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道德升华缘归大法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万古机缘 > 佛光普照

幸福的回忆——忆李洪志大师台湾讲法(图)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11月26日上午,台湾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约6,300人,在中正纪念堂前集体炼功。


一张泛黄照片,场景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台上讲法的照片,这是1997年11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台北三兴国小讲法的照片,这张照片是很多台湾法轮功学员幸福的回忆,当时坐在底下听法的台湾法轮功学员刘皇影,讲起当年李洪志大师到台湾讲法的点滴,尽管很多细节印象模糊了,但刘皇影的语气依然激动,直说:“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回忆。”

今年5月13日,是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也是李洪志大师66岁华诞。1992年5月13日,李大师在中国长春市开办首期法轮功学习班,面向社会传授法轮功,至1994年12月31日共开办56期法轮大法学习班,约6万人次参加过传授班。之后,李大师不再开讲法班,人们想要修炼法轮功,可直接参加各地免费义务教功的“九天班”,观看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像学炼法轮功。

由于法轮功的祛病健身功效卓著,并以“真、善、忍”法理为指导原则,能够提升社会道德,净化人心,因此广受各界人士的欢迎。仅凭口耳相传,迄今法轮功已经洪扬一百多个国家与地区,使全世界超过一亿人身心受益,深受各族裔人士喜爱。《转法轮》一书已被翻译成40种文字。

1996年11月2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北京地坛公园芳泽轩为参加首届法轮大法国际心得交流会的学员讲法。


1996年11月,台湾学员首次到中国大陆参加心得交流会。


1996年11月,参加首届北京法轮大法国际心得交流会学员合影。


得法重生 喜见师父

时间回到1996年1月23日,这天是刘皇影的生日,也是他“得法”的日子(上九天班学炼法轮功),更是他获得重生的日子。当时才33岁的他已经被左脚坐骨神经痛折磨3年了,“痛起来要人命,只能病急乱投医”,从西医到中医,到民俗疗法,一个月的薪水都不够买药钱,他说真的是在“花家产”。

有天,同事介绍他炼法轮功,他就去上了“九天班”。大概一个多星期,中午休息时间,他在公司阳台上炼功,同事有急事喊他,他就跑着上楼,到楼梯转折处才发现,“哇!我怎么跑得上来?”他说以前像个老头子,一手得扶著楼梯,一手扶著膝盖,慢慢爬,“难道是炼法轮功的原因吗?”他笑说当时自己的悟性实在太差了,就这样,他连续上了五次的“九天班”。

1996年11月2日,刘皇影与十几位台湾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参加首届法轮大法国际法会,除了台湾,还有欧洲、日本等多国的海外学员参加。当时李洪志大师为法会发来一首诗,大会主持人也告知大家,师父还在美国,不会出席。

1996年11月,北京地坛公园晨炼合照。


1996年11月,北京戒台寺,法轮功学员集体大炼功。


法会结束当天晚上,大家在北京地坛公园芳泽轩办聚餐,“菜还没上两道,师父就进来了!”第一次看到师父的刘皇影激动地说:“哇!大家都站起来鼓掌,很多学员一看到师父眼泪就掉下来了!”

“师父劝大家先吃饭,吃完饭再跟大家讲法。”刘皇影说,当时的心情激动到吃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只看大家狼吞虎咽赶紧吃完饭,把桌子都收了,椅子排好,等著师父出来讲法。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副理事长黄春梅回忆这段记忆,一样激动,“师父一进门,给我的感觉很雄伟高大,让人很有安定感。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可是一看到师父,我竟然跑过去说:‘师父,我是台湾来的’,师父跟我握手,让我先吃饭。”黄春梅说,回到饭桌后,她只记得,拿筷子的手一直抖、一直抖,菜都夹不起来,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心里想的是赶紧要听师父讲法。

对于有勇气跑到师父前面,现在回想起来黄春梅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虽然第一次见到师父,可是却觉得师父一点也不陌生,感觉就像亲人一样的亲,甚至更亲”。

1997年11月16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台湾台北三兴国小讲法。


李洪志大师来台一周 台北台中两场公开讲法

1997年11月李洪志大师莅临台湾,分别在台北三兴国小及台中雾峰农工举办两场讲法,当时台湾约有二千人听法。据当时负责接待事宜的聂淑文女士叙述,李老师在抵达台湾的前几天,为了不惊扰学员,特别通知不要公开宣布他抵达的日期。

