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道德升華緣歸大法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萬象紛紛 > 人生百態

你那麼成功,為什麼還不幸福?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文/布雷納•卡梅倫 (Brenna Cammeron)

塞巴斯蒂安•布拉斯(Sebastien Bras)成為了業界翹楚:這位主廚開在法國南部的Le Suquet被評為米其林三星餐廳,這是一項令人羨慕不已的殊榮。


塞巴斯蒂安•布拉斯(Sebastien Bras)成為了業界翹楚:這位主廚開在法國南部的Le Suquet被評為米其林三星餐廳,這是一項令人羨慕不已的殊榮。但布拉斯卻在2017年因為要求米其林撤銷Le Suquet的三星評級而登上媒體頭條,他的理由是:當他知道,任何不夠完美的菜肴都會對餐廳的聲譽構成威脅時,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你每年都要接受兩三次檢查,而且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每一道端出去的菜都有可能被檢查。這就意味著每天從廚房裏送出去的500道菜都有可能成為檢查的對象。”他對法新社說。

“今天……我們希望成為無拘無束的人,繼續展開寧靜的探索,沒有任何壓力。”布拉斯在Facebook主頁上發布的視頻中對他的粉絲說。

米其林同意了布拉斯的要求,撤銷了三星評級——這在米其林的歷史上尚屬首次。“我們很難在指南中收錄一家不願被我們收錄的餐廳。”米其林發言人克萊爾•多蘭的•克勞澤爾(Claire Dorland Clauzel)對法新社說。

布拉斯的故事在世界美食界或許獨一無二,但他恐怕未必是第一個攀登頂峰之後卻發現幸福與成功之間的聯系不像多數人想象得那麼緊密的人。

了解自己的敵人

專家表示,巨大的成功往往伴隨著許多意想不到的“並發癥?,有的來自個人關系,有的源於自我認知。

瑪麗•拉米亞(Mary Lamia)是一名臨床心理學家,她還著有《什麼東西激勵人們完成任務》(What Motivates Getting Things Done)。她表示,成功人士經常感覺自己帶著目標四處行走——他們往往不會離目標太遠。

“當你獲得一定的成功後,就有一些人想要實現你的成就。他們不再把你當作你——而是把你當作他們想要的東西。”拉米亞說,她還補充道,人們有時會通過觀察相同行業的頂尖人士來獲得快樂。

拉米亞表示,除了幸災樂禍,以及與同事和愛人發生沖突外,那些取得巨大成功的人還會激發一些極其負面的情緒,擔心自己曝光得不夠充分。

“我跟那些被成功毀掉的人談過——並非所有人能以良好的心態擁抱成功。”拉米亞說。

很多成功人士和業界翹楚都把外界壓力作為一種動力,促使自己更上一層樓。但拉米亞表示,還有人會因為害怕失敗而導致自己停滯不前。他們可能把這種挫敗感發泄到愛人身上,還有的會吸毒或酗酒,或者幹脆放棄他們曾經熱愛的事業。

對於那些成功培育健康而沒有戒備的關系,並利用對失敗的恐懼來促使自己不斷成就卓越的人來說,仍要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面臨一個障礙,那就是不斷變換的目標。

不斷變化的目標

從各個角度來看,丹•懷特(Dan White)都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他20多歲就成為一家數字公司的負責人,開著保時捷,有一套七居室的房子,還躋身1%收入最高的英國人之列。

“金錢、財富和收入潛力——未來的增長——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而且定義了我的身份。我的身份被裹在這些東西裏面,我也會在內心把自己跟別人比較,用這些指標來衡量自己。”

但是懷特發現,目標一直在移動。他剛買了保時捷,就想買法拉利;他剛有一套房子,就開始考慮要多久才能買到更大的房子。

快樂研究者、《幸福優勢》(Happiness Advantage)的作者肖恩•阿克爾(Shawn Achor)表示,這種思維方式非常普遍——表明人們獲得幸福的方式存在缺陷。

“我們關於幸福和成功的公式非常落後。”阿克爾說。

“我們認為,如果達成了一個目標,並且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我們就會很開心。”阿克爾說。但他解釋道,每當我們取得了成功,我們的大腦就會改變成功的標準。

“成功是一種挑戰,因為大腦沈迷於這種匆忙的狀態。”阿克爾說,“它投入了更多的資源來獲得更多成功,但有的時候,卻要犧牲其他能夠帶來幸福的東西——社會關系、安靜的時間、內心的反思和寧靜。”

正是在這種少有的反思過程中,才讓懷特擁有了他所說的“通往大馬士革之路”,理清了自己的思緒。那是2010年的新年,他當時和家人在海灘上度假,回想著剛剛過去的那一年。懷特意識到,他不僅放任金錢和社會地位支配自己畢生的事業,甚至支配他的自我價值。幾年之內,懷特離開了他的公司,創立了一家名為Ninety的社交公司,將90%的可分配利潤投入慈善事業。Ninety的目標是在30年內捐贈10億英鎊。

懷特說,他意識到,需要找到突破傳統的成功衡量標準,正是這種認識為他帶來了回報。

“以前,我想讓人們欽佩我所取得的成就。我想讓人們認為我是一個富有且事業有成的年輕人。但我現在不在乎別人怎麼想了。我現在的動機是正確性,這是極大的激勵,”懷特說,“現在我的生活有了意義。”

用更好的方法對待成功

專家說,可以通過一些切實可行的方法來應對成功陷阱。

拉米亞說,人類有個壞習慣,喜歡立即為情緒賦予意義,即使情緒只給我們模糊的信息。相反,她說,人們應該明白,他們對成功不舒服的感受僅僅是一種感覺,並不表明一個人真的不稱職或沒有價值。

“如果每當你感受到一種情緒時,都問自己:‘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它就會立刻參考整個情緒記憶庫。”拉米亞說,“這樣做可以讓我們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看一看現在的感覺,就能改變我們的習慣模式。”

阿克爾認為,想在成功後獲得幸福,就要學會關註其他事情,也就是生活中與職業成就無關的事情。

“如果你把所有的樂趣、註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生活中的一個領域,你就會變得脆弱。”阿克爾說。因此,如果一個領域做得很好,那就應該主動進行多樣化,把精力投入到社會關系、體育鍛煉和利他主義中。

“當成功是‘你的一切’時,它就變得不那麼有趣了,所以應該分享成功。”他說,“帶著其他人一起踏上旅途吧。”

(摘自BBC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