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见仁见智 > 深思明鉴

《华邮》:美德州大学对中共渗透说不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近日,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宣布,它将不会接受帮助传播中国政府在海外宣传的香港基金会的资助。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作为渗透和干涉美国机构广泛努力的一部分,中共一直试图通过与其有紧密联系的前线组织(front organizations)提供资金,以此左右美国大学校园内的讨论议题,扼杀(对中共的)批评,并试图对校园内的学术活动施加其影响力。

最近,中共对美国机构的广泛渗透却开始引起了来自美国学术界及立法者的有力抵制。在过去六个月中,这场新生的校园战争就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丁分校(UT at Austin)激烈展开了。经过长时间的内部讨论、高层调查,以及德州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的直接干预和劝阻,上周,德克萨斯大学拒绝了一笔来自中美交流基金会(CUSEF)的资金。中美交流基金会总部设在香港,其领导人董建华与中共负责掌管海外渗透的分支机构有密切的联系。

去年8月,德克萨斯大学LBJ公共事务学院“中国公共政策中心”正式成立,这也同时导致了这场争论的爆发。该中心执行主任费尔斯坦(David Firestein)提议由CUSEF基金会成为中心的主要出资者。费尔斯坦曾经是外交官员,此前与这个基金会合作过。

德克萨斯大学多名教授和大学官员均对费尔斯坦的建议持保留态度,并对CUSEF、董建华和中共之间的关系表示担心,大学校长芬维斯(Gregory Fenves)于是发起了调查。芬维斯会见了情报官员和专家,评估接受CUSEF资金对学校学术诚信、学术研究及成果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和风险。

在芬维斯发起调查的过程中,费尔斯坦在11月主持了一个完全由CUSEF赞助的活动,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长则是这次活动的主要嘉宾。随后,媒体多次报导指出,董建华是中共政协副主席,而中共政协和统战部联手合作,正是中共在海外渗透活动的幕后参与者。

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中国研究员前情报分析师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共产党的统战活动的目的,用毛泽东的词汇来形容,就是动员党的友人打击党的敌人。这些活动不应出现在美国的大学校园里。”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领导的中美交流基金会,渗透美国的企图十分明显:藉资助著名学府和智库等机构,左右美国的政策和舆论,所资助的学术机构都是政治人才摇篮,毕业生多数会进入美国政府工作,包括中情局和军方。美国国会的记录显示,基金会每年聘用3至4家公司在国会进行游说工作,议题大多涉及中美关系。截至去年底的5年内,基金会共花费2,240万港元做政治游说。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高等国际关系学院、华府知名智库布鲁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等都接受过董建华基金会的资助。在德克萨斯大学成为其下一个目标之前,克鲁兹出面干预了。1月2日,他在一封信中警告校长芬维斯,接受CUSEF基金会的钱可以让中共在校园散播政治宣传,有损大学公信力。克鲁兹指出,该基金会和统一战线是共产党的“内部威权主义”的“外在面具”,如果让它们的触角延伸到德州的大学教育体系,这可能会导致“过度的外国影响和滥用”。

上周五,芬维斯告诉克鲁兹,德克萨斯大学不会接受CUSEF为其中国中心提供的任何资金。芬维斯写道,在参议员克鲁兹提出警告之前,该大学已经决定拒绝“项目性资助”。在收到华邮的询问后,大学决定全面禁止来自CUSEF的所有资助。

芬维斯表示,他认同克鲁兹的忧虑,接受CUSEF的资金“可能会造成潜在的利益冲突,限制学术自由和思想交流”。克鲁兹的助手称赞芬维斯的决定维护了德克萨斯大学的信誉。

中共一直试图利用金钱渗透西方高等学府,而中共的“渗透”也开始越来越受到自由社会的抵制。德克萨斯大学的决定将会对这二方面的未来走向产生很大的影响。

马蒂斯说:“这是大学拒收资金的首例,因为资金与中共的统战组织有关。”他补充说,大学的审议和知情过程应该成为其它机构的榜样。

大学在对付中共渗透方面仍然面临广泛的挑战。中共在世界各地赞助孔子学院,经常被指控干涉有关中国的教育活动。越来越多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在反对中共灌输的言论时,会遭到中共政府的压制,甚至有些学生则会挑战批评中共政策的教授。

由于学术界、政府官员、立法者和记者的不断努力,中共海外渗透的面纱正在被揭开。然而,这场揭露并反制中共对自由社会渗透和干涉的更大斗争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