1997年11月15日,刘皇影接到学员通知说晚上要开会,他心想开会常常开,不过怎么语气有点神秘,当时没想太多。等到开会时间一到,门一打开,看到李洪志师父走进来。刘皇影形容,当时小小的会议室约十来个左右的学员,每个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那种表情“真的是惊呆了!”大家久久无法回神,以为是在作梦。

“师父跟大家打过招呼后,接着讲了蛮长时间的法,并说明天要开台湾法会。”刘皇影回忆,细节忘了,只记得当时师父提到为何要传这部大法,这个法从最上面的地方已经偏离了宇宙特性,然后师父就把旁边的窗帘折起来说,“就像这个窗帘一样啊,现在是直直的,上面偏一点,底下就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听完法,时间也晚了,由于那天晚上得通知台湾所有的学员隔天要开台湾法会,刘皇影与现场的所有学员赶紧冲回家打电话,能想到的人通通打。师父则由学员带到旅馆休息,学员要帮师父付钱,刘皇影说:“师父不让学员出旅馆钱,师父说他来就来,不希望给学员造成负担。”

1997年11月16日,李洪志大师在台北三兴国小针对台湾社会大众公开讲法,也因此,为了感念师父来到台湾讲法的日子,台湾法轮功学员一年一度的心得交流会(简称台湾法会)就定在每年的11月下旬。

刘皇影说,当时师父讲法的内容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模糊,但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师父说台湾人“重情重义”,然后师父在空中写了一个大大的简体字“义”,上面的一点还点得特别用力。

黄春梅则说:“只记得当时一种很幸福的感觉,整个场都充满了能量。”

当时从台东特地赶到台北听法的朱阿妙回忆,讲法中间休息10分钟时,低头拿皮包一站起来,师父就笑容满面地站在她前面,亲切和蔼地问说:“我讲的话你听得懂吗?”朱阿妙回答听得懂;接着师父又面带微笑再问一次:“我是大陆来的,讲的话听得懂吗?”朱阿妙说听得懂。此时旁边的学员一直提醒她要合十,但她那时才刚修炼法轮功,不懂得合十的意义,只是楞在那儿。

这段亲见师父高兴又幸福的感受永远深印在朱阿妙心中,同时更坚定她修炼下去的决心,而她也成为台东第一位开设九天班,建户外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

1997年11月20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台湾台中雾峰农工讲法。


由于还有好多学员没听到李洪志大师在台北三兴国小的讲法,所以应大家的要求,11月20日,李大师在台中雾峰农工又增加了一场讲法。

根据当时安排场地的雾峰农工主任、现已退休的法轮功学员邱添喜回忆,那天去听法的有半数以上是学员的亲友,还没开始学法炼功,结果后来这些人几乎都走上修炼的路。

对此,刘皇影很有感触。他记得当时雾峰农工有两个班级学生也在现场听师父讲法,不过只能听一节课就得回去上课了。学生们离开后,师父有说到,大意是说:“你别看他们这些人,虽然只听了一个小时,对他们以后得法已经埋下机缘。”

“知道的人,会知道这部法是宝,不知道的就不知道珍惜。”刘皇影感慨地说。

黄春梅也说到,那时很多在台北听过师父讲法的学员说,台中那场是非假日,所以也就没请假再到台中,如果当时知道,能直接听到师父讲法的机缘是“遇也遇不到,求也求不来的”,再怎么样他们也会跟到底。

而一位有幸听到李大师在雾峰农工讲法的学员,写文章回忆当时的情景:“师父穿着很平实,粗衣料的深色西装虽然已有点旧但整理得平整干净,头发也整理得很整齐。听陪同的学员说,师父为了把握时间,婉拒了学员所提用餐后再来现场的建议,只随意吃简单面食果腹,就赶到会场来。师父惦记着给学员讲法,持续讲法很长时间都没稍停,也没喝一口水。学员几次请师父休息,都被婉拒说没关系。”

这位学员还写到:“在讲法现场,李老师留了时间让学员把问题递上来,当时参加法会的很多是初学者,也有很多是听闻法会初次来参加的朋友,所提的问题也很杂乱,但李老师都耐心地一一回答。记得那时有张纸条提问,大意是说中国大陆的人得法和台湾人得法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李老师回答说在大陆没有神佛概念,所以较难得法,但一旦得法后却很坚定不移;台湾人什么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专一,并说以后大法在台湾会洪传得很好。”

