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道德升華緣歸大法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萬古機緣 > 佛光普照

幸福的回憶——憶李洪志大師臺灣講法(圖)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11月26日上午,臺灣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約6,300人,在中正紀念堂前集體煉功。


一張泛黃照片,場景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臺上講法的照片,這是1997年11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臺北三興國小講法的照片,這張照片是很多臺灣法輪功學員幸福的回憶,當時坐在底下聽法的臺灣法輪功學員劉皇影,講起當年李洪志大師到臺灣講法的點滴,盡管很多細節印象模糊了,但劉皇影的語氣依然激動,直說:“真的是非常幸福的回憶。”

今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洪傳25周年,也是李洪志大師66歲華誕。1992年5月13日,李大師在中國長春市開辦首期法輪功學習班,面向社會傳授法輪功,至1994年12月31日共開辦56期法輪大法學習班,約6萬人次參加過傳授班。之後,李大師不再開講法班,人們想要修煉法輪功,可直接參加各地免費義務教功的“九天班”,觀看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學煉法輪功。

由於法輪功的祛病健身功效卓著,並以“真、善、忍”法理為指導原則,能夠提升社會道德,凈化人心,因此廣受各界人士的歡迎。僅憑口耳相傳,迄今法輪功已經洪揚一百多個國家與地區,使全世界超過一億人身心受益,深受各族裔人士喜愛。《轉法輪》一書已被翻譯成40種文字。

1996年11月2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北京地壇公園芳澤軒為參加首屆法輪大法國際心得交流會的學員講法。


1996年11月,臺灣學員首次到中國大陸參加心得交流會。


1996年11月,參加首屆北京法輪大法國際心得交流會學員合影。


得法重生 喜見師父

時間回到1996年1月23日,這天是劉皇影的生日,也是他“得法”的日子(上九天班學煉法輪功),更是他獲得重生的日子。當時才33歲的他已經被左腳坐骨神經痛折磨3年了,“痛起來要人命,只能病急亂投醫”,從西醫到中醫,到民俗療法,一個月的薪水都不夠買藥錢,他說真的是在“花家產”。

有天,同事介紹他煉法輪功,他就去上了“九天班”。大概一個多星期,中午休息時間,他在公司陽臺上煉功,同事有急事喊他,他就跑著上樓,到樓梯轉折處才發現,“哇!我怎麼跑得上來?”他說以前像個老頭子,一手得扶著樓梯,一手扶著膝蓋,慢慢爬,“難道是煉法輪功的原因嗎?”他笑說當時自己的悟性實在太差了,就這樣,他連續上了五次的“九天班”。

1996年11月2日,劉皇影與十幾位臺灣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參加首屆法輪大法國際法會,除了臺灣,還有歐洲、日本等多國的海外學員參加。當時李洪志大師為法會發來一首詩,大會主持人也告知大家,師父還在美國,不會出席。

1996年11月,北京地壇公園晨煉合照。


1996年11月,北京戒臺寺,法輪功學員集體大煉功。


法會結束當天晚上,大家在北京地壇公園芳澤軒辦聚餐,“菜還沒上兩道,師父就進來了!”第一次看到師父的劉皇影激動地說:“哇!大家都站起來鼓掌,很多學員一看到師父眼淚就掉下來了!”

“師父勸大家先吃飯,吃完飯再跟大家講法。”劉皇影說,當時的心情激動到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了,只看大家狼吞虎咽趕緊吃完飯,把桌子都收了,椅子排好,等著師父出來講法。

臺灣法輪大法學會副理事長黃春梅回憶這段記憶,一樣激動,“師父一進門,給我的感覺很雄偉高大,讓人很有安定感。我是一個很內向的人,可是一看到師父,我竟然跑過去說:‘師父,我是臺灣來的’,師父跟我握手,讓我先吃飯。”黃春梅說,回到飯桌後,她只記得,拿筷子的手一直抖、一直抖,菜都夾不起來,也沒什麼心思吃飯,心裏想的是趕緊要聽師父講法。

對於有勇氣跑到師父前面,現在回想起來黃春梅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雖然第一次見到師父,可是卻覺得師父一點也不陌生,感覺就像親人一樣的親,甚至更親”。

1997年11月16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臺灣臺北三興國小講法。


李洪志大師來臺一周 臺北臺中兩場公開講法

1997年11月李洪志大師蒞臨臺灣,分別在臺北三興國小及臺中霧峰農工舉辦兩場講法,當時臺灣約有二千人聽法。據當時負責接待事宜的聶淑文女士敘述,李老師在抵達臺灣的前幾天,為了不驚擾學員,特別通知不要公開宣布他抵達的日期。

