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風雨滄桑 > 揭惡揚善

一位律師心目中的法輪功學員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李潔思

“至於不久的明天,法庭上沒有法輪功學員當被告了,監獄裏沒有大法弟子被關押了,我可以肯定地說:我會修煉法輪功,肯定會修煉法輪功!‘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理念,法輪功也一定會洪傳全球!”

法輪功學員李鴻福(化名)聽了來自Z律師莊重的肺腑之言後,什麼話都不用說了,淚水掛在臉頰上、滴落到胸前,情不自禁地用雙手在胸前做“合十”狀;Z律師也淚水漣漣,他們彼此都沒有說話……

明慧網報導,李鴻福為了營救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接觸了一些正義律師,Z律師正是其中的一位。他是位學者,知識淵博,談吐有板有眼,風趣幽默。在法庭上他為法輪功學員擲地有聲地做無罪辯護。一次李鴻福和他就法律、辯護、中共迫害法輪功等做了深入的交談。

法輪功修煉人的故事深深地震撼了這位律師。他發自肺腑地說:“這個法輪功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傳授這個法的師父太偉大了!”並且表示,他將來肯定會修煉法輪功。

當李鴻福問他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是否考慮到風險和後果時,他不加思考地說:“沒有風險的事,也是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事,沒有意義、沒有價值的事誰都能做,你還要聘請我嗎?至於考慮後果,那是自然的,人做任何事都會有對後果的思慮,要麼是傻子、瘋子或是不懂事理的孩子。作為一名職業律師我考慮更多的是法、是理、是法理,律師的使命就是維護法理,維護法律的公平、公正。”

他問李鴻福:“你們大法弟子做資料、講真相、散發真相傳單,有沒有考慮後果?!”

李鴻福說:“我們這是修煉,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使命;我們修的就是先他後我,無私無我。”

Z律師說:“我雖不是修煉人,做的也不是修煉人的事,但你們修煉人感染了我、感化了我,甚至震撼了我,及至我的靈魂。”他認為道德、良知、善念高於一切。他不是為一個大法弟子辯護,而是為千千萬萬個大法弟子在辯護。

“一個大法弟子無罪,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無罪;一個大法弟子合法,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合法。換言之,這就不局限於對一場個體意義上的辯護,身前身後有無數個大法弟子;也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法律辯護,我面對的是前邪黨總書記江澤民挾持全黨利用整個國家機器淩駕於法律之上對一個信仰團體的迫害。”

Z律師還引用了他的同行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最後說的話:“面對千萬計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難蒙冤,發生了法治時代恰恰是法律被利用來犯罪的現實,此刻為法輪功申辯,也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是在實現法治捍衛人間正義的最高使命!我們所做的努力,也是在迎接這一時代即將到來的現實——法律必將回歸正義。”

Z律師對李鴻福解釋道,他之所以能為法輪功學員那樣忘我地工作,是因為在2017年春夏之交他遇到一個名叫趙亮(化名)的法輪功學員,趙亮找他為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做辯護。趙亮曾經是一名吸毒犯,身陷大牢時開始修煉法輪功。他所經歷的生命意義的蛻變、靈魂的蛻變深深地震撼了Z律師。他向李鴻福講述了下面的故事。

一個吸毒犯人修煉法輪功

當趙亮來找Z律師時,為了安全起見,趙亮被Z律師留下來過夜。無意中Z律師看到趙亮從胸部到腹部突顯一條大傷疤。曾經學過西醫的Z律師懂得那樣大的傷痕是需要多麼大的手術才能完成的,出於好奇便想知道個究竟。

趙亮一下臉紅了,瞬間釋然地給律師講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經歷。

他曾是黑道上的人,身上的傷痕是兩夥不要命的人火拼時留下的,當時他的腸子都滾落出來了,四根肋條被砍斷了……他說他能活下來是“托師父的福,沾法輪大法的光。”他是在大牢中得到大法的。那時,在監獄裏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少,他真正聽懂“法輪功”三個字是在監獄裏。當前,他幹什麼都不上心,就是吸毒、偷竊、打架……可法輪功讓他終止了那段魔鬼般的生涯。

在監獄裏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得很厲害,連他這個黑道上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可法輪功學員不管被怎麼樣對待,都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且還不恨不怨,坦然面對。不是一個人、兩個人,幾乎都那樣。他就覺得法輪功不一般,很特別!哪有這樣好的人?沒見過,從來沒見過!

法輪功學員給他講述了法輪功的真相,他聽得淚水汪汪地直流。心冷如冰,沒有人性、見爹媽死了都不掉一滴淚水的他流淚了。法輪功學員對他這個吸毒、打、砸、搶、砍殺無所不及的壞人沒有一點戒忌和歧視。

“您想想:一個被生身之母都瞧不起的人,他們卻瞧得起、看得上,那是種什麼感覺?就這樣我得大法了!當時我禁不住對監管(監獄不僅禁止煉功,而且還轉化煉功人)領導說:‘我煉法輪功了。’領導都驚訝!他擡眼看看我,您猜領導怎麼說:‘你煉法輪功,我同意!小仔,保證還讓你提前出去。’這話後來真兌現了。由於表現突出,我被提前釋放了。”

