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心灵甘露 > 省思感悟

于天地间自由地舞蹈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文/宋紫凤

《天人合一》视频撷图(神韵艺术团)


有幸观看了神韵艺术团官方网站上题为“天人合一”的一部艺术短片后,我却想到了一个词——自由。

眼下,自由正在变为一个高频词汇,围绕人权自由的论战与抗争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自由如同空气,流通于一呼一吸之间好像并不存在,只有空气稀薄时,人们才知道什么是缺氧——自然,当我做着这些关于自由的思考时,也正是因为我并不足够自由。

每一个不自由的人都有一个不自由的理由,因为行动受限所以要争取人身自由;因为宗教迫害,所以要争取信仰自由;因为被噤口所以要争取言论自由……然而即使有天这些不自由的理由统统与我无关时,我是否真的拥有自由?

由此,我想到了古人。古人关于自由的思考,并不在人权之抗争,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觉悟,而是他们在这方面的自由度远高于现代人,根本没有必要去做这类的抗争。但是古人依然有他们对自由的思考与追寻。而他们之所以在一个相对于现代自由得多的环境中,仍然不懈地追寻自由,并不是自寻烦恼,而是因为他们清楚意识到在这貌似自由的世界中,仍然存在着一种不自由,只是迷失了的人,对此安之若素,从而失去了反省的意识。

人之初,性本善,生于天地间的人,有着与天道地德相符的善良本性。在后天的环境中,保持先天的良善,一切行为思想出自本性,越能够如此,生命的境界就越广大,自由度就越高,而古人的思想,无论是佛家还是道家,还是援佛道而入儒的儒家,对于自由的认知,正是这种本性自主。所以佛家的无执无求、道家的反璞归真、儒家的安贫乐道,说到底,都是要最大程度地甚至彻底地摆脱欲望与私念对心灵的束缚,回归先天的真我,以获生命之真自由。换言之,一个人哪怕自由到可以为所欲为时,焉知那人不是正在被欲望所指使。一旦人们成为欲望的奴仆为之趋使时,灵魂也将被放逐到荒远之地,渐渐干枯。

关于自由的道理大抵如此。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当心灵疲惫时、麻木时,或在俗世中蒙尘之时,这些道理于我而言只是一些美好的学说与合理的逻辑。而当我看到这部名为“天人合一”的艺术短片后,我竟也如天人合一般地大悟,跳跃了一切公式般的推导,直接用心感受到天地间的自由——让我如何去譬喻那种喜乐呢,那几乎就是御风而行的逍遥游,或如坐虚空的大自在。

片中那些舞者给我以极深的印象,天地是他们的舞台,他们以舞蹈在天地中自由舒展。这让我想起,曾经,我们的祖先就是用舞蹈的方式,在天宇下、在大地上,虔敬地与天地神明沟通,那曾是我们人类生活中最为重要、神圣的一部分,却渐渐地被淹没在所谓现代物质文明的废墟下。而舞蹈,这种人类用来与天地神明沟通的最古老的语言也渐渐失传。

还有那大千世界,无论是伟岸如高山的,或卑弱如小草的,无不是造物主一念所成。一片落叶,可以惊动大地,只是不灵敏的耳听不到任何声息;一片沙漠,自有他的壮美与不朽,只是不智慧的眼看不到无形生机;大海,熟睡如婴儿,沉深如哲人,咆哮如愤怒之神,只是不通灵的心以为那只是无边的水。而当太阳日复一日从东方升起,我们习惯地知道地球在自转,却忘记了蕴涵其中的创始主之来将如日出东方般的真机!

而此时此刻,我也唯有用我所能想到的全部的词汇,笨拙连缀成我所以为的诗句,与那伟岸如高山的,或卑弱如小草的无量众生一同感恩,一同赞美:

《献给神韵》

我看到天地之大
我看到万物有灵
我看到舒展于其间的舞蹈
和自由的心

那是创世之初
或是未来的圣境
处处生机萌动
势不可阻却又曼妙轻盈

曾于遥远沙漠
巨大仙掌指向苍穹
曾于元始丛林
梦呓著无数远古的精灵
曾于沧海桑田
有高崖壁立如神秘的仪轨
曾于冰川极地
封存史前的世纪与文明

直到
天地间大幕拉开
是天神开启了最后一道封印。
一刹那
等待的终于得见
沉睡的也将苏醒

又赐予无垢的灵魂以巨大的羽翼
拂过戈壁的奇伟
越过山峰的崇高
飞过大平原的广袤
掠过巨海的壮阔
遨游在创世主的一念之间
神圣万有
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