1997年11月15日,劉皇影接到學員通知說晚上要開會,他心想開會常常開,不過怎麼語氣有點神秘,當時沒想太多。等到開會時間一到,門一打開,看到李洪志師父走進來。劉皇影形容,當時小小的會議室約十來個左右的學員,每個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那種表情“真的是驚呆了!”大家久久無法回神,以為是在作夢。

“師父跟大家打過招呼後,接著講了蠻長時間的法,並說明天要開臺灣法會。”劉皇影回憶,細節忘了,只記得當時師父提到為何要傳這部大法,這個法從最上面的地方已經偏離了宇宙特性,然後師父就把旁邊的窗簾折起來說,“就像這個窗簾一樣啊,現在是直直的,上面偏一點,底下就不知道偏到哪裏去了”。

聽完法,時間也晚了,由於那天晚上得通知臺灣所有的學員隔天要開臺灣法會,劉皇影與現場的所有學員趕緊沖回家打電話,能想到的人通通打。師父則由學員帶到旅館休息,學員要幫師父付錢,劉皇影說:“師父不讓學員出旅館錢,師父說他來就來,不希望給學員造成負擔。”

1997年11月16日,李洪志大師在臺北三興國小針對臺灣社會大眾公開講法,也因此,為了感念師父來到臺灣講法的日子,臺灣法輪功學員一年一度的心得交流會(簡稱臺灣法會)就定在每年的11月下旬。

劉皇影說,當時師父講法的內容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模糊,但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師父說臺灣人“重情重義”,然後師父在空中寫了一個大大的簡體字“義”,上面的一點還點得特別用力。

黃春梅則說:“只記得當時一種很幸福的感覺,整個場都充滿了能量。”

當時從臺東特地趕到臺北聽法的朱阿妙回憶,講法中間休息10分鐘時,低頭拿皮包一站起來,師父就笑容滿面地站在她前面,親切和藹地問說:“我講的話你聽得懂嗎?”朱阿妙回答聽得懂;接著師父又面帶微笑再問一次:“我是大陸來的,講的話聽得懂嗎?”朱阿妙說聽得懂。此時旁邊的學員一直提醒她要合十,但她那時才剛修煉法輪功,不懂得合十的意義,只是楞在那兒。

這段親見師父高興又幸福的感受永遠深印在朱阿妙心中,同時更堅定她修煉下去的決心,而她也成為臺東第一位開設九天班,建戶外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

1997年11月20日,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臺灣臺中霧峰農工講法。


由於還有好多學員沒聽到李洪志大師在臺北三興國小的講法,所以應大家的要求,11月20日,李大師在臺中霧峰農工又增加了一場講法。

根據當時安排場地的霧峰農工主任、現已退休的法輪功學員邱添喜回憶,那天去聽法的有半數以上是學員的親友,還沒開始學法煉功,結果後來這些人幾乎都走上修煉的路。

對此,劉皇影很有感觸。他記得當時霧峰農工有兩個班級學生也在現場聽師父講法,不過只能聽一節課就得回去上課了。學生們離開後,師父有說到,大意是說:“你別看他們這些人,雖然只聽了一個小時,對他們以後得法已經埋下機緣。”

“知道的人,會知道這部法是寶,不知道的就不知道珍惜。”劉皇影感慨地說。

黃春梅也說到,那時很多在臺北聽過師父講法的學員說,臺中那場是非假日,所以也就沒請假再到臺中,如果當時知道,能直接聽到師父講法的機緣是“遇也遇不到,求也求不來的”,再怎麼樣他們也會跟到底。

而一位有幸聽到李大師在霧峰農工講法的學員,寫文章回憶當時的情景:“師父穿著很平實,粗衣料的深色西裝雖然已有點舊但整理得平整幹凈,頭發也整理得很整齊。聽陪同的學員說,師父為了把握時間,婉拒了學員所提用餐後再來現場的建議,只隨意吃簡單面食果腹,就趕到會場來。師父惦記著給學員講法,持續講法很長時間都沒稍停,也沒喝一口水。學員幾次請師父休息,都被婉拒說沒關系。”

這位學員還寫到:“在講法現場,李老師留了時間讓學員把問題遞上來,當時參加法會的很多是初學者,也有很多是聽聞法會初次來參加的朋友,所提的問題也很雜亂,但李老師都耐心地一一回答。記得那時有張紙條提問,大意是說中國大陸的人得法和臺灣人得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李老師回答說在大陸沒有神佛概念,所以較難得法,但一旦得法後卻很堅定不移;臺灣人什麼宗教都接受,很容易得法,但也容易不專一,並說以後大法在臺灣會洪傳得很好。”

邱添喜也表示,在李老師來臺灣之前,臺灣只有少數人學煉法輪功,彼此之間也沒有互相聯系,直到師父來臺灣講法之後,把學員互相聯系起來,法輪功在臺灣才真正地洪傳開來。

1997年11月,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到臺灣講法,圖為李大師與臺灣學員合影。