回到家裏,母親開始不相信他,將家裏積攢的錢還像以前那樣東躲西藏的。他說他曾把家裏搞得一塌糊塗!見錢眼開,見值點錢的東西多不過三日,變點兒白粉冒股煙就沒了。還有那些沒完沒了到家裏來要債的人,甚至是要命的人;被打破頭、砍傷腿的多的是;收容所、戒毒所、看守所、監獄,他都進去過,有的還不止一次,沒用!他母親罵他:“當初怎麼不把你掐死呢?!現在牙齒恨掉了往肚裏吞。哪輩子造的孽喲。”

為了他,多少親戚都與他家斷絕了來往,左鄰右舍都躲避他。現在,他修煉法輪功了,母親說他是浪子回頭金不換,給座金山都不換!離開他的妻子帶著兒子又回到他的身邊,後來也跟他一起修煉法輪功了。

四年前,他為了給法輪功講句公道話,公安要把他關進監獄。他給公安警察講道理,他們問他是否煉法輪功了。他說:“廢話!不煉法輪功,我能從一個五毒俱全的黑道人變成好人、講‘真、善、忍’的大好人嗎?!”要關押他的警察也知道他以前的那些事,語塞了,只好說:“有人舉報你,我們有壓力,先關進去再說吧。”

同一座監獄,同樣是他這個人,兩番進去。裏邊很多人認識他,說某某又進來了!他說:“以前是個壞人,關進來,我沒話說。”現在他是個大好人,修煉人,好人中的好人,還把他關進來,他問蒼天:“這是什麼世道?什麼世道!”

為此,他找到監獄的負責人問:“我又被關進來了,你怎麼說?”負責人看著他笑了,說:“知道了。”他說:“知道了,你還收我?以前你怎麼對我講的,那話你還記得?”負責人說:“沒錯,記得,我今天還是那句話,你煉法輪功,我同意!小仔,保證讓你提前出去,監獄關不了你了。”

他當即送了那個人一句話:“你真能這樣做,你真得救了,美好的未來你擁有了!”

就這樣,好幾個獄警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選擇善良和正義);還有不少犯人也做了“三退”。不久,他就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監獄。

江澤民最邪惡,共產黨真完蛋了!

聽了趙亮的故事後,Z律師徹夜不眠,他翻來覆去想那句話:“江澤民最邪惡,共產黨真完蛋了!”一個五毒俱全的人,法輪功就能讓他戒掉所有的惡習。母親恨,戒不了;被關進戒毒所、看守所、監獄,戒不了。可修煉了法輪功後,沒人說、沒人勸,就自覺自願、悄無聲息地不吸毒了,斷絕了。 “這個法輪功了不起,太了不起了!傳授這個法的師父太偉大了!”

就這麼偉大的法輪功,江澤民卻容不得,竟茫然不顧,一意孤行,不準修煉,妄圖鏟除而後快!關乎億萬人的事,牽連全球一百多個國家……“是人就幹不出來這樣的事,他簡直是個鬼魅魍魎。”

“從那時起,我的良知被喚醒了,靈魂蛻變了。作為一名律師,與其說我在為法輪功做辯護,倒不如說法輪功在蕩滌我的靈魂、凈化我的靈魂。我要沖破一切禁錮,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吶喊。”

Z律師在查找了1999年以來江澤民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法律依據後,得出了兩句話。第一句話: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太慈悲!法輪功太偉大!法輪功修煉人太了不起!

第二句話:從迫害法輪功以來,國家沒有一部法律說法輪功是X教,而江澤民竟淩駕憲法之上,綁架中共,挾持整個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江澤民真流氓,太流氓,共產黨完蛋了,真完蛋了!

律師眼中的江澤民——四盲(氓)

Z律師表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只有最蠢、最流氓的人才能做出這樣最蠢、最流氓的事。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人可替代;在全世界歷史上,也找不出第二個,絕無僅有。

Z律師說,就拿他那個全國到處張掛,還寫進什麼黨章裏的所謂“三個代表”來說吧,那就是個文盲、法盲、科盲,迫害法輪功還要加上個流氓,“四盲(氓)”是江澤民的標準照。

一曰文盲:代表“先進”文化。文化沒有先進不先進的說法,東方文化、西方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不同人種、民族、地域有不同的文化。哪個先進?哪個落後? !可見江澤民是文盲。

二曰法盲:代表“大多數”。法律從來都是包括所有人的,代表所有人的權利。換言之:如果法律不能維護少部分人的利益,那就不可能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因而江澤民是法盲。

三曰科盲: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目前生物克隆技術最先進,但是並不能采用它,這嚴重破壞道德倫理,會毀掉人類的;核武器先進不先進?獨裁者拿出來會把整個地球變為廢墟。所以江澤民是科盲。

四曰流氓:迫害法輪功,他說的什麼“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就地火化,不查身源”及至下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江澤民比流氓還流氓,舉世無雙,絕無僅有。

聽到此,李鴻福對他說:“感謝您,Z律師。”Z律師說:“感謝您,法輪功!”他們又幾乎同時說:“感恩師父!”“感謝法輪功!”李鴻福率性問道:“Z律師,修煉(法輪功)吧,往前走一步,我們就是同修。”

Z律師解釋說,他不只一次地深思過這個問題。他一旦要修煉,就不能遮掩,若遮掩對大法師父、對大法不公平。公開吧,在目前的形式下,他就沒辦法為法輪功學員做辯護了。目前堂堂正正站出來在法庭上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還不多。他覺得那個舞臺對他、對法輪功學員都很重要。

最後他對李鴻福說,當法輪功學員不再當被告了、不再被關押了,他會修煉法輪功。 “‘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理念,法輪功也一定會洪傳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