邱添喜也表示,在李老师来台湾之前,台湾只有少数人学炼法轮功,彼此之间也没有互相联系,直到师父来台湾讲法之后,把学员互相联系起来,法轮功在台湾才真正地洪传开来。

1997年11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到台湾讲法,图为李大师与台湾学员合影。


行简车疾 绕台一周

李洪志大师在台湾一周的时间,除了公开两场的讲法行程外,其余时间把台湾绕了一圈,先参观台北故宫及中正纪念堂等几个景点。接着由学员开车,车上一行四人行简车疾地在公路上不停飞奔著,从台北沿着宜兰、花莲、中横、台南、垦丁绕行环岛一周,仅在日月潭及花莲投宿一晚。

当时陪在李大师身边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洪吉弘回忆,到故宫博物馆参观时,特别安排了解说员,但师父向来动作快,没等解说员来,师父就带着学员入内参观,一路师父对每件文物了若指掌并为学员讲解它们的由来、当初制造的作用及如何欣赏等等。学员听得津津有味,以前总是走马看花,这是第一次参观故宫,才看出展出文物的门道。“师父知道一切,对天地间事物的来龙去脉,谁都没像师父那么清楚。”洪吉弘说。

李洪志大师曾到过日月潭,全球法轮功学员到台湾时,也希望有机会到日月潭一游。


洪吉弘提到,绕行南台湾再到南投日月潭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于是就到饭店办理住宿登记,一路上停车、吃饭都是由师父付账,所以学员很自然地拿出信用卡要帮师父付住宿费。没想到才把信用卡拿给柜台,后面一个高大的身影越过学员,师父已把信用卡拿在手上,笑着说:“这先保管在我这儿,明天再还给你。”

隔天一早,洪吉弘一行人要请李大师游日月潭,参观附近名胜,李大师都说不要,直接说“我们走!”大家都很纳闷,“千里迢迢地赶到这里,不就是要欣赏风景吗?”不过师父说了,大家只好照办,离去前,李大师递给洪吉弘的太太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潭明湖水,烟霞映几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

也由于这首《游日月潭》的诗,全球的法轮功学员有机会到台湾时,总希望能到日月潭一游。至于当时李洪志大师绕台一周,为台湾做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三年后台湾发生芮氏规模7.3的9·21大地震,震央就是日月潭附近,洪吉弘隔天打给全台湾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平安无事,这时才想起当时李大师曾经提过:“日月潭是牵扯台湾的命脉,万一崩溃对台湾整个生态、食物链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洪吉弘说:“师父在台湾停留一个礼拜,我们有幸陪同师父绕台湾一周,一路上我们见证了许多师父展示的神通。师父来的时候没人知道,走的时候也没让学员知道,所展现的处处为人着想的一面,是给我们最好的身教。”

说到身教,刘皇影提到,听完台中那场师父讲法后,很幸运地有机会与师父同桌吃饭,吃到最后一道甜点,整桌学员都吃不下了,后来师父告诉他们要珍惜食物,不能浪费,“印象中,师父当时说的大意是,我们修炼人不能浪费食物,别看这空间是一粒米,在另外空间可能是一座山”。接着李大师就把剩下的甜点一一分给在场的学员,刘皇影笑着幽默地说:“开玩笑,师父给的肯定得吃完,当下大家都把眼前的甜点填进肚子里。”

1995年4月阳明山成立台湾第一个炼功点

李洪志师父与参加济南讲法的学员合影(第二排右三,著咖啡色上衣者为何来琴)。


1997年李洪志大师到台湾之前,台湾只有少数人学炼法轮功,据一位得法较久的法轮功学员回忆,当时全台只有35个炼功点。第一个炼功点是目前住在宜兰的法轮功学员何来琴于1995年4月在台北阳明山建立。

1994年6月,何来琴经由中国大陆的亲戚建议,到山东济南去听李洪志大师讲法,在“法轮功济南第二期学习班”的短短几天内,困扰她长达20多年的多种宿疾神奇般消失,有如脱胎换骨、喜获重生,她由衷地感激李大师。

该年12月,大陆亲友又来电说:“李大师将于12月21日在广州讲法,开最后一期学习班,这次离你们台湾很近,一定要把握机会。”何来琴幸运地又参加了“广州第五期学习班”,再次聆听李大师讲法。

