,你们自己去派出所要求,必须局长签字,必须警察出警,才可以放人回家一趟。家人急忙又去了王顶堤派出所,向派出所讲明情况并说出了看守所的要求。派出所警察以人已经关进看守所就不归派出所管了,将家人挡了出去。

熊老家人无奈,又去了南开法院,法院人员称管不了。就这样,熊老家人在看守所、派出所、法院之间跑了整整一天,最后也没能让熊老回家见老伴最后一面。在亲属们的帮助下,熊老的儿子女儿只得先把母亲遗体火化了。

非法判刑七年半

非法关押一年时间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南开法院非法庭审了熊辉丰。法庭上,熊辉丰义正词严地为自己辩护“没有任何一个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认为自己的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并给庭上所有的人员讲述法轮功的真相。

熊辉丰的辩护律师为熊老做了无罪辩护。该律师指出:“该案侦查取证违法,事实不清。同时认为法轮功是一种宗教,没有对社会造成任何危害,该案适用法律(刑法三百条)错误,故应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

熊辉丰自我辩护和律师的无罪辩护,使得南开区检察院公诉人铁石和南开区法院法官戴舒燕无言以对,非法庭审不了了之。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南开法院对熊辉丰第二次庭审,但仅在开庭前一天才通知律师,致使律师联系不到家属,开庭时熊辉丰的家人都没有到场,庭审十几分钟就匆匆收场了。两周后熊辉丰收到送交他本人的判决书,冤判其七年半重刑。熊辉丰当即提交了上诉书。

直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熊老的家人在与律师电话沟通中才得知此消息,而且始终没有收到来自南开法院的判决书。十二月二十八日,熊老的家属去了南开法院,找到相关人员索要判决书却被无理拒绝,并声称“象你们这样的案子就可以不给判决书”。在家属一再坚持下,法院才把判决书给了熊老家属。

熊辉丰家人为熊辉丰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二审辩护。该律师多次到南开区看守所看望熊老,与熊老交谈后感叹:与这样德高望重的老人交流真是一种享受。随后就为熊老起草了二审辩护词。律师在辩护词中讲:“现有法律和司法解释对邪教的规定与惩罚违背了宪法对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的保障,多年来的过度适用已将之沦落为理当废止的恶法。”“熊辉丰与人为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他不但没有危害社会、破坏法律实施的主观意图,更没有实施过危害社会、破坏法律的行为。”

律师指出:“熊辉丰现已七十八岁,可能是中国大陆境内最大年龄的法轮功在押被告人,重判七年半,不知经办此案的检察官和法官会不会因此而青史留名。”

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在不开庭审理、不通知律师家属的情况下,下达刑事裁定书,驳回法轮功学员熊辉丰先生的上诉,维持冤判。在二十天后才将二审裁定书邮寄给熊辉丰的家人,而此时熊辉丰先生的辩护律师仍不知情。同时熊辉丰的家人还收到了天津市南开法院三月二十八日的通知,称熊辉丰已被送往监狱迫害。

已是耄耋之年的熊辉丰老人,即使遭受诬陷,身卧牢笼,依然信念笃定,秉持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他在狱中曾说:我身上是清白的,干净的,透明的,任何污水都沾不上。他不接受对他的非法冤判,坚持申诉,二零一六年在狱中还向天津高等法院递交申诉信,并表示将继续上诉。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律师陪同熊辉丰的家属去天津市监狱管理局,办理相关手续要求释放熊老先生回家。因是司法日当天,狱政科的人都去参加电话会议。律师和熊辉丰的家属只得到信访办反映情况,递交材料。接待的是梁姓工作人员。律师介绍了熊辉丰以往的经历与现实的情况,指出把无罪之人非法关押并转化思想是邪恶专制的一套表现,接着律师又从历史的层面与政治的层面讲述了法轮功受迫害完全是江泽民、周永康出于个人邪恶心理实施迫害。对方表示准备向有关部门转达。但长期无果。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是在中共几十年的残暴统治下,败坏了社会风气,沦丧了人的道德。熊辉丰夫妇作为航天专家、国家的功臣,只是为了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在社会家庭中做个好人,却以他们年近八旬的高龄,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他们的遭遇是中共人性泯灭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