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道德升華緣歸大法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見仁見智 > 深思明鑒

《華郵》:美德州大學對中共滲透說不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近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宣布,它將不會接受幫助傳播中國政府在海外宣傳的香港基金會的資助。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作為滲透和幹涉美國機構廣泛努力的一部分,中共一直試圖通過與其有緊密聯系的前線組織(front organizations)提供資金,以此左右美國大學校園內的討論議題,扼殺(對中共的)批評,並試圖對校園內的學術活動施加其影響力。

最近,中共對美國機構的廣泛滲透卻開始引起了來自美國學術界及立法者的有力抵制。在過去六個月中,這場新生的校園戰爭就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丁分校(UT at Austin)激烈展開了。經過長時間的內部討論、高層調查,以及德州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的直接幹預和勸阻,上周,德克薩斯大學拒絕了一筆來自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的資金。中美交流基金會總部設在香港,其領導人董建華與中共負責掌管海外滲透的分支機構有密切的聯系。

去年8月,德克薩斯大學LBJ公共事務學院“中國公共政策中心”正式成立,這也同時導致了這場爭論的爆發。該中心執行主任費爾斯坦(David Firestein)提議由CUSEF基金會成為中心的主要出資者。費爾斯坦曾經是外交官員,此前與這個基金會合作過。

德克薩斯大學多名教授和大學官員均對費爾斯坦的建議持保留態度,並對CUSEF、董建華和中共之間的關系表示擔心,大學校長芬維斯(Gregory Fenves)於是發起了調查。芬維斯會見了情報官員和專家,評估接受CUSEF資金對學校學術誠信、學術研究及成果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和風險。

在芬維斯發起調查的過程中,費爾斯坦在11月主持了一個完全由CUSEF贊助的活動,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長則是這次活動的主要嘉賓。隨後,媒體多次報導指出,董建華是中共政協副主席,而中共政協和統戰部聯手合作,正是中共在海外滲透活動的幕後參與者。

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中國研究員前情報分析師馬蒂斯(Peter Mattis)表示:“共產黨的統戰活動的目的,用毛澤東的詞匯來形容,就是動員黨的友人打擊黨的敵人。這些活動不應出現在美國的大學校園裏。”

香港前特首董建華領導的中美交流基金會,滲透美國的企圖十分明顯:藉資助著名學府和智庫等機構,左右美國的政策和輿論,所資助的學術機構都是政治人才搖籃,畢業生多數會進入美國政府工作,包括中情局和軍方。美國國會的記錄顯示,基金會每年聘用3至4家公司在國會進行遊說工作,議題大多涉及中美關系。截至去年底的5年內,基金會共花費2,240萬港元做政治遊說。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高等國際關系學院、華府知名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等都接受過董建華基金會的資助。在德克薩斯大學成為其下一個目標之前,克魯茲出面幹預了。1月2日,他在一封信中警告校長芬維斯,接受CUSEF基金會的錢可以讓中共在校園散播政治宣傳,有損大學公信力。克魯茲指出,該基金會和統一戰線是共產黨的“內部威權主義”的“外在面具”,如果讓它們的觸角延伸到德州的大學教育體系,這可能會導致“過度的外國影響和濫用”。

上周五,芬維斯告訴克魯茲,德克薩斯大學不會接受CUSEF為其中國中心提供的任何資金。芬維斯寫道,在參議員克魯茲提出警告之前,該大學已經決定拒絕“項目性資助”。在收到華郵的詢問後,大學決定全面禁止來自CUSEF的所有資助。

芬維斯表示,他認同克魯茲的憂慮,接受CUSEF的資金“可能會造成潛在的利益沖突,限制學術自由和思想交流”。克魯茲的助手稱贊芬維斯的決定維護了德克薩斯大學的信譽。

中共一直試圖利用金錢滲透西方高等學府,而中共的“滲透”也開始越來越受到自由社會的抵制。德克薩斯大學的決定將會對這二方面的未來走向產生很大的影響。

馬蒂斯說:“這是大學拒收資金的首例,因為資金與中共的統戰組織有關。”他補充說,大學的審議和知情過程應該成為其它機構的榜樣。

大學在對付中共滲透方面仍然面臨廣泛的挑戰。中共在世界各地贊助孔子學院,經常被指控幹涉有關中國的教育活動。越來越多在美國的中國學生在反對中共灌輸的言論時,會遭到中共政府的壓制,甚至有些學生則會挑戰批評中共政策的教授。

由於學術界、政府官員、立法者和記者的不斷努力,中共海外滲透的面紗正在被揭開。然而,這場揭露並反制中共對自由社會滲透和幹涉的更大鬥爭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