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五千文明 > 修煉文化

傳統文化故事(一)求道(5):釋迦菩提樹下大悟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釋迦牟尼佛,出家尋道之前是古印度迦毗羅衛國的太子,叫悉達多,出生於周朝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八日那一天。太子十九歲時看破紅塵,父王涕泣不許。太子奏道:“要我不出家也可以,只要父王保險我四件事:一、不衰老,二、不生病,三、不死亡,四、不別離,我就絕不出家。”那人世間所絕對不能避免的缺憾,叫凈飯王哪裏能夠保證和允許呢?憂慮之下,只好嚴密地看守著太子,吩咐妃子宮女晝夜分班地陪伴著太子,歌舞娛樂,不離其身。可是哪裏能夠阻止太子出家的志願。

二月八日的中夜,月色明朗,太子起身,見許多宮女都熟睡得如木人,口涎鼻涕,汙穢不堪;徹觀人身這個皮囊,裏面滿盛著糞尿濃血。太子心生厭惡,竊怪世人卻於這個“不凈聚”妄貪淫欲!太子喚起馬夫名叫車匿,把駿馬健陟駕起來。車匿高聲泣諫,要想驚醒宮人,無奈宮人都鼾睡不醒。車匿只得把健陟牽了過來。太子跨上駿馬,大聲喝到:“我學諸佛出家之法。”誓道:“我若不了生死,終不還宮;我若不成佛道,終不還見父王。”

太子出城東行,到天明時候,走到阿拔彌河的深林,就是跋伽仙人苦行的所在。這裏山林郁茂,寂靜無嘩,太子心生歡喜,就停了下來,命車匿牽馬回宮。車匿跪哭著不肯獨自回去,連那白馬健陟也曲膝流淚號叫起來。太子勸他道:“我所要到的地方,已經到了,你且騎著馬回宮去。我將珍珠巾子和瓔珞帽兒,交你帶回宮去,替我拜上父王,請父王姨母妃子們不要為我愛戀悲痛。我如在宮,豈能不死,終究是要分離的;而一死之後,永不再見了。我今來學了脫生、老、病、死的法門,才能永不別離呢。你去替我勸慰父王,待我得道之後,就要回來救世的;那時再來和父王相見。”

車匿泣奏道:“太子生長深宮,安享尊榮,今到山林,和可怕的荊棘蟲獸在一起,怎能受得住這個苦患險難呢?”太子說:“我在宮中,雖能免有形的荊棘,卻不能免那老、病、死、苦無形的荊棘;那無常遷流的世間,才是苦患險難的所在。我今要解除老、病、死、苦,而得永久真實的安樂!”說畢,脫去寶冠,拔其所佩的寶劍,手自削發,發願道:“我今依諸佛之法,剃除須發;願與一切眾生,斷除煩惱習障。”

太子周遊訪道,又六年苦行,那時已經三十歲了。沐浴進食之後,體力恢復,倍增赫奕,獨自找尋成道的地方,行到一處,曠寂平坦、綠草如茵,中有一棵高大郁茂的菩提樹。太子心想這真是圓成道果的所在了,便安詳徐步地走向樹下,向人家討取了碧綠柔軟的吉祥細草,周匝地鋪成了座位。

太子就端身正意地在樹下向東面結跏趺坐,並發誓道:“我如果不圓成無上正等正覺的佛果,寧可碎此身,終不起此座!”那時候,大地平曠,晴空清朗,白鶴青雀右旋飛繞,瑞靄祥光充滿虛空,顯露出萬類歡欣的景象。太子坐上座去,放光照耀天地,那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裏,也因此暫息痛苦。

那光芒上沖六欲天上的魔王宮殿,映照得魔宮黯淡無光。魔王波旬不覺無名火高三千丈,立刻召集魔子、魔女、魔兵、魔將,要去傷害阻撓。魔王的長子名叫商主諫道:“兒觀悉達太子威神福德巍巍莫及,願父王收回成命,不然的話,誠恐後悔莫及呢。”魔王自恃著神通勢力,變化自在,不聽兒子的勸告,就發動了全部魔軍去惱害太子,那時候無央數猙獰可怕的魑魅魍魎、夜叉惡鬼、毒蟲惡獸,如蜂如蟻地湧向太子四周,密密層層地包圍起來,奇形醜態、惡聲怪響、喪人膽魄。可是太子巍然獨坐、寂然不動、一點兒也不恐懼驚動。太子入“慈心三昧”,一切惡毒都不能傷害,魔兵徒勞無成,就都退散了。

魔王愁太子成了道,地位比自己來得高,天上人間都舍棄了自己而去聽從他的教化。於是就派了三個最妖冶美麗的魔女去迷惑太子,那三個魔女就盛妝嚴飾起來,羅轂臨風、蘭麝馥郁,比人間傾國傾城的國色天香更要勝過萬倍,她那窈窕嫵媚的體形,千嬌百媚的姿態,令人一見銷魂。淩波微步地來到太子跟前,桃靨嫣然,殷勤獻媚。

可是太子情欲已斷,連那是男是女是人是我的分別觀念也早沒有了。心如太虛空,更從何處惹起塵埃呢?反慈悲地訓誡她們道:“你們容貌雖然美麗,然而心不端正,就是你們的身體,外表雖漂亮,裏面卻是臭穢不堪,好像花瓶裏滿盛著糞穢,不自知恥,還敢來誑惑人家嗎?”

說畢,太子以神力,使這三女自己透視到自己的身體裏面,只見得骷髏骨節、皮包筋纏、毛發叢生、七孔和全身的毛孔,不凈流溢,汗垢痰涎、涕淚膩膜、膿血糞尿、濁穢充滿,那腸胃裏蒸腐了的宿食,更加臭惡不堪,還有那各色各樣細於秋毫的微生蟲,散播於全身各部,這樣腥臊臭穢的身體,自己看得要發嘔了。

魔王見女色的誘惑又歸失敗,愈加大發雷霆,親自帶領最兇狠可怕的魔鬼來害太子。可是,任你昏天黑地地驚擾,終不能損害太子一毛。太子告訴他道:“你在前世不過是造了一個寺院,受了一天八關齋戒,施給一個辟支佛一缽飯,因這些功德,得做六欲天裏的魔王。我呢,是從三歷無央數劫以來(劫是很長的時分,一個世界自成至壞叫一大劫),積集無量福德智慧、圓滿六度萬行。那麼,你來攻我,何異以卵擊石!”

太子身放凈光,魔眾跌仆的跌仆,驚散的驚散,投降的投降,波旬驚怖昏蹶逃回魔宮。

太子在菩提樹下趺坐四十八天,到這時是十二月七日的晚上,經歷過超人間的恐怖和艷麗的境界,降伏了魔怨;那時天朗氣清、惠風和暢,太子示現種種禪定境界,盡知過去未來十方世界的一切事情。在八日子時,明星出時,豁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