行簡車疾 繞臺一周

李洪志大師在臺灣一周的時間,除了公開兩場的講法行程外,其余時間把臺灣繞了一圈,先參觀臺北故宮及中正紀念堂等幾個景點。接著由學員開車,車上一行四人行簡車疾地在公路上不停飛奔著,從臺北沿著宜蘭、花蓮、中橫、臺南、墾丁繞行環島一周,僅在日月潭及花蓮投宿一晚。

當時陪在李大師身邊的臺灣法輪功學員洪吉弘回憶,到故宮博物館參觀時,特別安排了解說員,但師父向來動作快,沒等解說員來,師父就帶著學員入內參觀,一路師父對每件文物了若指掌並為學員講解它們的由來、當初制造的作用及如何欣賞等等。學員聽得津津有味,以前總是走馬看花,這是第一次參觀故宮,才看出展出文物的門道。“師父知道一切,對天地間事物的來龍去脈,誰都沒像師父那麼清楚。”洪吉弘說。

李洪志大師曾到過日月潭,全球法輪功學員到臺灣時,也希望有機會到日月潭一遊。


洪吉弘提到,繞行南臺灣再到南投日月潭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於是就到飯店辦理住宿登記,一路上停車、吃飯都是由師父付賬,所以學員很自然地拿出信用卡要幫師父付住宿費。沒想到才把信用卡拿給櫃臺,後面一個高大的身影越過學員,師父已把信用卡拿在手上,笑著說:“這先保管在我這兒,明天再還給你。”

隔天一早,洪吉弘一行人要請李大師遊日月潭,參觀附近名勝,李大師都說不要,直接說“我們走!”大家都很納悶,“千裏迢迢地趕到這裏,不就是要欣賞風景嗎?”不過師父說了,大家只好照辦,離去前,李大師遞給洪吉弘的太太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潭明湖水,煙霞映幾輝,身在亂世中,難得獨自美。”

也由於這首《遊日月潭》的詩,全球的法輪功學員有機會到臺灣時,總希望能到日月潭一遊。至於當時李洪志大師繞臺一周,為臺灣做了什麼不得而知。只知道三年後臺灣發生芮氏規模7.3的9·21大地震,震央就是日月潭附近,洪吉弘隔天打給全臺灣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平安無事,這時才想起當時李大師曾經提過:“日月潭是牽扯臺灣的命脈,萬一崩潰對臺灣整個生態、食物鏈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影響。”

洪吉弘說:“師父在臺灣停留一個禮拜,我們有幸陪同師父繞臺灣一周,一路上我們見證了許多師父展示的神通。師父來的時候沒人知道,走的時候也沒讓學員知道,所展現的處處為人著想的一面,是給我們最好的身教。”

說到身教,劉皇影提到,聽完臺中那場師父講法後,很幸運地有機會與師父同桌吃飯,吃到最後一道甜點,整桌學員都吃不下了,後來師父告訴他們要珍惜食物,不能浪費,“印象中,師父當時說的大意是,我們修煉人不能浪費食物,別看這空間是一粒米,在另外空間可能是一座山”。接著李大師就把剩下的甜點一一分給在場的學員,劉皇影笑著幽默地說:“開玩笑,師父給的肯定得吃完,當下大家都把眼前的甜點填進肚子裏。”

1995年4月陽明山成立臺灣第一個煉功點

李洪志師父與參加濟南講法的學員合影(第二排右三,著咖啡色上衣者為何來琴)。


1997年李洪志大師到臺灣之前,臺灣只有少數人學煉法輪功,據一位得法較久的法輪功學員回憶,當時全臺只有35個煉功點。第一個煉功點是目前住在宜蘭的法輪功學員何來琴於1995年4月在臺北陽明山建立。

1994年6月,何來琴經由中國大陸的親戚建議,到山東濟南去聽李洪志大師講法,在“法輪功濟南第二期學習班”的短短幾天內,困擾她長達20多年的多種宿疾神奇般消失,有如脫胎換骨、喜獲重生,她由衷地感激李大師。

該年12月,大陸親友又來電說:“李大師將於12月21日在廣州講法,開最後一期學習班,這次離你們臺灣很近,一定要把握機會。”何來琴幸運地又參加了“廣州第五期學習班”,再次聆聽李大師講法。

