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回廊敬天重德修煉文化世界回眸再現輝煌
緣歸大法道德升華病祛身輕佛光普照今日神話
史前文化生命探索浩瀚時空中外預言科學新見
迫害真相矢志不渝揭惡揚善曝光邪惡慈悲為懷
人生百態 社會亂象紅朝謊言華夏浩劫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怒人怨因緣啟示
深思明鑒心明眼亮信仰漫談雜談隨筆
上善若水省思感悟寓言啟示詩文樂畫
國際聲援天地正氣良知永存緊急救援
主頁 > 五千文明 > 再現輝煌

神韻交響樂團再臨多倫多 觀眾三次起立致敬

打印機版 | 【投稿/反饋】

2016年10月23日,神韻交響樂團在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的演出,不止一位觀眾說,神韻音樂讓他們感動落淚。


神韻交響樂團在結束了紐約卡內基音樂廳和波士頓的演出後,於2016年10月23日來到北美巡演的第三站——加拿大多倫多羅伊‧湯姆森音樂廳(Roy Thomson Hall)。神韻交響樂團已是第三年蒞臨加拿大多倫多,今年的節目依然是精彩紛呈,滿場的觀眾為神韻交響樂而深深陶醉,演出結束全體起立鼓掌要求加演,指揮應觀眾的要求加演了三首安可曲。

單簧管演奏家、前大學音樂系教授Elizabeth Raum:說:“觀眾們熱烈的反應出乎我意料,我從未見過三次全體起立向樂團致敬的。”

加拿大著名指揮家斯特拉頓(Kerry Stratton)連續三年欣賞演出,稱:“沒有比這再好的演出了。”


加拿大著名指揮古典音樂臺主持Kerry Stratton:說:“沒有比這再好的演出了。神韻交響樂團的合奏精彩至極。真是一場傑出的音樂會。”

神韻原創音樂成功結合了東西方正統音樂的精髓,以西方管弦樂為基奠烘托中國樂器的特色。以古老中國音樂的旋律韻味為基礎,用西方管弦樂來表現神韻所需要的效果,這是新的開創,是神韻的音樂特點。

神韻交響樂團用音樂詮釋中華五千年文明的精髓,把人類文明中純善、純美、純正的內涵帶給觀眾,因以宏大的文化基奠、獨特的配器方法、純正的能量、神性的境界而風靡樂壇。

著名指揮家連續三年欣賞演出 稱樂團精益求精

連續第三年前來欣賞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加拿大著名指揮家斯特拉頓(Kerry Stratton),是多倫多管弦樂團(Toronto Concert Orchestra)的指揮,也出任音樂電臺主持人。他興奮地說:“今天的演出太卓越了!”去年他就已經贊嘆神韻的樂曲“獨一無二、他人無法企及”。

斯特拉頓表示,神韻交響樂團的合奏極為傑出,演出的內容和藝術家們的技術精益求精,而且神韻演出的樂曲中西合璧,其中包括難得一聞的原創音樂。所以他認為聆聽神韻音樂是一種非常美好的享受。

他對小提琴手的表演贊賞有加:“那位小提琴手,她非常棒!非常酷!她這次演奏的曲目對技術的要求非常高,但她可以勝任這個挑戰。”

斯特拉頓表示,他很喜歡中國樂器的音色,他特別喜歡二胡。他說:“沒有任何一種樂器的音色能與二胡一樣。(神韻交響樂團的)三位二胡藝術家同臺獻藝,演奏極為一致,真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

演出結束時,全場聽眾起立長時間鼓掌,向神韻藝術家們致意並感謝他們帶來的精彩演出。為答謝聽眾們的青睞與不舍,神韻藝術家們特地加演三首安可曲(encore)。斯特拉頓形容當時的場景非常令人興奮,充滿了力量和活力。雖然不知道安可曲的曲名,但他表示這些不在節目冊上的樂曲也非常令他難忘。

斯特拉頓還對神韻交響樂團的女高音歌手贊賞有加,而且他很希望能聽到她出演的歌劇。另外,他認為樂團弦樂部份的組合非常令人贊嘆,並且整個樂團演出的音樂讓他透過音樂看到生動的畫面。

雙簧管演奏家:我被現場觀眾的反應震撼

第二次觀看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音樂家Elizabeth Raum談到演出觀感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被現場觀眾的反應震撼,我從來沒有見過觀眾三次全體起立鼓掌,太棒了。”