而黄春梅也因为阳明山这个炼功点才有机缘修炼法轮功。1995年10月,黄春梅与先生到阳明山附近爬山,看到3、4位太太在炼功,当时没有横幅、没有炼功音乐,只见她们双手上下做着冲灌的动作,她也跟着比划动作。由于性格内向,她也不好意思问说这是什么功,心想隔天再来学,结果一连好几天都没再碰到,有一天好不容易再遇到,一问是“法轮功”,黄春梅说:“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当时整个身体都震动了一下,那种震动的感觉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接着黄春梅就到阳明山炼功点学炼法轮功,没多久她住家天母附近也有成立台湾第二个炼功。当时何来琴的先生告诉黄春梅说,除了炼功,还要学法看书,那时法轮功的书奇缺,拿着借来的书回家努力抄,黄春梅白天抄,她先生晚上抄,抄完得赶紧还,再借另一本更厚、内涵更深的书来抄。相比现在网路都可以直接免费下载法轮功的相关书籍,更显得当时“法”难得,她希望有缘人更应该珍惜现在便利的条件。

大法洪传台湾 数十万人修炼法轮功

随着李洪志大师来台公开讲法,法轮功在台湾更广为人知,是法轮大法在台湾发展的重要里程碑。而早期得法有机会到中国大陆与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交流的台湾学员,也为大法在台湾洪传起到促进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刘皇影与十几位台湾学员三次到中国大陆与大陆学员交流,他们的精进程度与对法轮大法内涵的理解,让台湾学员们看到修炼上的差距,回来后更加积极将法轮功的美好介绍给更多的人。

刘皇影说,到大陆看到80岁的老太太,以前是文盲一个字也不认得,可是修炼法轮功后,却可以跟着大家一起学法。而让他最震撼的是,大陆学员不是拿着书读法,而是每个人站起来开始背法,一个人接着一个人,一段法接着一段法的背,“你说看了感不感动,所以就觉得这部大法真的很神奇,学大法,什么奇迹都会发生”。刘皇影说,回来后,好多台湾学员也开始背法,这对很多台湾学员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其中一次是到李洪志大师开始传法的长春,从机场往长春市区,看到圆环有几百人在炼功,没几步路,又看到另一堆人在草地上炼功,沿路到处都有人炼功,而且每处的人数都是上百人以上,当下刘皇影还问说,“哇!这么多学员来欢迎我们喔?”负责接待的大陆学员说:“这是我们日常假日的洪法炼功。”

隔天刘皇影参加长春当地的早上集体炼功,“哇!几千人耶!从这边看不到那边,那天是零下18度,最冷的一天。炼完后,大家都笑了,每个人眉毛都是雪,鼻头还挂着两行冰棒,像个雪人”。刘皇影说:“在那么冷的天气下,一次有几千人在广场炼功,闻所未闻,看所未看,觉得非常震撼。”

在长春期间,刘皇影还参加当地的日常学法交流,有学员把家里提供出来当学法交流点,所有家具搬空,也没有门了,中间摆几个小凳子给远道的台湾学员,其他人一圈一圈地站着,靠到墙边还挤不下,房间都塞满了,外面阳台,阳台还有铁架子上,都塞满人。刘皇影笑着说:“里面的人有暖气,热得要命,外面的人,冷得要命,满满都是人,真的很感动。”这种盛况并不是因为有台湾学员远道来,而是他们平常就这么多人在学法交流。

这些台湾学员回到台湾后,也把法轮功在大陆的盛况跟台湾当地的学员交流,很多学员也积极地洪法、建炼功点。至今,台湾已经有数十万人修炼法轮功,一千多个炼功点遍布全台各地,几乎每个乡镇都有,包括外岛的澎湖、金门、马祖也有十几个炼功点,台湾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大陆,最多华人修炼法轮功的地方。

2005年12月25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市中正纪念堂广场前排组法轮图形。


修炼者涵盖社会各个阶层,包括士农工商、男女老少,有政府高级官员、军人、警察、企业家、艺术家、医生、教授、硕士、博士、宗教界人士等等,蔚为稳定台湾社会的安定力量。

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台湾成为海外声援反迫害的主力之一,还有台湾媒体称台湾是“法轮功的复兴基地”。不过对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他们没有这种概念,黄春梅表示,他们只希望透过个人的受益,让所有人知道法轮功的美好,以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早日结束这场历经18年的迫害。

2016年11月26日上午,台湾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约6,300人,在中正纪念堂前排出壮观的“法轮图形”、16道光芒及下方文字“真善忍”。


2014年4月26日,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中正纪念堂排出“世界大法日 谢师恩”图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