而黃春梅也因為陽明山這個煉功點才有機緣修煉法輪功。1995年10月,黃春梅與先生到陽明山附近爬山,看到3、4位太太在煉功,當時沒有橫幅、沒有煉功音樂,只見她們雙手上下做著沖灌的動作,她也跟著比劃動作。由於性格內向,她也不好意思問說這是什麼功,心想隔天再來學,結果一連好幾天都沒再碰到,有一天好不容易再遇到,一問是“法輪功”,黃春梅說:“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當時整個身體都震動了一下,那種震動的感覺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接著黃春梅就到陽明山煉功點學煉法輪功,沒多久她住家天母附近也有成立臺灣第二個煉功。當時何來琴的先生告訴黃春梅說,除了煉功,還要學法看書,那時法輪功的書奇缺,拿著借來的書回家努力抄,黃春梅白天抄,她先生晚上抄,抄完得趕緊還,再借另一本更厚、內涵更深的書來抄。相比現在網路都可以直接免費下載法輪功的相關書籍,更顯得當時“法”難得,她希望有緣人更應該珍惜現在便利的條件。

大法洪傳臺灣 數十萬人修煉法輪功

隨著李洪志大師來臺公開講法,法輪功在臺灣更廣為人知,是法輪大法在臺灣發展的重要裏程碑。而早期得法有機會到中國大陸與當地的法輪功學員交流的臺灣學員,也為大法在臺灣洪傳起到促進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劉皇影與十幾位臺灣學員三次到中國大陸與大陸學員交流,他們的精進程度與對法輪大法內涵的理解,讓臺灣學員們看到修煉上的差距,回來後更加積極將法輪功的美好介紹給更多的人。

劉皇影說,到大陸看到80歲的老太太,以前是文盲一個字也不認得,可是修煉法輪功後,卻可以跟著大家一起學法。而讓他最震撼的是,大陸學員不是拿著書讀法,而是每個人站起來開始背法,一個人接著一個人,一段法接著一段法的背,“你說看了感不感動,所以就覺得這部大法真的很神奇,學大法,什麼奇跡都會發生”。劉皇影說,回來後,好多臺灣學員也開始背法,這對很多臺灣學員有很大的促進作用。

其中一次是到李洪志大師開始傳法的長春,從機場往長春市區,看到圓環有幾百人在煉功,沒幾步路,又看到另一堆人在草地上煉功,沿路到處都有人煉功,而且每處的人數都是上百人以上,當下劉皇影還問說,“哇!這麼多學員來歡迎我們喔?”負責接待的大陸學員說:“這是我們日常假日的洪法煉功。”

隔天劉皇影參加長春當地的早上集體煉功,“哇!幾千人耶!從這邊看不到那邊,那天是零下18度,最冷的一天。煉完後,大家都笑了,每個人眉毛都是雪,鼻頭還掛著兩行冰棒,像個雪人”。劉皇影說:“在那麼冷的天氣下,一次有幾千人在廣場煉功,聞所未聞,看所未看,覺得非常震撼。”

在長春期間,劉皇影還參加當地的日常學法交流,有學員把家裏提供出來當學法交流點,所有家具搬空,也沒有門了,中間擺幾個小凳子給遠道的臺灣學員,其他人一圈一圈地站著,靠到墻邊還擠不下,房間都塞滿了,外面陽臺,陽臺還有鐵架子上,都塞滿人。劉皇影笑著說:“裏面的人有暖氣,熱得要命,外面的人,冷得要命,滿滿都是人,真的很感動。”這種盛況並不是因為有臺灣學員遠道來,而是他們平常就這麼多人在學法交流。

這些臺灣學員回到臺灣後,也把法輪功在大陸的盛況跟臺灣當地的學員交流,很多學員也積極地洪法、建煉功點。至今,臺灣已經有數十萬人修煉法輪功,一千多個煉功點遍布全臺各地,幾乎每個鄉鎮都有,包括外島的澎湖、金門、馬祖也有十幾個煉功點,臺灣成為全球僅次於中國大陸,最多華人修煉法輪功的地方。

2005年12月25日,臺灣法輪功學員在臺北市中正紀念堂廣場前排組法輪圖形。


修煉者涵蓋社會各個階層,包括士農工商、男女老少,有政府高級官員、軍人、警察、企業家、藝術家、醫生、教授、碩士、博士、宗教界人士等等,蔚為穩定臺灣社會的安定力量。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臺灣成為海外聲援反迫害的主力之一,還有臺灣媒體稱臺灣是“法輪功的復興基地”。不過對於臺灣的法輪功學員來說,他們沒有這種概念,黃春梅表示,他們只希望透過個人的受益,讓所有人知道法輪功的美好,以及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早日結束這場歷經18年的迫害。

2016年11月26日上午,臺灣及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功學員約6,300人,在中正紀念堂前排出壯觀的“法輪圖形”、16道光芒及下方文字“真善忍”。


2014年4月26日,臺灣法輪功學員在臺北中正紀念堂排出“世界大法日 謝師恩”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