第二次觀看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音樂家Elizabeth Raum談到演出觀感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被現場觀眾的反應震撼,我從來沒有見過觀眾三次全體起立鼓掌,太棒了。”

Elizabeth是雙簧管演奏家,女兒演奏小提琴,她說觀眾喜歡演出的一切,看得出觀眾非常喜歡指揮米蘭·納切夫。她認為神韻交響樂團對德沃夏克的斯拉夫舞曲的演奏獨樹一幟,“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樂曲被如此動人心弦的演奏過”。

雖然是第二年觀看演出,Elizabeth依然陶醉於中國古典樂器二胡、琵琶和整個交響樂團的完美融合,“我還在琢磨三位二胡演奏家為何能如此完美地合作”。

Elizabeth希望她的音樂家們朋友們都能來看這個演出,“如此優秀的音樂家們,如此美好的交響樂團。”

小提琴家: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我抑制不住淚水

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說,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她抑制不住淚水。


當音樂輻射出的音符觸動到人心靈的某處時,當音樂的旋律和心靈的某處產生共鳴時,淚水就會合著喜悅和激動流淌出來。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樂曲就是如此。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說,神韻的小提琴獨奏讓她抑制不住淚水。

Castellan女士來自音樂世家,母親是歌劇教授,她三歲開始學鋼琴,六歲學小提琴。她和朋友結伴觀賞完神韻音樂會後贊嘆說:“我喜愛這場音樂會!尤其是小提琴的獨奏。這個小提琴獨奏是我的鐘愛!”

“《引子與回旋隨想曲》(Introduction and Rondo Capriccioso)對小提琴手而言,是難度相當高的一首曲子。對演奏者而言,你不但需要掌握技巧,經過無數遍的訓練以及擁有忍耐力和持久力,才能將這首曲子拉得成功,才能將感情投入變成真正悅耳的曲子,而不僅僅是拉出音符。”而神韻的這位小提琴家將“音樂情感的部份非常完美的展現了出來”。Castellan女士說:“聽著聽著,我發現自己被感動得哭了,我真是衷心的喜歡這個獨奏。”

她表示,神韻的交響樂給了她一種“特別棒的感覺,(神韻的)音樂令人振奮,讓人由衷的開心。音樂能改變人的心情,低沈的音樂讓人感覺憂傷,高興的音樂讓人忘憂,聽眾會跟著曲調的高亢低沈而變換著心情。”

作為受過專業音樂訓練多年的小提琴家,Castellan女士自然不會錯過二胡演奏出的旋律。二胡讓她陶醉不已,她說:“聽著她們(二胡演奏家)拉,我不禁思緒萬千,我又是高興,又是反思,感到深受啟迪。”

音樂家:聽神韻音樂感受天堂的殊勝

多倫多雜志撰稿人兼音樂家Rebecca Spour女士說,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讓她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出音樂中的情感,並感受到天堂那殊勝美好的景象。


多倫多雜志撰稿人兼音樂家Rebecca Spour在演出後激動地表示,聆聽神韻的音樂,她體驗到了無比的神聖,“令人驚嘆、鼓舞人心、超越了俗世。”

她進一步解釋道,自己在欣賞神韻音樂時,腦中異常平靜,仿佛一切思想都消失了。在一片祥和之中,她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出音樂中的情感,並感受到天堂那殊勝美好的景象。“真是一種神聖的體驗,太美了!”

Spour認為神韻交響樂團演奏的每一首曲子都極為出色,但她印象最深的則是最後一首(Divine Compassion),因為這首樂曲非常地氣勢宏偉,當中也有出色的圓號表演。由於Spour自己也演奏圓號,所以特別留意圓號的演出。在這首樂曲的演出結束後,她發現聽眾們都站起來了,大家掌聲如雷、向藝術家們表示敬意,整個音樂廳中“充滿了活力”。

她說:“我感到在一個被啟迪的水平(an enlightened level)上和(神韻)音樂連接起來。我感到自己身處音樂當中,思想都停止了,只能感受到音樂,(這種感覺)真美!”

Spour非常希望自己的音樂家朋友們也能有機會來欣賞神韻交響樂團的演出。她認為,神韻交響樂團所演繹的每一首樂曲都非常動人心弦、無懈可擊。