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万象纷纷 > 社会乱象

聂树斌改判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21年前,聂树斌被河北高院以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死刑;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以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聂树斌无罪。


2016年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聂树斌无罪。消息传到聂树斌的家乡河北省石家庄市下聂庄村,他的老父亲和姐姐泣不成声。这个普通的河北农民家庭,等待为冤死的儿子昭雪的这一纸判决,已经整整等了21个春秋。

聂树斌案发生在1994年,是一起饱受争议、涉及死囚器官移植的旧案。1994年8月5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西郊孔寨村附近发生了一起强奸杀人案,当时在石家庄市鹿泉区综合职业技术学校校办工厂工作的聂树斌成为犯罪嫌疑人。他于9月被刑事拘留,次年3月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和强奸罪判处死刑。聂树斌提出上诉后,河北省高级法院4月25日做出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以强奸罪判处15年徒刑的终审判决。根据案卷记录,4月27日,即二审两天后,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聂树斌被执行了死刑,不满21岁。

聂树斌案的背后,涉及与中共江泽民集团关系密切的多名高官,包括后来被江泽民提拔当上国安部长的许永跃及河北政法委前书记张越。媒体报导称,1994年,聂树斌被抓时,虽然有人有异议,但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的许永跃下令“要杀”,而且要“快杀”。

聂树斌从被判处死刑直至被枪决,他的家人从未收到过一审和二审判决书,直到2007年才收到法院判决书。由于拿不到判决书,虽然聂树斌的父母坚信儿子无罪,却无法进行申诉和申请再审。另外,网络曾流传,聂树斌被处决后,他的肾被移植给一名著名退休外交官。香港《东网》2015年5月6日发表文章“聂树斌案绝不仅仅是错判”认为聂树斌案最令人恐怖之处不在于是否错判,而在于是否故意错判。评论指出,聂树斌是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牺牲品。

当聂树斌被杀十年之后,一位王姓罪犯主动交待,他才是该案的真凶,聂树斌并非杀人凶手。这一消息在媒体和法律人士之间引起了震动,但是在随后长达九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掩盖造成冤假错案的事实,河北省公安厅、检察院、高等法院竟然拒绝接受王犯的自首,拒绝对聂树斌案进行重审。

聂树斌冤案对于中国黑暗的司法制度来说只是冰山一角。放眼中国大陆,还有多少个聂树斌?在中华大地上,最大的冤案仍在继续。本世纪最大、最惨烈的人权迫害,便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自1999年7月开始,江泽民发动整个国家机器,镇压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对手无寸铁的修炼人实施群体灭绝政策。数千万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被拖入痛苦的深渊:精神折磨、肉体虐待、经济制裁、洗脑、株连、酷刑、活摘器官。恐怖手段骇人听闻,无所不用其极。最高执政者疯狂虐杀本国公民,残暴程度远超纳粹。悲剧实例,触目惊心。

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陈湘睿,因拒绝转化,一夜间被毒打致死。2003年3月11日晚上9点,陈湘睿被警察绑架到衡阳市公安局,警察对其大打出手。电棒、铁锤加书本、橡胶棍⋯⋯当场把他打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打坏,肋骨、锁骨、脚背骨被打断,脑中枢神经致命损坏。陈湘睿于次日早上离世,年仅29岁。

陈运川是河北省怀来县北辛堡乡蚕房营村的农民。陈运川和老伴及四个子女共同修炼法轮功。因为坚持修炼,陈运川的长子陈爱忠、小女陈洪平、次子陈爱立分别于2001、2003、2004年被酷刑折磨致死。王连荣和老伴在流离失所中相继离世,原本幸福的六口之家仅剩长女陈淑兰幸存,而她却因为不放弃信仰而被非法关押。

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左志刚于2001年5月30日被国保人员带到派出所,一夜过后被害致死。左志刚的父母捧著儿子的遗像四处伸冤,却因为政法委密令而无法立案。两位老人跑断了腿,流干了泪,无语问苍天。

江泽民以个人意志发动了大规模的迫害,使法律变成了一纸空文。迫害者滥用公权力,肆意捞取金钱和利益,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江泽民大搞腐败治国,收买官员以胁迫他们参与迫害。有的警察甚至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时说:吃喝嫖赌我们不管,就是不让学“真、善、忍”。

迄今为止,经过民间管道核实、已知有4047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实际死亡数字由于中共掩盖真相而无法统计。据估计,被中共活摘器官杀害的学员或达百万人,失踪的学员达数百万人,另有至少数百万人被非法抓捕,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

美国国会众议院343号决议案的联合发起人、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表示,在中国发生的、针对法轮功的长达17年的灭绝性迫害,可能是21世纪最惨烈的罪行之一。他说:“我深信,这场对法轮功的灭绝式镇压将被视为一种最深重的恐怖。”

今年9月13日,在天津东丽法院的庭审上,余文生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周向阳和李珊珊辩护时说,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迫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是完全非法的。虽然用法律打压,但并非依法打压,而是依政策指令,而这种政策指令又源自党魁个人的非法意志下的。“其错误之明显、严重,为祸之烈,范围之广,持续时间之长,牵涉善良无辜之多,恐怕是空绝千古!”

大陆著名律师、法学教授张赞宁表示:“法轮功案是古今中外最大的冤案!他们对法轮功的打压完全是制造假案!”

经过了21年的沉浮,聂树斌冤案因“证据不足”而被改判无罪。迟来的判决引人深思。实现正义的过程可能艰难、漫长,但是,作恶者终难逃脱历史的审判。其实,每一件冤案,都是检验人心的准绳。史无前例的迫害,更是道德良知的试金石。面对迫害,各级体制内人员、司法干部、公安干警、监狱主管,所有的人,能否坚守良知,善待法轮功学员?能否以自己的方式抵制迫害、传播真相?

自去年5月以来,已经有近21万大陆和海外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向中共最高司法机关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追究其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若要真正实现“依法治国”,应从审判江泽民开始,必须首先纠正这一起大陆的最大冤案,还法轮功学员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只有彻底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和不公对待,中国大陆的法治公平和公正才能拥有希望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