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炼文化世界回眸再现辉煌
缘归大法道德升华病祛身轻佛光普照今日神话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时空中外预言科学新见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恶扬善曝光邪恶慈悲为怀
人生百态 社会乱象红朝谎言华夏浩劫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怒人怨因缘启示
深思明鉴心明眼亮信仰漫谈杂谈随笔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启示诗文乐画
国际声援天地正气良知永存紧急救援
主页 > 宇宙奥秘 > 史前文化

不可思议的地球遗迹(五):跨越时间的神秘足迹(下)

打印机版 | 【投稿/反馈】

◎J.R. Jochmans, Litt.D., 1979

1885年,肯塔基州毕利学院J.F.布朗教授被找去检查一个莫名其妙的发现,在毕利镇东16英里石头堡县大山岗-剑伯蓝高原的一个支脉。在山顶附近,一处石炭纪的石灰石地层被一辆古老的四轮马车碾断了,沿着车迹将泥土打扫掉后,露出了石灰石断层的另一部分。在《美国古文物研究》(卷7,页39)上,E.A.爱伦著文在该地层上保存了好几种生物的化石痕迹。使目击者不解的是其中有两个人类的脚印,“大小正常、脚趾自然伸展、非常清楚地印在那里”。

直到1930才有人对其作进一步的研究,是毕利学院地址系系主任威尔伯.戈瑞利.宝来博士。宝来博士发现共12个9.5英寸的人脚印,以及其他的不完整脚印,确认确实是印在上宾夕法尼亚纪的灰婆次威利砂岩上-有3亿年之久。

保守学派的几位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为了不丢面子,宣称这不是人类的脚印,而是某种未知的两栖动物。宝来博士的研究却证明不是这样。在《路易斯维尔[美国肯塔基州北部城市] 信差杂志》(1953年5月24日)他这样描述脚印的构造:“从中可以看到左脚比右脚发达。脚的位置同人一样。脚踵前后相距18英寸。左右脚平行,距离也同正常人一样。”

宝来博士总结说这些脚印是两足生物独有的。大部分两栖动物、爬行动物都是四足-但这没有前脚印。这些动物如果用后肢直立行走,需要用尾巴充当“第三条腿”来平衡。宝来博士特地说,在检查过的地层上没发现腹印或尾巴印。而且,宝来博士同几个同事对脚印的砂粒进行了显微镜分析,确定“每个脚印里的砂粒都比地层上脚印外任何地方的砂粒排列紧密,因为该生物踩脚印的压力。”

他们发现该“生物”比现代人踩脚印的力量大一点。1938年10月29日的《科学简讯》评论说,化石记录没有发现在上宾夕法尼亚纪有那么大个头的两栖动物或爬行动物会直立行走。

最后,可以清楚地看到脚印是五趾的,脚趾、脚踵是球形的,与两栖动物或爬行动物的外形完全无关-只有人脚是那样。艾伯特.G.尹国斯在《科学美国人》(1940年1月刊)宣称,“只要远在石炭纪存在人,无论什么形状,那么地质科学就是彻底错误的,所有地质学家都应辞职回家卖红薯去”。

圣路易南密西西比河沿岸有一片宽200英尺、长3英里的浅灰蓝色海百合灰岩层露出地面。上面有许多人的脚印,百余年来在浅水期都可以看到。早期的法国探险者首先发现,为此他们还曾产生过激烈的争论。对其最早的科学研究出现在1822年的《美国科学杂志》(卷五)上,作者亨利.司库勒拉福如此描述脚印,“极为自然、显示出每一块肌肉的印记、丰满的脚踵和脚趾,其精确和真实程度无法复制。”他的同事将其斥为印地安人的雕刻,但司库勒拉福认真表明这是自然产生的:这是踩上去的,不是雕刻在石灰石上的。司库勒拉福还说,踩脚印的人身材适中:脚长10.5英寸,脚面宽4英寸,脚踵宽2.5英寸。

《美国古文物研究》(1885年,卷7,页364-367)认为同圣路易脚印有关的另一个发现更扰人。普利斯的《美国古文物》中详细描述了一系列很奇怪的脚印。“就在这些脚印前数英寸处,有一个很深的压痕,似乎象卷轴或羊皮纸卷筒,长2英尺深1英尺。”该正方形压痕不是自然界形状;也不是草草形成的,否则会有雕刻痕迹。并且,压痕表明当时岩石尚有塑性-同脚印同时产生。这个发现揭示了踩脚印的不仅是人、而且有制造某种形状纸张的智慧-可能还会写字。这些倒无甚神秘,但留下脚印和纸张的石灰石在密西西比纪-3亿4千5百万年前。

更加久远年代的地层,还有更多的印记发现夹杂着人类“第一脚印”深印。据1948年的自然历史杂志《野外》报道,该年在英格兰温德莫湖附近发现一个鞋印,出现在让人不能相信的奥陶纪石灰石上-5亿年前哪!不寻常的是它具有工艺品的特征:在鞋后跟和鞋前掌处的边上都有圆形的粗缝压痕;并且在鞋底和鞋后跟还有暗淡的线型及花型饰纹-象是设计图案。尽管因为岩石表面的断裂、罅隙有点走形,还是能够测量出鞋宽3.5英寸、长8英寸。

1948年6月1日,犹他州科恩司的藏石爱好者威廉.J.迈司特同家人一起到附近的羚羊泉游玩。这里有司瓦塞山脉和寒武纪页岩构造,该处以多有化石而闻名。那天迈司特找腕足动物和三叶虫化石-根据进化论,它们是最古老的生物。迈司特敲开一块石板,用锤子敲掉边缘,掉出两块象书页一样的东西来。让他十分意外的是上面有一个人的便鞋脚印:脚趾处尖、脚跟处圆、在鞋底下一只踩扁了的三叶虫。鞋长10.25英寸、掌宽3.5英寸,跟宽3英寸。鞋印是右鞋的,应该穿在右脚上-鞋跟处较深,多1/8英寸:典型的人类足部承重分布。后来郝马特.H.窦灵博士考察了这一特殊发现,他没有发现任何不合常规之处或者伪造的痕迹,鞋印是真的。

7月20日,迈司特同地质学家祁福.伯帝科一起回到羚羊泉在原先那里接着发掘,伯帝科找到另一个6英寸长的寒武纪页岩脚印,是个儿童的,5个脚趾刚刚能够分清,似乎穿着软底鞋。伯帝科还是探测出了5趾是分开的,似乎小家伙刚开始穿鞋。因为身体重量分布脚跟脚弓都清楚,有一处化石在中间还碎掉了。伯帝科设法找到块更大的脚印化石,象原来迈司特那样的第二个儿童脚印,尽管较浅,比上个小,脚趾能分清,但在其他方面更完美。后来,通过对这块化石的仔细研究,发现脚印所在岩层很薄,那时当脚踩上去时,那一地层被随之压成弓形了-证明当时确实脚踩的是史前的泥泞中。

不过那块“史前的泥泞”和脚印证据现在已经成了寒武纪页岩-有骇人的6亿年之古。在上面还有理论上属于地球最古老生命的三叶虫化石。这次,我们逐字地推敲化石记录的“老底”,我们却发现了有智力、会穿鞋的人的存在。当寒武纪的脚印证明人是如此地古老时,怎么才能相信人是从简单生命“进化”来的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